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 realm 12

*充滿廢話的一章,好像在混更(講這麼大聲

*我查了很多資料後還是覺得電刑好痛RRRRRRR想跳過不寫(幹

*老鄉我更新ㄌ不要打我(你也知道你該打

*繼續渣基三囉~

*這邊結束了少天就能上線拉 好想寫談戀愛(哭嚎


00 11     13


押送喻文州的兩人打開了走廊盡頭的這扇大門。

房內一片黑暗,看不見裏頭有什麼名堂。

進門後喻文州被解開了四肢的手銬和腳鐐,接著不知是那兩人中的哪位將他向前推了一把,喻文州踉蹌了一步後繼續向前走去。

碰的一聲身後的門再次關上,喻文州下意識地轉頭去看,但在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中哪能看出什麼。

接著一陣強光打來,眼睛開始習慣黑暗的喻文州反射性地閉上眼、用手抵擋刺眼的光線。

 

“好久不見了,文州。”一個耳熟的男聲傳來,但是喻文州一時想不起來在哪聽過。

“很抱歉用了這麼粗魯的方式把你請來,請先坐下吧。”

 

“院、院長?”眼睛適應光線後,出現在喻文州眼前的赫然就是當初邀請他加入研究計畫的、這間醫院的最高負責人王院長。

 

對方聽見喻文州的叫喚後含笑微微點了頭,兩個人就像許久未見的老朋友般,相處如常,但也僅僅是表面上。

 

“最近過得好嗎?”院長笑咪咪地看著喻文州,但此時對方身上的狼狽樣可和"好"一點也搆不上邊。

蒼白的臉色先不說,喻文州左臂上的傷口因為方才押送過程中被粗魯對待,包紮好的繃帶又緩緩的漾出血色。

 

“客套話就別說了吧。”他的臉上掛著平常的微笑,但兩人都很清楚這只是個回應王院長客套問候的皮笑肉不笑。

 

“說的也是,和聰明人說話就是省事,我就打開天窗說亮話了。文州,回來繼續完成研究吧!”

“請恕我拒絕。”

“為什麼?你不是一直很想幫助那些身有殘疾的人們嗎?”

 

話至此喻文州臉上的笑容沒變,但臉色變的陰沉,他微微地低下頭像是在思考些什麼。

 

“你不相信我嗎?那讓我向你好好介紹幾位接近成功的例子吧!”見喻文州沉默不語,院長也不著急,只是拍了兩下手隨後身後走出兩穿的一身黑的男子。

要不是現在他們向這走來,一開始喻文州還真沒發現這裡還有其他人的存在。

“你看,這些是他們接受IPN5──也就是你離開後IPN3的改良版──前的照片。”院長從自己椅邊的公事包拿出了一本資料夾,將裏頭的紙張一張張攤在喻文州面前。

這些紙張是病歷表,上頭詳細記載了患者詳細的生理狀況,而照片上的兩名分別為失去雙腳以及沒了一邊眼睛和手的男子,赫然就是現在站在王院長身邊的兩位。

喻文州不敢置信地看了照片,再抬頭看向兩名男子,現在的他們四肢健全、身體完好,完全看不出有任何重大傷殘的樣子。

 

“怎麼樣?IPN5的效果很優異吧?不僅僅是外表,他們再生後的部位也較以往來的強壯。”他見喻文州被勾起了興趣,臉上咧開大大的笑又拍了兩下手,這次整個房間大亮起來。

喻文州張望起四周,這個房間除了空間寬大外,裡頭還布滿了各式標靶、武器等,儼然是個小型的演武場。

 

男子中的其中一位突然向後走到房間的一端,接著從口袋中拿出了一個掌心雷,輕巧開槍打向了與他相反方向的另一面牆壁上的靶子紅心。

另一人用著常人不太可能擁有的移動速度,將靶子拿到了王院長和喻文州面前,標靶紅心中的正中央,彈孔沒有絲毫偏差。

 

“開槍的這位代號叫B07,你也看見了這個房間長度約為400公尺,他再生後的左眼和右手讓他能輕輕鬆鬆的打中靶心;拿靶子回來的是A13,目前他100公尺短跑的紀錄是8秒,遠遠贏過了世界紀錄.......”

“如何?IPN5是不是很美好的仙丹啊?”

 

怪物。喻文州看著眼前笑容燦爛的王院長,他心中只感到無限的恐懼。

用藥後的那兩名男子根本就已經超越人類的範疇了,他一時之間做不出其他的反應,只覺得背後的冷汗開始浸濕了這件白色上衣。

 

“那就恭喜王院長了,相信你們沒有我也一定能夠造福社會的。”良久,喻文州勉強從口中擠出這麼句話,現在的他腦子幾乎要停擺。

 

“哎、別這麼說嘛!我前面才提到他們只是接近成功,還沒完全成功啊!我們還是非常需要你回來繼續研究。”

“接近成功是什麼意思?他們看起來藥物接受的狀況很不錯,我看不出有什麼還需要改良的。”

“說起來也不怕你知道,IPN5好是好,但是它會使非完全適合體質的人有衰老、失憶、暴躁等不受控制的副作用,嚴重一點也是有幾個案例失去作為人的理性,成為只會攻擊旁人的野獸。”

“你也知道不是每個身有殘疾的人都有這種體質能完全適應藥物的,但是我相信以你的專業,克服這項藥物缺點也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所以…….”

“我拒絕。”

王院長話還沒說完,喻文州又堅決的再重申一次自己的立場,這讓他臉上的笑容再也掛不住,嘴角緩緩的垮了下來。

 

“真的不再考慮一下嗎?”

“沒有考慮的餘地。”

“好吧!老闆說的果然沒錯,你知道太多很難再說服你了。”王院長低頭嘆了口氣,待他再抬頭看向喻文州時已經換上一張冰冷的表情,“我真的覺得你是很優秀的人才,並不是很想這樣對待你,這是你逼我的。”

還沒等喻文州反應對方這段話的意思,他就感到後頸傳來被重擊的感覺,接著眼前一片黑暗。

 

 

下雨了?

這樣要出門有點麻煩啊……

雖然嘴上這麼說著我還是順手拿了一把大黑傘走上街頭,沒辦法診所裡的藥有點不夠,還是先去找王杰希拿點庫存比較保險。

 

我走在黑街熟悉的彎曲小路上,雖然有盡力避開水窪,但是褲管還是不免的沾上一點泥水。

回去又要特別局部清洗了呢!

有點無奈,但這也是沒辦法的。

就在這時候我看見前方不遠的黑色角落有一團不知是什麼的物體,好奇地走近幾步後淡淡的血腥味傳來。

我撐著傘走到了那個物體旁,發現原來是個渾身是血的青年。

是外頭鬥毆的幫派分子吧?瞧他的樣子可能和我差不多大,就這麼死了也著實可憐……

雖然同情他,但是現在的我也做不了什麼,還是祝他早日超生吧!

這麼想完後我打算繼續趕路到王杰希的藥店,希望清晨的這場雨不要再轉大了。

沒想到褲子傳來好像被什麼勾到的拉扯感,我轉頭一看發現那個青年沒有死,他雖然奄奄一息但盯著我的眼神很銳利,牆邊閃爍著快熄滅的小燈泡照的他像是擁有一雙金色的眼眸。

獅子般的眼。

不知怎麼的我就有這樣的想法,也萌生了一股不能丟下他不管的想法。

我忍不住苦笑了起來,沒想到發生這麼多事後,自己還會有雞婆再多管閒事的餘裕。

蹲下身仔細檢查他的身上的傷後,我覺得這傢伙雖然嚴重但還沒這麼容易死,而且在這淋了不少雨和持續失血,居然還能撐到我發現他。

挺命大的。

我揉揉鼻子,只能給眼前的青年這樣的感想。

接下來?接下來還能怎麼辦,我只好小心的背起他先回診所再說了,王杰希那邊打個電話說改天再去就成了。

 

 

少天、黃少天……夢…….嗎?

喻文州緩緩的睜開眼,有些意外自己夢見了初次見到黃少天的場景,他幾乎能聞到那時雨水和泥土的腥味,以及空氣中那淡淡的血腥味。

喻文州稍微振作了精神後,發現他現在所在之處不是一開始被囚禁的房間、也不是王院長和他談話的演武場,是更糟糕的地方。

刑房。

看著被緊緊鏈在牆上的自己,再看看四散房間各處的各種刑具,喻文州心中的忐忑不斷擴大。

 

“沒想到醫院地下室也有這種地方,對吧文州?”就在他不安的扯動手上的鎖鏈時,王院長的聲音又出現了,“我也不是很喜歡這裡,更不喜歡那些可怕的刑具…….再怎麼說我都是個醫生,天職是救人性命。”

但現在的情況配上你的話還是真是諷刺呢。喻文州嘴角勾起嘲諷的笑,默默的在心中駁斥眼前的男人。

 

“你真的很優秀,說實在的,我一點也不想對你下手,再給你一次機會,加入我們吧文州。”

聞言喻文州突然笑了出聲,笑到了臉上都漾起一抹紅,映著蒼白的臉色煞是好看。

雖然這麼形容男人很奇怪,但王院長看著喻文州清秀的臉龐,覺得此時的他有一種懾人的美。

 

“不可能。”喻文州緩緩地吐出這三個字。

 

“真可惜。”王院長帶著遺憾的表情說:“上低壓電刑吧!別弄死了。”

 

喻文州的耳邊開始傳來啪啪的電流交匯聲。


热度 14
时间 2014.12.03
评论(19)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