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毒]不作不死、上

*作死的毒哥與他愉快的家炮

*啊.....我連自己的生賀都可以遲到(?

*只是個理智全無地純肉


“我回來了。”燁洛推開家門順手擦了嘴角的血漬,視線和正好抬起頭的唐祀對上。

“怎麼又把自己傷成這樣?”唐祀放下手上保養到一半的千機匣,看見戀人歸家後又是傷痕累累的模樣,不禁深皺起眉,“下午不回我的千里傳音是又去洛陽打架了嗎?”雖然這句話是問句,但是唐祀的語氣卻是肯定的。

“想來截鏢車的耗子多,陪他們玩玩罷了。”面對唐祀不滿的目光,燁洛有些心虛地轉頭迴避他的視線,逕自走入房內找傷藥。

 

“別找了,藥在我這,過來我幫你上藥。”就在他翻箱倒櫃找藥時,背後傳來唐祀的聲音,燁洛有些不情願的轉身走向唐祀。

“坐下。”待來人靠近後,唐祀拍了拍自己的大腿,用不容拒絕的語氣說著,燁洛瞥了一眼不是很想理會他的要求,沒想到唐祀眼明手快的往他腰間一塊淡青的皮膚用力按去,燁洛一時疼軟了腰就坐上了唐祀的大腿。

“你這傢伙……啊!嘶……你也太大力!”

“讓你去浪洛陽。”唐祀嘴上毫不留情地說著但手上的動作確實輕柔許多,不過擦到幾塊面積較大的傷口還是激的燁洛倒抽幾口氣。

“……我浪洛陽也是你准的。”燁洛覺得有些委屈,將臉埋在唐祀肩頭悶悶地說“當初是你說就交給你賺錢養我,我儘管打架的。”

唐祀聞言愣住了,見自己的戀人像挨罵的孩子般委屈後又忍不住的笑出聲,拍拍燁洛的背安撫他“是是是我錯嘮不該唸你,堂客莫哭。”

 

“哼!”唐祀突然感到左肩一陣刺痛,這才發現燁洛一口狠狠咬上他的肩頭表達自己的不滿,力道之大唇齒邊隱隱冒出滴滴鮮紅的血珠。

見狀唐祀也不急,只是手又壞心的在燁洛的腰間徘徊,五毒教弟子的衣服本來就沒多少布料,此時燁洛的衣著讓他曲線美好的腰大方地曝露在空氣中,更方便唐祀在他身上作惡。


快速地進入戰鬥畫面&我還沒嚕完 (#q再見

http://liyueya.tumblr.com/post/144500549841/%E5%94%90%E6%AF%92%E4%B8%8D%E4%BD%9C%E4%B8%8D%E6%AD%BB%E4%B8%8A



热度 38
时间 2016.05.17
评论(7)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