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毒】禍從口入、上

欸嘿,我還活著(?

*只是餓太久了餵自己一口肉

*太久沒動筆,內有劇情不合理、文筆不通順等雜七雜八

*毒哥好ㄘ好ㄘ好ㄘ,我想●哭毒哥(問題發言




“半夏……茯苓……”穆晰嘴中喃喃念著藥方,一邊拿起手邊的藥材投入正在冒泡的鼎,待鼎中的湯藥熬的差不多了,穆晰便拿起勺子盛了點淺嚐確認。

“嗯……應該差不多了。”口中藥味微苦淡散,穆晰估量此番湯藥應是大功告成,便滅了柴火著手收拾屋內四散的藥材。

簡單的動作便使穆晰身上附了層薄汗,不過在地界濕熱的苗疆也是見怪不怪,只當是今日較往昔稍熱了些。

不料隨時間一久體內變得更加燥熱難耐,穆晰這才意識到壞了,想來是方才的湯藥哪出了錯,引的自己體內蠱蟲躁動不已。

他揮去額上的汗珠,裸露的上身所配戴之銀飾也被自身的溫度染的燙人,穆晰心想如此也非辦法,便打定主意到屋外附近的河中降溫。

離開了居住的樹屋,穆晰飛也似的奔向離居所最近的小河邊,幸得他獨自幽

居於離總壇甚遠的沼林裡,完全不擔心有他人出現的可能,即便是有那機會

也微乎其微,總不會有人喜歡刻意往人跡罕至的秘林裡闖吧?

一邊如此打量,甫至河邊便快速的褪去一身銀飾和本就不多的布料,隨手扔

在河岸後便整個人泡進了清涼的河水中。

隨著沁涼的河水帶走自己不尋常的溫度,穆晰這才放下心中的一塊石頭冒出水面。

河的水位不高,在他站立時莫約到腰部。此時他心想反正難得來了,不如就在此小憩,連日來的煉製蠱藥確實有些疲憊……

 

不想此時異變橫生,河水雖助穆晰降下那異樣的溫度,但下腹卻升起了另一種溫度,就好似方才的熱度都向下匯集。


http://liyueya.tumblr.com/post/135699294216/%E7%A6%8D%E5%BE%9E%E5%8F%A3%E5%85%A5%E4%B8%8A?is_related_post=1

(你們懂得)

热度 37
时间 2015.12.22
评论(2)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