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雨望冷 02

*以後可能都這樣段子更新

*小夥伴女人病又快死了(冷漠更新


砰!

外頭的木門發出一聲巨響讓正在廳房埋頭縫補道袍的穆秋卿暫時停下手上的活計,抬起頭觀望來者何人。

沒辦法,不論師父或師弟都是冒冒失失的急躁樣子,他很難光憑摔門的聲音猜出回來的究竟是誰。

「師兄我好餓啊!有沒有吃的……」

一進來就喊餓,肯定是自己的小師弟陸元真沒錯了,心中才剛猜想完就見陸元真掀了外廉進入他的視線內。

他這個小師弟正直能吃窮老子的志學之年,每每日課完成、被上頭的師叔師伯們野放後一回來就朝他喊餓,吃的雖多偏偏只長身子不長肉,硬生生從以前白嫩可愛的小師弟被拉長成了削皮後的甘蔗,他這個做師兄的看在眼裡也不免小...

柳暗花明又一村

本子最後一篇釋出,接下來又是緩慢的更新週期  

很久以前一篇肉 不作不死 的前傳,大師兄的愛情故事(?


http://wx4.sinaimg.cn/mw690/ea8725f5gy1fjcdjbnw6cj20c8a4k179.jpg

隔雨望冷 01

*純陽內銷傻白甜

*旁邊的小夥伴準備國考快餓死了,希望他活下去。


天光乍破、雄雞啼鳴,陸元真十分準時悠悠轉醒。

他帶著睡亂的長髮坐起身,和一般人不同的是他醒來後第一件事並非梳洗,而是側過身低頭輕吻睡在他身旁的另一名男子。

那男子睡得沉,纖長的眼睫因陸元真的動作而略為輕顫,卻並沒有清醒的跡象,反倒還要他伸手搖晃身軀才迷迷糊糊的睜眼。


陸元真有個不可告人的小秘密,他喜歡趁自己的師兄穆秋卿清醒前偷吻他的額間。

這是他唯一一件敢表達對多年的愛戀的小動作。


陸元真已經不記得自己是何時喜歡上他這位面容清冷的師兄。

或許是日久生情罷?自他被師父帶上山後日常起居幾乎都是由大了他六歲...

往事不堪回首番外 小別勝新婚

本子確定不二刷了

存稿放完後就回到緩慢更新的日子拉(蠕動


肉你們懂得。

http://wx4.sinaimg.cn/mw690/ea8725f5gy1fj8yrfdq8jj20c84bgdmc.jpg

少不更事番外 甘之如飴

兩個令人捉急小處男(寫到差點砸電腦


開車囉。

你們懂得。

http://wx1.sinaimg.cn/mw690/ea8725f5gy1fj7q04a9wnj20c8938nao.jpg

少不更事 06

*本子完售拉,我看二刷調查再刷機率不大,這段時間慢慢放出來


   「師兄……師兄!」

    「嚇!怎麼了?」

    「天開始暗了,我們是不是該回去了?」直到夏久走近我搖了我的肩我才回神,原來我竟然看著自己的師弟看傻了眼。

    「啊、喔……嗯,我們該回去了,走吧。」

    帶著師弟走在回家的路上,我小小的腦袋瓜子又轉起了剛剛的事。看著夏久出神可不是什麼好兆頭,要是被人以為我有龍陽之...

親友的丐藏本本插花

基本上是一篇沒心沒肺的歡樂文(???

本子資訊頁:https://www.doujin.com.tw/books/info/38370


古人將琴譽為「聖人治世之音,君子養修之物」,故彈琴首重一個「品」字,心清氣沉、思清緒穩方可操琴;若無這般休養,再美好的琴譜樂章和指法琴技也落得連外頭雞鳴狗吠還不如。

做為長歌門弟子的楊鉤對此番基本修養再熟悉不過,但他最近很焦慮,焦慮到一首好好的《離騷》都給他彈成了牢騷。

原因無他,實在是他那隻二缺師父和其夫婿實在太令他煩躁,每日都能惹事讓他收拾善後,更別說身邊還有個煩人的傢伙三不五時騷擾自己,真是佛也發火。

「寶貝鉤兒你最近...

經解人常,無道 (下)

全篇居然寫了一萬字(痛哭失聲

彷彿被騷道長榨乾的感覺應該讓我起碼一個月不敢碰羊

http://wx3.sinaimg.cn/mw690/ea8725f5gy1fig5pw4jhpj20c856pqae.jpg

經解人常,無道 (上)

難得寫唐毒以外的CP

我和道長師叔開車的產物,他家道長號的人設十分糟糕,很喜歡到處跟人約

作為師侄的我還是萌新時就被他約過(?)

總之是一篇長大後的炮哥師侄回來找道長師叔開車的故事。

又由於這兩隻實在太會開車了,只好痛苦的拆成上下兩篇(都六千字了居然還沒結束我的心真的好累)

上車外連你們懂的

http://wx1.sinaimg.cn/mw690/ea8725f5gy1fiepehefsrj20c85ghai0.jpg


鬼使神差 03

這又過了數日,唐赦的傷在古瀲的照料下恢復神速,儘管經過數日的相伴讓兩人關係漸漸熟捻,唐赦也依舊沒對自己的傷勢透露隻字片語,只在古瀲對那幾處鞭痕透出探究眼光時顧左右而言他。

長此以往古瀲便也不再試圖提起,畢竟人人心中都有那麼幾個不想被人知道的祕密,他不願說那他也沒有逼迫他的必要。

而古瀲這樣的想法直到這日清晨,才因為一封信的存在被打碎。

原來過慣獨居生活的古瀲,如今也十分習慣唐赦的存在。而為了傷患的恢復著想他也就沒再像唐赦歸來那天一般把他趕去雞棚睡。

好在唯一的床鋪也如同當初唐赦所說般寬敞,兩個大男人睡在上頭也不覺壅擠,才能相安無事的同寢至今。

這日古瀲一如往常的早起,冷漠的推開每日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