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更新緩慢,雜食無節操
慣性傻黃甜,酒駕慣犯
  1. WB
  2. plurk
  3. 私信
  4. 归档
  5. RSS

*50粉點文  @良 | 失蹤人口   點的葉韓

*我終於寫到要進入戰鬥畫面辣辣辣辣辣

*最近的文氣氛都太緊張,來耍一下逗

*劇情應該充滿不合理,但是我已經放棄思考ㄌry




國際邀請賽結束,中國國家代表隊不負眾望地載譽而歸。

隨後隊伍一行人在B市一下飛機,立即受到從全國各地聞風而至的廣大粉絲們熱烈歡迎。

 

“哈哈哈,隊長隊長你看到沒?那邊還有個妹子拉起「劍與詛咒,世界第一」的橫幅欸!”這還沒走進航廈,黃少天看見這麼多粉絲的熱鬧場景,興奮地拉著喻文州的手臂指指點點,到處看粉絲們各式接機奇招。

 

“黃少天你悠著點,又不是第一次拿冠軍,犯的著這麼興奮嗎?你看張佳樂,多淡定,第一次拿冠軍也沒你激動……哎、不是吧?張佳樂你哭啦?”葉修這才剛嘲諷起黃少天,還順口躺槍一下張佳樂,沒想到對方竟然真的低下頭抹了把臉。

 

“滾滾滾!老葉你年紀大了人也傻啦!我才沒哭……只是風沙大,眼睛進沙了!”

 

看著張佳樂手上堆滿沿路粉絲送的祝福卡片和禮物,其中還有不少是百花的粉絲送的,葉修也難得閉上嘴沒去吐槽他“機場航廈內哪來的風砂”。

隊伍花了點時間消化粉絲們熱烈的夾道歡迎走出機場,並接著搭上電競總局事先安排好的巴士。

 

葉修第一個上車,沒想到車上第一排座位已經坐了一位讓他有點意外的人。

“哎呦!這不是老韓嗎?電總局把你大老遠從Q市請來,是要你在這提醒咱們隊友搭公交記得投錢嗎?嘖嘖嘖…….哥一上來就要被你這張臉嚇得繳錢包了。”

 

“無聊,只是聯盟要求個戰隊長都要來慶功宴,飛機時間跟你們差不多就順路一起。”簡單地丟下一句話後,韓文清便撇頭看向窗外不再搭理葉修。

 

而葉修也不管他的意願,一屁股的直接往他旁邊的空位坐下,並在其他人上車投以訝異眼光時表示:“哥懶得走到後面。”後就不動了。

 

到舉辦慶功宴的酒店前倒也一路相安無事…….只要無視“孫翔不小心把六個核桃潑到了唐昊頭上、方銳的笑聲又大到讓唐昊衝動起身要撲過去、最後司機剛好一個急煞車,唐昊因為慣性作用整個人往周澤楷和肖時欽身上撞去”這件事的話,是挺相安無事的。

 

唐昊,巴士行進中不要隨便走動喔。

 

 

慶功宴也沒什麼特殊的,一如既往的是由地方領導上台廢話、電競總局局長廢話、馮主席廢話,再到幾個贊助國家隊的大廠代表廢話組成。

方銳每每參加這種場合都在想,台下的其他人在他們致詞完後的掌聲,是他們真說得好,還是有種”這些傢伙他媽終於說完了”的歡呼感呢?

 

最後輪到葉修這個領隊該上台廢話一下時,他毫不意外地溜了,將撐場面的任務一股腦的全丟給了隊長喻文州。

 

“葉修那個傢伙到底跑去哪猥瑣了?居然害的我們隊長被上層關切!”

“算了吧,他這樣也不是一天兩天了。我瞧他剛才往樓梯間去了,大概又是去抽菸吧?”

“抽抽抽,總有一天抽死那個王八蛋。”

黃少天忿忿的和王杰希抱怨起葉修開溜,而後者早已見怪不怪領隊的偷懶行徑。

 

“比起這個,我想看準時機去給被那些長官包圍的喻文州火力支援,才是你該考慮的事吧?”李軒這時也拿了杯果汁加入他們的談話。

黃少天這才被他點醒,隨後戰意滿點的衝入包圍喻文州的人群裡。

 

“我賭黃少天可以吵得他們自動退開。”

“那我壓喻文州能自己解決,輸的請吃消夜啊!”

而留在原地的兩人只是隔岸觀火還默默開起了賭局。

 

 

葉修正如其他人所料,逃離會場後嘴裡叼著菸、像流浪漢似的窩在樓梯間就開始吞雲吐霧了起來。

沒辦法誰叫這間酒店太高級,會場整層樓哪裡都禁菸,這可苦了他這個老煙槍。

不過好在他剛剛遇見了一位老熟人,趁寒暄之際從他的西裝口袋摸到車鑰匙,待會兒出去兜兜風到慶功宴結束再回來還他車,相信他不會太介意的。

葉修甩著手上的車鑰匙,愉快地想著。

 

會場內和葉修有著同一張臉的老熟人葉秋打了個噴嚏。

因為葉家也有贊助國家隊而受邀,沒想到他那個沒良心的哥哥居然見到他就熱絡的又是抱又是寒暄的,讓他不習慣地打了冷顫。

“那傢伙肯定沒安什麼好心。”雖然是這麼想著,但暫時想不出葉修在搗鼓什麼的葉秋索性也就不再想下去,專心在宴會的交際上。

 

 

葉修菸抽著抽著,突然有人打開樓梯間的門走了進來,他定睛一看發現是韓文清和扶著他的張新傑兩人。

韓文清的樣子看起來不太妙,整張臉紅通通的路都走不穩,張新傑皺著眉有些吃力的扶著他到樓梯處坐下。

 

“哎、老韓這是怎麼了?我還是第一次看他醉成這樣?”葉修挑眉看著已經接近不省人事的韓文清,一邊問著張新傑一邊手欠戳起韓文清的臉頰。

“被贊助商邀酒,沒想到隨手拿的特調酒酒精濃度太高。……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只好先把他帶到人少的地方來。”張新傑推推眼鏡露出了困擾的表情,順手整理了有些凌亂的髮和衣服。

自家霸圖隊長醉成這樣他也是第一次見,這下可麻煩了又不知道要怎麼安置對方,唯一令人慶幸的大概是韓文清酒品不錯,醉了也就是呼呼大睡沒有太失態的舉動。

 

葉修聽見張新傑解釋後面有所思,接著開口說了讓後者有點意外的話,“反正我也不想留在這參加這種見鬼的慶功宴,剛好有台車能開可以出去買點醒酒藥,順便兜兜風再回來,你就把老韓就交給我顧著吧?”

“如果不嫌麻煩的話,那就拜託了。”雖然葉修平時總是一副懶散甚至是吊兒郎當的樣子,但張新傑很明白他其實是個可靠的人,所以經過短暫的思考後就決定答應對方的提議。

“那位贊助商也是霸圖的大贊助商,既然隊長不方便那我也該去招呼一下對方,就先失陪了。”葉修聽完也只是隨便抬了手示意,便目送張新傑離開。

 

 

“老韓?喂!韓文清?你還能不能行啊?”張新傑走後樓梯間又恢復一片寂靜,葉修用手推推韓文清,試圖喚醒對方一點意識。

但對方一動也不動,根本就像條死魚。

“嘖!不會喝酒還拿什麼特調,醉成這樣這說出去可要笑掉全聯盟的大牙了。”嘴上嘮叨抱怨著,但葉修還是認命地將韓文清從地上拉起,右手環住他的腰、左手讓韓文清的左手繞過他的肩後,帶人往電梯間走去。

 

“我靠……你這傢伙也真重,哥都要被壓死了,也真虧張新傑能把你從裡面扛出來,平常有運動習慣就是不一樣。”進了電梯後葉修按下停車場的樓層鈕,接著氣喘吁吁的帶著韓文清靠上牆邊。

他可沒什麼良好的運動習慣,每天動的最多的也就只是手指敲鍵盤,這會兒要帶一個體型比他稍壯一點的韓文清走,可真把他累得夠嗆。

他開始後悔主動提議照顧韓文清了。

 

“……哈啊……你、你們霸圖…….哈啊……等著收哥的看護費請款單吧!”他氣喘如牛的抱怨著,沒跟霸圖敲詐一點稀有材料那可就虧大了。

葉修眼神死的扛著韓文清這麼想,到了停車場後拿出葉秋的車鑰匙開始到處按按找車,幸好葉秋車停的離門口不遠,要不然他可真沒自信能成功扛著韓文清再走下去不跌倒。

 

 

“葉秋這小子不錯嘛!開的還是奔馳啊!”葉修從弟弟那摸來鑰匙後也沒細看,直到現在看見這台黑色轎車,才忍不住感嘆了一下。

不過只熱衷於榮耀的他對汽車的認識也就到此為止了,其他型號性能什麼的他一蓋不知。

打開汽車後座門後他再感嘆一下車內空間的寬敞,接著就毫不猶豫地把韓文清像丟垃圾一樣丟進後座,關上門。

 

“這椅子還真大。”葉修開了駕駛座的門坐進去後,寬大舒適的汽車皮椅讓他一瞬間就想坐著不動了,但過了幾秒後他還是將車子發動,駛離了酒店停車場。

 

 

“老韓醉成這樣也不是個辦法,還是先給他買個醒酒藥。”一邊開一邊想著要去哪看看,但從後照鏡看見還是睡得像死人一樣動也不動的韓文清,葉修難得的良心發現。

路上隨便找了間藥局買了瓶裝水和藥,他進了後座再次挑戰叫醒韓文清這個任務。

 

“欸欸!老韓……起來啦!你再不起來下個賽季的冠軍還是我們興欣的。”

說時遲那時快,韓文清彷彿感受到了榮耀女神的感召,就真的睜開了眼坐起身,嘴上還模糊不清的說:“葉修你別想了……冠軍是霸圖的。”

葉修不禁佩服起這個十年老對手的敬業,以及對榮耀女神的狂熱,居然上一秒還不醒人事,下一秒又和詐屍一樣馬上跳起來坐得直挺挺的。

 

“是是是,不過霸圖的隊長要是一直這麼醉著,我看你下個賽季也不用打了。”他遞給韓文清水和藥,盯著他昏昏沉沉的將藥吃下。

 

“葉修?你怎麼在這?不對,這裡是哪?”良久,藥生效後稍微清醒的韓文清扶著額頭,看見葉修劈頭就是這句。

“你喝醉了我帶你出來兜風。”葉修看韓文清一臉的不相信,只能苦笑的說,“真的,這又沒野圖BOSS搶,哥幹嘛騙你?還是你覺得我帶你出來是要玩車震?”

 

聽見這麼不正經的回答後,韓文清反倒信了他的話,朝葉修翻了個白眼後就不太想再搭理他。

 

最後他們也沒兜成什麼風,葉修頂不住酒醒後改坐回副駕駛座的老韓,那張讓人想連提款卡都交出來的冷臉,還是妥協把車開回了酒店停車場。

但就在韓文清解開安全帶正要下車時,葉修將車上所有的門都鎖上。

 

“幹什麼?”韓文清面色不善的瞪了葉修。

“沒什麼,只是老韓,你不覺得我特地開車去買藥給你解酒,你應該要報答我什麼嗎?”

“你想幹嘛?”

“要不要陪我試試車震?”

葉修話一說完趁韓文清還沒反應過來,抓住他的領子蠻橫的吻了上去。

 

甜甜的味道,他大概是拿到長島冰茶之類的特調吧?


评论(13)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