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雨望冷 01

*純陽內銷傻白甜

*旁邊的小夥伴準備國考快餓死了,希望他活下去。


天光乍破、雄雞啼鳴,陸元真十分準時悠悠轉醒。

他帶著睡亂的長髮坐起身,和一般人不同的是他醒來後第一件事並非梳洗,而是側過身低頭輕吻睡在他身旁的另一名男子。

那男子睡得沉,纖長的眼睫因陸元真的動作而略為輕顫,卻並沒有清醒的跡象,反倒還要他伸手搖晃身軀才迷迷糊糊的睜眼。


陸元真有個不可告人的小秘密,他喜歡趁自己的師兄穆秋卿清醒前偷吻他的額間。

這是他唯一一件敢表達對多年的愛戀的小動作。


陸元真已經不記得自己是何時喜歡上他這位面容清冷的師兄。

或許是日久生情罷?自他被師父帶上山後日常起居幾乎都是由大了他六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