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非定律 02

莫非定律 01<時隔多年的前篇


江湖上有著惡人谷與浩氣盟這立場極端的陣營,這兩方陣營各自麾下俠者眾多,日子久了難免因為各種理由出現不少江湖恩怨、是非情仇。

雙方也因如此從未停止互相傾軋,如今過去數個年頭各有千秋,但從未真正分出勝負。

曾有智者預見這般你來我往只會讓一盟一谷被過於頻繁的戰事耗損虧空至同歸於盡,於是七星及十惡共同定下彼此大規模交鋒的時間間隔,這才有了如今定時的各種爭奪戰事。

 

晃眼間已過去數月,唐昱隨著戰功累積一點點爬到十惡總司的位置,如今可說是惡人谷中小有名氣的新銳將領。

今日唐昱遵照惡人谷總指揮歐陽落的計畫領著一路人馬疾行在浩氣盟內,打算成為一支突襲浩氣盟後方的奇兵。

不料卻在往落雁城的途中遭遇埋伏,浩氣七星之一的可人帶隊將唐昱這路兵馬全困在聞道草堂附近,惡人谷一眾經歷一翻苦戰後落了下風。

「總司……這兒恐怕撐不住了,您快走!」

「怕死不入惡人谷!我像是那種貪生怕死之徒嗎!」唐昱瞪大眼斥責自己的副手,隨後反手又是一發追命箭收割正欲偷襲的浩氣。

「就是死!我也只願和弟兄浴血奮戰而亡!」唐昱一聲大喝改轉為天羅詭道心法,不顧自身不善於貼身戰的短板,硬生生冲在最前頭使用各式範圍傷害機關鋪出一條血路。

原先即將力竭的眾人霎時士氣大振,各各如瘋狗反撲般不要命向浩氣殺去,原本勝券在握的浩氣被這突如其來猛攻殺了個措手不及,緊密的包圍網如唐昱預料被發狂的惡人撕出一道口子。

雖然折損近半但唐昱終究是帶人殺出了活路,一眾人等且戰且退回到聞道草堂的惡人據點才得以喘息。

唐昱額角被砍了一刀所幸沒傷到雙眼,只是鮮血汨汨的流下讓他的視線有些模糊不清,他沒有閒暇時間仔細處理,只是隨手拭去臉上黏膩的血液後粗略的纏了塊碎布止血,便召集副手們清點本次交鋒的傷亡損失,以及商討對策。

「報,亡者二十四名,重傷無法行動者二十九名,馬匹折損四十五匹,其餘輕傷若干。」

唐昱這路人馬未滿百人,卻各個是歐陽落親選出交予他的精兵,眼下損失慘重憤怒和自責讓唐昱急得眼都紅了,但以大局為重的他知道意氣用事更犯兵家大忌。唐昱聽完匯報後隨口交代兩句給副手安排後續事宜,自己則運起輕功飛往博望山方向,打算先與谷中探子接頭確認前方戰況後再另作打算,不想卻在途中瞥見熟悉的身影。

 

地處江南的浩氣盟不似惡人谷那終年寸草不生的炎熱紅土,有人言:「春水碧于天,畫船聽雨眠。」,描述江南山靈水秀的詩詞更是多不勝數。

唐昱乘著飛鳶略過這片碧草如茵的山景,雖在敵營但心中的煩悶就這麼被美好的景色吹散不少。

忽然間清翠的綠竹林中突兀的出現一抹紅黑交錯的身影,唐昱定睛一看竟是一名身穿惡人服色的五毒弟子,他雖疑惑此處怎麼會有落單的惡人谷中人,但為了以防萬一還是落地上前一看。

「……是你?」
眼前的人正是數月不見的艾斐,唐昱認出來人後驚訝出聲,而原本看似毫無防備的艾斐在聽見人聲後快速使出玉蟾引進入備戰姿態,直至看清來人才放鬆下來。

「你怎麼獨自一人在這?沒有隨隊走嗎?」唐昱不解地看著艾斐,一般來說隨行大夫都是團隊中的重要角色,不會有人刻意丟下隊內的大夫自己走人的。

「哈、哈哈哈,說來話長……我這隊的領頭將領性子急,一聽探子說落雁城戰況危急便怒氣沖沖的帶隊走了,我仙教的雲體風身又不快……」艾斐苦笑地說了自己的窘境,唐昱馬上懂了他的言下之意──五毒腿短心理苦,但是五毒不說。

「我的小隊在前處休整,不如我先帶你過去吧?也好有個照應。」唐昱聞言立刻提出建言。

不論是出於私情還是常理,唐昱都不會漠視一個大夫被扔在危機四伏的敵營,不假思索地決定將聯絡大部隊的事稍作推遲。

況且一見艾斐,唐昱數月前初見對方的不明躁動莫名湧現,加上稍早因屈辱的戰事而引發的焦慮讓唐昱有些心神不寧,他下意識只想趕快回到安全所在。

明明已經不是當初那個成天閉門不出的毛頭小子、也在幾年間識得不少五毒弟子,但唐昱始終不明白為何艾斐總能讓他心中不住的悸動,胸口難受的像是要炸開似的。

「你……沒事吧?」艾斐見唐昱表情古怪,正想替他看看是否身上大小不一的傷口有何處處理不妥時,一道不詳的破空聲自他耳後傳來。

唐昱不假思索地拉過艾斐護在身後同時朝聲源擲出一鏢擊落來物,低頭一瞥熟悉的暗器,讓唐昱心中警鈴大作。

「暴雨梨花針……不好!」銀亮的針身泛著妖異的紫明顯淬了毒,落下後刺入的草地立即烏黑一片,此物即是唐門人人皆備的暗器之一。

暴雨梨花針讓唐昱想起現在的處境根本不是恍神的時機,他抽了自己一耳刮子找回專注力,不一會兒周遭的樹叢走出四五名浩氣中人,帶著明顯的敵意接近兩人。

「怎麼就沒察覺他們的氣息……」五對二這麼不利的局面讓唐昱急的想再抽自己,平時這種水準的浩氣連近身的機會都不可能有,但自己卻像被詛咒老是在艾斐面前失常。

 

對方可不知唐昱心中的彎彎拐拐,也不會給死敵這麼多思考的時間,身穿蔚藍軍服的天策騎著馬急馳而來,唐昱鋪下暗藏殺機後一個瑤臺枕鶴避開向自己突來的銀槍,一個彈指引爆機關逼退了天策,不料另一側又有一名萬花朝他打出商陽指,這次他反應不及被打的正著,被打中的手臂肌肉立刻變的烏黑,模樣甚是嚇人。

艾斐見唐昱的傷口後馬上驅使碧蝶使用蝶鸞替他解圍療傷,「還好嗎?」他雖有心想仔細檢查傷勢,但周遭虎視眈眈的浩氣可連喘息的時間都不給,艾斐只能先匆忙以冰蠶絲線止血穩著。

「還行……當心!」唐昱話還來不及說完便向前撲倒艾斐閃過一劍,接著又是引爆暗藏殺機將一擁而上的浩氣全數擊退,隨後馬上起身拉著艾斐趁浩氣們無法動彈的空檔朝包圍網缺口逃去,兩人用最快得速度奔入一座蓊鬱的密林。

「再這麼下去……我、我們都得交代在這……」逃亡的路上艾斐不時要撥開茂密的樹枝讓自己免於被打臉的命運,他上氣不接下氣的朝唐昱喊著。

唐昱並沒有馬上回應艾斐的話,只是一昧帶著他往林子深處逃去,又彷彿有什麼計謀般左彎右拐像是意圖甩開後頭來勢洶洶的追擊。

「如果是和你一起,倒也不差。」

「什麼?」

「沒事。」

樹葉的沙沙聲掩蓋唐昱一聲低喃,艾斐只聽見隻字片語,危及的現狀讓他來不及理解唐昱話中之意,只能隨著他盡力奔跑。

兩人的孤立無援的逃難並沒有維持太久,艾斐想都沒想到唐昱看似毫無章法的逃跑路線竟是有意地將身後追殺的浩氣引入惡人據點,待走出繁盛的枝葉看見熟悉的雙斧旗幟時他才鬆了一口氣。

而五人浩氣對上一路惡人兵馬結果自然不言而喻,浩氣一眾很快地便被一甘惡人拿下。

「呿!只知道逃的惡狗!」那個浩氣天策朝唐昱啐了一口沫,隨後便被他的下屬連打帶罵的拖走。

這聲叫罵引起艾斐的注意,他走向低頭不語的唐昱替他包紮傷口,印入眼簾的除了先前打鬥留下的傷,更多的是一絲絲細小的血痕,

唐昱原本筆挺的軍服被割得破破爛爛,很明顯是剛才跑在他面前替他擋去大部分銳利的枝葉所留。

「謝謝你,很抱歉還讓你……」

「沒事,你是大夫嘛!」艾斐正內疚的低下頭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不料原本面色陰沉的唐昱卻朝他揚起笑容反過來安慰他,「要是連自己身後的大夫都護不了,那我一身所學豈不全白瞎了?」

聞言艾斐才發現這個點頭之交的唐門和他數月前江湖新人的印象相去甚遠,惡人谷的歷練將他打磨成英勇成熟的俠者,而自己對於這樣的唐昱竟感到有些心動。

「上來吧!剛剛已經和你們那頭的傳令兵聯繫上了,你身上有傷不便用輕功,我送你回去。」待艾斐回神,唐昱已經騎上一匹白色的駿馬向他伸出一手,艾斐楞楞的搭上他的手後被有力的臂膀拉上馬。

健壯的馬匹奔馳如飛,也帶著四周的景物如跑馬燈般自他倆身旁滑過,艾斐無心瀏覽浩氣盟內的碧綠山水,只是緊靠在唐昱身後深怕被甩下馬,白馬不愧為名種里飛砂,不過一會兒工夫便到了艾斐所屬隊伍修整的栖霞幻境。

唐昱眼見艾斐安全和友人碰頭後才告辭赴往前線,但絕塵而去的他並未知曉自此艾斐眼中多了一抹黑紅勁裝的身影。

热度 10
时间 2016.11.29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