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更新緩慢,雜食無節操
慣性傻黃甜,酒駕慣犯
  1. WB
  2. plurk
  3. 私信
  4. 归档
  5. RSS

*抓親友和自家兒子來玩的短打

*我也不知道會不會有後續,因為不敢說對劍三的設定都很了解不好寫ryyyyyy

*設定可能會有BUG

 

"你們中原人真奇怪,為什麼臉上要戴這麼難看的面具?"

輕柔的男聲吵醒了在樹下小憩的唐肅辭,他微微皺了眉後睜開雙眼。

映入眼簾的是個男子,但因為對方背著大中午的毒辣陽光,讓躺下的唐肅辭因為刺眼的光線暫時看不清他的長相,只能大概看出對方身上配戴了不少飾品。

"我看你另外半邊的臉長的還不錯啊!把面具拿下來嘛!"

"呃!你等......"

唐肅辭話還沒說完就感到臉上一涼,左臉的半臉面具被對方拿下。

"嘖嘖,你真的長的不錯,有什麼好見不得人的?"那人不經同意便逕自取下了唐肅辭的面具,此刻還在手中拋接把玩,而身上的銀飾隨著他的動作發出清脆的撞擊聲。

唐肅辭見狀原本還昏沉的大腦瞬間睡意全無,快速後退起身,同時取下了腰後折疊的千機匣,俐落的展開後搭上了箭矢警戒的指向對方。

"五毒教的苗人,快把面具還我。"

那人身上掛著許多花樣精美繁複的銀飾,衣服樣式也和保守的中原人大相逕庭,裸露出大片的肌膚,蜜色的膚上還有些許黑色的圖騰。

他的打扮明確的指出了他的身分--苗疆五毒教中人。

雖然他選擇休憩的此地接近苗疆領土,但畢竟沒出唐門範圍,在這裡碰上外族人還是讓唐肅辭有些意外。

 
 

"哈哈哈,我要是不還你,你能怎樣?"雖然他一開始因為唐肅辭的過度反應嚇的一愣,但回過神來後又覺得這人有趣的緊,於是又出言刺激他。

"那你就別怪我不客氣了。"語畢唐肅辭打了個響指在男子周圍埋了個炸彈,接著腳往地用力一踏喚出了名為千機變的機關。

"見我唐門中人臉者,死。"

 
 

"別別別,我不過開個玩笑,你不要認真啊!"男子見了唐肅辭擺出殺氣騰騰的架式不禁慌了手腳,連忙擺手表示自己沒有任何敵意。

雖然自己有自信和對方一戰也未必會落下風,但他對這個一連正經又不苟言笑的中原人有莫大的興趣,實在不想出手傷了他。

"這是唐門的規矩,我必須遵守。"

"我......我好歹也在外頭走動了些許年頭,從沒聽過唐門有這樣的規矩......不如你和我完整的說一次我會記著的,這次就當我不知者無罪算了吧!也算交個朋友?"

唐肅辭問言又皺起了眉低頭思索,像是在思考對方所言的可行性。

良久, 個性不喜隨意傷人的他還是選擇收起了所有機關,男子這才鬆了口氣上前朝他友好的一笑。

"我叫溟瓏,你呢?"

"......唐肅辭。"溟瓏的長相以男子來說有些柔美,此時一笑讓唐肅辭呆愣了一下才回話。

"那你剛剛說的那個規矩究竟是怎樣?"

"見我唐門之人臉者得死......或負責。"

 
 

在之後過了很多年,唐肅辭依然痛恨那時傻傻相信師兄話的自己。

"哈哈哈,小肅你居然信了哈哈.......我知道你個性認真,但你也太好騙了。"

看著笑到流淚的師兄,唐肅辭開始琢磨以切磋名義將師兄打成重傷的可能性。

 

评论(8)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