凜冽曼華

更新緩慢
雜食無節操

劍三回不去(

 

Black realm 16

*腦中一片空白的短更新,我要好好想想接下來的劇情發展......

大概會有人想找我談人生

*基三坑出不來了,窩努力還債(痛哭流涕


00 15


“文州你終於想起我啦?”聽見眼前的人輕喊自己的名字,黃少天露出放鬆的微笑,這幾個月來一直躁動不安的心終於平靜下來。

他將手覆上喻文州的,如同獲得世上最珍貴的瑰寶般小心的拉至唇邊輕吻。

而喻文州看見眼前的景象再伴著黃少天那妖異的眼瞳,眼角不住的泛紅隨後輕擁住黃少天,生怕眼前的人只是自己的幻覺。

 

“對不起……我居然會忘了你。”

“不怪你文州,肖時欽他們也說了這藥不穩定,要怪就怪我那天沒能及時趕回去救你……”

話至此黃少天用力的握緊手術台的床緣,沒想到他這麼一握,金屬製品的冰冷檯面居然被他扳下了一角。

突如其來的狀況讓兩個人都驚恐地看著黃少天手上原屬於手術台的塊狀物。

 

“這……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我、我也不是很清楚,IPN5之前完全沒有適合體質的人注射過後的紀錄,所以我也不知道在適合者身上會產生什麼藥效。”

喻文州緊張地抓起黃少天的手,先從外表觀察黃少天到底出現什麼變化,但幾分鐘過去他發現除了黃少天的瞳孔變成奇異的金色外,外表根本沒有什麼差別。

 

“你等等,我去弄個東西。”後來他想到了什麼,從一旁被護士收起的儀器中拿出心電測量器,在黃少天還沒反應過來就拉開他身上的手術服將接收端貼片貼在他身上。

“嗯……心跳比一般平均還高,血壓也是……”

“艾瑪嚇死我了,我剛剛還以為你要趁四下無人對我做什麼……哈哈哈。”

黃少天看喻文州拿起板子又在喃喃自語的寫寫抄抄,簡直進入無我狀態,耐不住寂寞的他只好開口調愷自己。

“等等!你剛剛說了什麼?”沒想到喻文州卻對黃少天這句玩笑話起了反應,突然意識到什麼似的緊張地丟下手上的紀錄板抓住了對方肩。

“對我做什麼……?”

“不對!前一句!"

“四下無人?”

說到這裡黃少天也發現問題出在哪了。

“糟了!”

兩人異口同聲的發現癥結點,方才手術進行時陪在喻文州身邊的護士早已跑的不見一人。

 

“她們一定是去通知院長了,我怎麼會忘了我們現在的處境,快走!”

喻文州說完後又要拉著黃少天的手跑,不料對方卻一動也不動,喻文州好奇地回頭卻看見黃少天低頭不語,頸上那個怪異的黑色金屬頸圈此時卻閃爍著紅燈傳來令人不安的嗶嗶聲響。

 

門口傳來拍拍的鼓掌聲,但在這個萬籟俱寂的空間中顯得如此諷刺。

“恭喜啊!喻醫師IPN系列的藥品終於大成了。”王院長身後帶著一群明顯是接受過藥物的黑衣人出現在手術房門口,將喻文州和黃少天兩人唯一的退路給堵死。

“院長,恕我愚昧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我才剛剛完成手術。”見來者喻文州收起臉上慌恐的表情,換上了那張溫和但總給人一層隔閡的笑臉。

“你我都是聰明人,就別拐著彎說話了。”王院長明顯不吃喻文州這套,只是臉上的笑容越發燦爛“可愛的護士小姐們都已經和我說了這裡的形況,再說你以為這個房間不會有監視器嗎?”

話至此喻文州也只能沉默,他的確想不到任何能夠毫髮無傷從這裡逃離的方法,現階段只能儘量拖延時間,可以的話最好能套出對方真正的目的。

 

“院長,我依舊是本院的醫師,而我身後這位是我的病患,身為一名醫者我有義務繼續……少天?”喻文州話才說一半就被背後一個突如其來的擁抱打斷,緊繃的身體才稍微放鬆一點,但沒有幾秒他便察覺到這並不是個善意的擁抱。

“少天……你做什麼……”黃少天一手箍緊了喻文州的腰而另一手卻掐住的他的脖子,此刻黃少天單手所使出的力量遠大於一個成年男性應有的力氣。

“好了停手,別弄死了。”就在喻文州眼前開始因缺氧而發黑前,王院長開口阻止黃少天的動作。

“咳咳咳……你、你究竟對少天做了……什麼……”黃少天一放手,喻文州便無力的倒在地上,他大口喘著氣勉強將身體撐離地面,既使如此也不忘狠瞪著面前一派輕鬆的王院長。

“也沒什麼,只是老闆想讓他聽話一點。”王院長聳聳肩,意有所指的撇了撇黃少天頸上的黑色金屬項圈“不過他直接聽命於老闆,我叫不動就是了。”

 

“你……!”

“鬧了這麼久也該夠了,這段日子真是辛苦你啦喻醫師。”喻文州感受到一股力量將他扯離冰冷的地板。

“接下來請你好好的休息一下,畢竟你可是本研究中最優秀的研究員……沒有之一。”

在失去意識前,喻文州最後聽到的便是王院長這句話,以及身後傳出的不詳嗶嗶聲。


  3 6
评论(6)
热度(3)

© 凜冽曼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