鬼使神差 03

這又過了數日,唐赦的傷在古瀲的照料下恢復神速,儘管經過數日的相伴讓兩人關係漸漸熟捻,唐赦也依舊沒對自己的傷勢透露隻字片語,只在古瀲對那幾處鞭痕透出探究眼光時顧左右而言他。

長此以往古瀲便也不再試圖提起,畢竟人人心中都有那麼幾個不想被人知道的祕密,他不願說那他也沒有逼迫他的必要。

而古瀲這樣的想法直到這日清晨,才因為一封信的存在被打碎。

原來過慣獨居生活的古瀲,如今也十分習慣唐赦的存在。而為了傷患的恢復著想他也就沒再像唐赦歸來那天一般把他趕去雞棚睡。

好在唯一的床鋪也如同當初唐赦所說般寬敞,兩個大男人睡在上頭也不覺壅擠,才能相安無事的同寢至今。

這日古瀲一如往常的早起,冷漠的推開每日都要睡到日上三竿、睡姿還不佳的唐赦纏在他身上的手腳後逕自下了床,開始晨間例行的工作。

待他打理完菜圃灑拿著小米餵食雞隻時,一隻神采俊朗的隼鳥從天而降至一旁竹籬上,清明的大眼咕碌碌的看著他轉。

古瀲原先以為那隼是前來捕食雛雞還準備抄起武器將之驅離,不料隼鳥彷彿有靈性,並沒有做出任何攻擊的動作,只是安靜地在一旁等他做完手頭上的活才又朝他鳴叫幾聲。

他朝隼那健壯的腿側定睛一看才發現這隻大鳥竟是一隻信隼,牠腿上固定著一個中型的小圓桶,裡頭不知道裝了什麼看起來有些沉,古瀲想想也的確只有隼鳥這類猛禽才能有這麼大的負重能力作為信差運送這大小的東西。

他靠近大隼後那隼還將自己綁著圓桶的左腿抬起方便古瀲拆卸,奇怪的是古瀲取下東西後隼鳥還不肯離去,只是左右晃著腦袋的望著他,像極等著糖塊作獎勵的孩童。

古瀲被牠逗得沒了脾氣,只好進了屋隨手將圓筒扔在桌上後,又進了灶房拿了幾塊肉乾給大隼,大快朵頤後隼鳥才心滿意足的離開,留下幾根雜亂的羽毛和一地驚慌的雞群。

 

大隼離開後古瀲也回到屋內拆了那圓桶,圓筒看起來是用竹打製而成,裡外都被打磨的光可鑑人,桶壁雖薄卻不脆弱,大概是曾浸泡過什麼不知名的配方才如此堅韌耐用。

古瀲觀察一陣後才將它打開,從裏頭倒出了一封信和幾罐膏藥,送信人大抵是唐赦的友人,上頭寫著一些無關緊要的寒暄話,但其中有段內容將古瀲的注意力全吸走,以致他沒發現唐赦早已睡醒躲在房樑上偷窺他。

「嘖嘖,想不到古美人原來有偷看別人書信的愛好啊!」唐赦眼見古瀲的臉色因為這封信而變得難看心中連喊不妙,趕緊雙腿倒掛在房樑上,自己一個倒掛金鉤就伸手將古瀲手中的信紙搶去,嘴上還不忘故作輕鬆的調侃古瀲兩句。

「你怎麼……」古瀲被唐赦發現後還有些心虛,想到信上的內容也沒像平常一樣因為唐赦的垃圾話回嘴,只是帶著愧疚的表情直勾勾地盯著他鼻樑上那道刀疤,瞧得臉皮厚的唐赦都有些不自在。

唐赦見他反應也猜到信上內容,收起平日裡的嘻皮笑臉什麼話也沒對古瀲說就離開了房樑,不知道往哪去了。

古瀲也知道自己壞了事,心虛地看著唐赦消失在眼前也沒臉皮去追,他早就猜想過唐赦身上的傷不尋常,但沒想過這些竟全是為了他。

 

「……日前你回門領罰後的傷可好?懷信長老十分詫異此行你會失手,雖情有可原但門規嚴立不得不罰……」

 

古瀲不發一語的坐在廳堂內的椅上,信上的內容不斷在腦中迴盪,他沒想過這麼重的傷會是唐門內部懲處所致,而且唐赦回來那日他能看出唐赦幾乎是傷口停止大出血後就下床奔回小屋這,才又惹得幾處傷口繃裂。

他從沒想過唐赦看似隨意、甚至流氓的帶他離開苗寨,背後居然要付出這麼慘痛的代價。

思緒至此古瀲心情更加陰鬱,不僅是為了唐赦的傷痛而愧疚,更多的是不捨他唐赦為他做了這麼多卻又甘願將他蒙在鼓裡,絲毫沒有期望他一點回報。

不捨?他也會對那個唐流氓有這種感情嗎?

古瀲自己也沒發覺唐赦在他倆相識的短短一月間成功走入了他的世界,他在不知不覺中已經離不開唐赦的陪伴,不論是平日的拌嘴抑或他笑得沒心沒肺的傻樣都是古瀲生活中無法割捨的部分。

或許唐赦對他而言就像一種毒癮,而他察覺這點時已是毒入膏肓,戒也戒不掉。

釐清了自己對唐赦的情感後,古瀲毅然決然的奔出屋外,喚來一隻色彩異常鮮豔的赤色鳳蝶後,便隨著鳳蝶飛舞的方向走入那片蓊鬱的竹林中。

 

「唉……真糟,唐祀給我送的信怎麼就被古瀲給瞧見了……」唐赦看完那封惹事的書信懊惱得臉都青了,他原本沒打算給古瀲知道自己傷怎麼來的,想就這樣爛在肚子裡帶入棺材,否則古瀲心思如此敏感知道了還不跟他鬧翻天?

可人算不如天算,誰又能料到信隼會在他賴床不肯早起的日子送到,還如此聰明的直接將信給古瀲取了。

「奇怪……阿遊怎麼會肯給古瀲取信?難不成是因為他的身上有我的味道?」阿遊便是那信隼的小名,這隻自小便由唐赦好友唐祀所馴養的隼鳥十分聰慧有靈性,每每總能準確無誤的將信件送到唐祀指定人的手上,但怪的是這次居然沒找上唐赦本人而是將信交給與他同住的古瀲。

「……難不成是因為古瀲身上有我的味道?」雖然唐赦這個想法有些噁心人,但也不無可能,兩人朝夕相處下難免會染上對方的氣味,雖然人察覺不了但動物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

古瀲答應和他同寢後唐赦才知道古瀲每晚都會夢魘,可能是源自幼年孤獨的心理傷害或其他因素導致古瀲夜中睡得並不安穩。

唐赦每每見他在夢中驚慌失措的模樣都不住的心疼,他總會將人攬在自己懷中後輕拍古瀲的背幫助他放鬆,見人表情不再痛苦後才能安心睡下。

久而久之也養成夜半抱著他入眠的習慣,有趣的是毫不知情的古瀲一醒還錯認為唐赦睡姿不好才手腳纏著自己。

「……赦……唐赦……」

「哎?不會吧?古瀲怎麼會走迷魂陣?」唐赦因為竹林中傳來耳熟的喊叫而放棄思考信隼的問題,他不敢置信地看著不遠處漸漸朝他走來的古瀲。

要知道這個迷魂陣可是他下了血本請人佈的,怎麼可能如此輕易地被古瀲當自家後院走?

「都要吃午飯了你還在這裡閒晃做什麼?嫌傷好得太快嗎?」古瀲一臉沒好氣的樣子雙手環著胸看向還傻坐在地上的唐赦,瞧他那楞楞望著自己發呆的樣子心中也開始質疑起自己是不是哪根筋錯了,怎麼就在意這種蠢蛋。

「你怎麼……找的到我?」唐赦聽著古瀲老媽子式的教訓法,腦中一時也轉不過來,照理竹林這麼大一片古瀲不可能像是有眼睛跟著他這般,這麼早就找了過來,除非……

他的注意力被古瀲身邊一隻如烈火般赤紅的鳳蝶給引了去,而那蝶像是知道他想什麼似的飛到他的肩頭上還輕輕的搧了雙翅。

「你上次回來後我就讓這孩子在你身上下了鱗粉。」以防你下次在我面前消失。當然後面這句話古瀲是打死也不會說的。

古瀲說完以後便不管唐赦掉頭就要走,不料這時候唐赦卻是伸手緊握他的手:「對不起,瞞了你回門領罰的事。」聽見唐赦這麼說後古瀲反射性地僵了身子,背對著唐赦沒有讓他看到自己的表情。

「說你蠢你還真蠢,該道歉的是我吧?你不是因為我才……」

「不是!是我自願放棄這個單子的,跟你沒關係。」

唐赦辯解的話卻讓古瀲怒火中燒,他一個迴身就撲到唐赦的身上把人壓倒在地,雖然地面因撲滿枯竹葉而柔軟,但這麼大的動作還是不免俗地拉到唐赦的傷口讓他連連嘶聲抽氣。

「傻子!你知道你受這麼重的傷我很擔心嗎?要是你沒熬過就這樣死了,豈不是讓我這輩子都在這裡傻等你回來嗎?那我有沒有離開寨子又有什麼差別?」唐赦錯愕地看著壓在自己上頭的古瀲,因為逆著光的關係他看不清楚他的表情,只感覺古瀲渾身抖得厲害,還不斷有水珠落下來打在他的臉頰上打的他心底生疼。

對於古瀲的質問唐赦什麼話也說不出來,只是默默地伸出雙手抹去古瀲臉上的水痕,再拍拍他的背如同前頭無數的夜裡那般安撫著。

「雖然你落淚的樣子也很美,但是我更喜歡你對著我笑或著罵我的樣子。」唐赦將古瀲散亂的白髮撥到他的耳後並輕撫他被淚水溼透微涼的臉頰,看向古瀲的眼神中流露滿滿的眷戀。

「……你的腦子是不是給驢踢了。」古瀲從沒在他人身上感受過這種溫暖的情感,只覺得快要被唐赦的眼神給溺死,嘴上這麼回應著手卻不自覺的握住唐赦停在頰上的手,彷彿這樣可以從他身上汲取更多的溫度。

「嗯、與其說是被驢踢了,不如說是被一條白蛇給咬了,毒還中的不淺。」唐赦見古瀲已經完全接納他,竟是神不知鬼不覺地悄悄在他唇上烙下一吻。

那吻如同蜻蜓點水般輕掠過,好一會兒古瀲才意識到自己被吃豆腐,氣得又掐住唐赦的頸子用力晃著,差點沒把唐赦掐的一神出竅二佛生天。

「謀、謀殺親夫……」

「見鬼的親夫!」

「堂客你這樣可是得守寡的……」

「我現在就讓你去死!」

最後唐赦還真的被古瀲掐到舊傷復發疼的嚎了幾聲,古瀲這才放過這個老愛偷吃自己豆腐的唐流氓,兩人互相攙扶著回到林中小屋。

但這可不代表古瀲可就這麼算了,接下來我們的唐赦大俠吃足了一個月桌上沒有任何辣子的清淡生活,美其名這麼吃傷好的快。



=END=

好的他們在一起了(??

接下來就可以無壓力的開車番外囉(幹

热度 6
时间 2017.08.01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