凜冽曼華

更新緩慢
雜食無節操

劍三回不去(

 

Black realm 13

*我很輕描淡寫的帶過了電刑部分,讓他看起來很普遍級

細寫會被屏蔽辣真的!!!

*越來越八點檔ry 我對文州是真愛,真的!(??

*YAAAA下篇少天可以上線辣(哭嚎

安西教練我想要談戀愛啊


00 12 14


相較於以幾千伏的高壓電對人體進行短暫电及的高壓電刑,一次最多只用上幾十到一兩百伏的低壓電刑更能折磨人。

這種電壓不會使人即刻致死,可以擁有較長的電擊時間,電擊的出入點一般都選在人體的敏感部位,因為這些部位的電阻低且神經敏感,尤其是使受刑人赤腳著地,神經敏感的腳底板會成為自然的電流出口。

 

喻文州冷眼看著兩名黑衣男子將上頭連有電線的薄鐵片貼上他的四肢、下腹和乳首上,若不是他現在是呈現雙手被吊起、僅有腳底勉強接觸地面的狀態,這些貼片看起來還有點像心電圖機的接收端。

但喻文州也很清楚不可能如表面看起來一般輕鬆。

很快的身體接觸這些貼片的部位開始傳來麻癢感伴隨著些許輕微的刺痛,而這樣輕度的刺激化成了性衝動,喻文州的下身微微的抬起頭。

 

“1v的電流只是先做個小測試,接下來就不好說了。”聽見院長這樣說後身上电流的強度忽地增強到了原先的好幾倍。

“啊、啊──”

“這還不是最強喔。”

 

看見喻文州面部猙獰的慘叫出聲,王院長只是面無表情地緩緩增強手中遙控器的電流強度,直到喻文州抽搐的像是要把鎖鏈從牆上扯下後,才暫時停止的一波的電刑。

 

“電刑真的很讓人無法忍受對吧?”他緩緩的走到大口喘著氣的喻文州面前,“傷害你並非我的本意,你的手和腦中擁有的專業都是十分金貴的一項資源。但是你這麼不配合我們…….”

“不過老闆有說了,不計較你損毀一部份的研究資料,只要你回來能補上就好。”

 

看著王院長一開一闔的嘴,喻文州的心思早就飛至千里之外。

雖然很不甘心,但剛才的電刑和稍早看見的那擁有非人力量的士兵,讓喻文州很清楚自己真的插翅也難飛了,沒準今天就真的要交代在這。

 

不曉得少天怎麼了?算算他從王杰希那回來的時間,應該不會碰上這個組織派來抓我的人吧?

不曉得他會不會發現我留下的項鍊……還是不要發現的好,只要他能忘記我快樂的活下去就行。

能夠認識、喜歡上他真的很開心,但我想我跟他也就到此為止了。

 

思緒轉了一圈後喻文州才繞了回來,應答王院長的話:“呵呵……院長,你再問我幾次……答案都是一樣的,我拒絕。”冷汗涔涔的從頰邊滑下,不過幾分鐘的低壓電擊就讓喻文州痛的汗流浹背,差點連話都說不好,只有最後三個字說的特別堅決。

但是刑後從表面上看來他一點外傷都沒有,這也是低壓電刑便於刑求和拷問的優點之一。

 

“是嗎?”院長一邊說又一邊打開了開關,這次的可沒開頭那般仁慈先從1v開始,既使喻文州有了心理準備事先緊咬住下唇,還是不住的從鼻腔發出了幾聲悶哼。

 

“算了算了,我也見不慣這種場面,A09、14,他就交給你們,直到他答應加入或快死了再停。”說完後隨手把遙控器丟給了其中一名黑衣男子,而從代號聽來眼前這兩位又和稍早在演武場的不是同樣兩人。

 

在王院長離開後,喻文州看著眼前面無表情的兩人,他們就像是專門為刑求製造的人偶,忠實執行著主人的命令。

一般電刑還會再配上鞭刑等會破壞皮膚表皮進而降低電阻,加深受刑者的痛苦的其他刑罰,但似乎是上頭有交代不許讓喻文州出現其他會造成出血的傷口,兩名男子就只是單純在喻文州身上施以電刑。

 

雖然單看過程是如此的乏味,但喻文州原本就慘白的臉色經過這樣的酷刑後開始變得死白,電刑暫停的片刻時間中他只能大口粗喘著氣,下唇早已咬破正汨汨的滲出血珠,一滴一滴的和身上的汗混合成混濁的液體,將他腳下的地板染濕成深色的一片。

 

“喻先生,您現在是否有考慮王院長的提議呢?”被稱為A09的男子在這死寂的刑房中,用極為恭敬的語氣說了他第一句話。

他看著被吊起的喻文州無力垂下的頭,而對方沒有給他任何回應,A09用眼神示意身旁的同夥,A14又接著按下電刑的開關。

 

“啊、啊啊───”這次的強度令疲憊不堪的喻文州再也受不住,他無法克制地抬頭後仰慘叫不已,身體因為劇烈的疼痛而過度反弓,四肢上的枷鎖被他用力拉扯而不斷發出喀啦喀啦的聲響。

尤其是直接接觸貼片的部位更是劇烈的抽搐著,喻文州只覺得自己就像被活生生的剝了皮,骨肉分離的痛也不過如此。

全身都像是被千千萬萬的鋼針扎著,不斷穿刺皮肉直至千瘡百孔;又難受的如同被丟入第七層的刀山地獄,數把大刀狠狠鋸著、刮著所有的骨骼。

 

既使在極刑中無數次的希望自己就這樣死去,但喻文州終又熬過了一次殘酷的電擊。

“我、我不可能……再幫著你們殺、殺人……”他微啟蒼白乾裂的雙唇,直勾勾的盯著眼前的施刑人,縱使現在的模樣狼狽不堪,但喻文州堅定的眼神中只有不屈服。

“你們……你們不過是IPN5製造的、人型、人型兵器罷了,都被利用了。”

“會被利用來殺更多的人…….IPN5不該存在、你們也是…….啊、啊啊啊啊啊────”

意識開始渙散的喻文州話也開始說的顛三倒四,但還沒說完電刑又再次啟動,這次的強度上了一個高峰,如果說剛才是上了刀山,那這次只能用下油鍋來形容。

他只覺得全身都是灼燒般的痛,被無數的地獄業火燃燒著、皮肉彷彿都開始冒出陣陣烤肉的香味。

 

“A14!你太超過了!”A09見狀趕忙制止身旁的同夥。

“他懂什麼!!把我們說的一文不值,身帶殘疾就該死嗎?!要不是有IPN5……你這個健全的人從來不懂我們是怎樣遭受冷眼和歧視的目光…….”

 

“夠了!”A09見A14已經失去了冷靜,情急之下打了他一個耳光將遙控器搶來關掉開關,不過這時已經有點遲了。

 

電擊開到最大後電流強度已經大到足以破壞喻文州的內臟,他痛苦中想像的烤肉感也不全然是幻覺,電擊的高溫確確實實將他的內臟毀了一遍,除了他身上的貼片緩緩地冒著煙外,外表完全看不出來他到底哪有傷。

但喻文州口鼻開始湧出大量鮮血,嗆得他不斷乾咳而吐出了更多血,身上地上被沾的豔紅一片。

 

“IPN…….還是有幫到人嗎…….?”稍微緩過氣後喻文州茫然地看著兩人,第一次他開始質疑起自己的作法,他一直認為是罪惡的東西,對某些人來說竟然是改變人生的救命浮木嗎?

 

“喻先生!請您醒醒,不要闔上眼!我馬上找人來!A14,還不快去!!”

 

“啊…….是你啊?……..。”

 

“對!是我!實驗很成功,我知道開發藥品的您是我最大的恩人,所以不要……”

 

“對不起。”

 

A09手忙腳亂地將喻文州從吊起的狀態中放下,但不管他怎麼呼喊面透死色的喻文州還是在他眼前緩緩閉上了眼。

而在他失去意識前認出了這個對他畢恭畢敬的A09,竟是當時他第一個人體實驗對象、那位退役的軍官。

那句對不起至始至終A09都沒有聽出他是在為了哪件事而道歉。

 

 

“怎麼搞得!我不是千交代萬交代別弄死他嗎!”王院長趕回來就看到這個讓他憤怒至極的畫面,奄奄一息的喻文州臉色死白地躺在病床上,要不是胸前還有微微起伏整個人就像是死了一般。

 

“對不起,這一切都是我的疏失。”和其他護士一起守在喻文州身旁的A09,見到王院長出現後馬上挺身而出擔下了一切罪名,而一旁的A14如坐針氈一句話都不敢說。

王院長也不想多說什麼,只是示意除了護士外的人全出去,“馬上準備好手術房,注射IPN5。”
只剩下這個方法能把內臟壞的一蹋糊塗的喻文州救回來了,至於會有什麼副作用這暫時不在考慮範圍,最糟糕的情況也不過是得殺了失去理智的喻文州。

權衡利弊後也就只有這個方法可行。

 

 

待喻文州術後清醒,王院長等人先在隔離病房外觀察喻文州的狀態。

目前一切恢復良好,IPN5再次發揮他神奇的功效,喻文州被燒的七七八八的內臟僅僅一天就好了八九成

 

“院長?我怎麼會在隔離病房?”喻文州坐起身,疑惑的看著站在玻璃外的一票醫生護士,這裡有些熟悉又有點陌生,但他大概可以確定是在自己服務的醫院內。

此時喻文州說話和臉上表情完全不似他剛到這時的凌厲,整個人溫和恭謙的和他剛畢業進入這間醫院工作時沒兩樣。

再三確認喻文州沒有任何攻擊性的傾向後,王院長進了病房,面帶微笑地和喻文州說,“你最近過於操勞,所以在休息間昏過去了,我們只是讓你在這休息一下、打個點滴。”

“這樣啊!真是不好意思還麻煩大家,我覺得我現在好很多了,馬上就能回到崗位上繼續工作的。”他微笑地向在場的同人點頭示意後就要下床,但王院長馬上阻止他。

“沒關係,你平常這麼辛勤的工作,今天我准假了你就好好休息吧!你的工作不會有人偷做的。”

喻文州聽了院長這樣的話後也就順從地躺回床上,不再多加推辭這難得的假期。

 

 

王院長回到自己的辦公室,用了專用的電話向自己的老闆匯報。

“是的,喻文州IPN5注射後反應良好,幾乎沒有什麼排斥反應。”

“有的,他畢竟不是完全適合體質,還是有副作用。”

“雖然不清楚還有沒有其他症狀,不過目前確定的是失憶,記憶斷層出現在他參與研究後不久,之後的事他一點記憶都沒有。”


  11 8
评论(8)
热度(11)

© 凜冽曼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