凜冽曼華

更新緩慢
雜食無節操

劍三回不去(

 

Black realm 11

*安西教練我想要日更阿TTTTTT

*欸劍三好好玩喔(幹

*寫的我腦子一片空白,劇情有BUG歡迎提出討論(哭成狗

*下章會痛,所以我要做好對自己的心理建設(。


00 10 12


 

喻文州還沒移動到門口確定來者,就聽見門外開始傳來撞擊聲,而且一下比一下用力,明顯來意不善。

看著劇烈震動快要被撞開的門他心中喀登一聲,沒想到還是出現最糟的情況──他行蹤已經曝露。

 

喻文州當機立斷放棄手中噴霧罐的催淚瓦斯,轉頭正跑回自己的房間,沒想對方居然等不及門被撞開,繞道從診所側邊就開始朝玻璃窗開槍。

喻文州一時躲避不及讓幾顆流彈和碎玻璃給擦到,但他也顧不得這些皮肉傷加快速度躲回房間。

 

回房後他第一件做的事是拖出桌底下一個大紙箱,裏頭有張佳樂和孫哲平早些年就留給他防身的武器,除了常見的防身物品外,當中還有幾把槍。

外頭傳來門被撞開的聲音,他毫不猶豫抄起箱中所有催淚彈,一瓶瓶扭開後一股腦的全往房間外丟。

果不其然在煙霧瀰漫的診所中出現了幾個痛苦掙扎的人影,喻文州接著拿起一把手槍朝著煙霧中胡亂射擊,而隨著槍響站立的人影逐漸消失。

 

他無法克制拿槍的右手顫抖,憑自己的意志奪去他人的性命這對喻文州來說是永遠也無法習慣的事。

但他知道自己沒有時間多想別的了,他趕忙在新的敵人出現前將房門鎖上,接著搬來門邊的矮櫃將這些全堆到了門口。

喻文州又從房間內的小冰箱裡拿出一包血袋,取下頸間的項鍊慌亂的拿了桌上的膠台隨便扯下一段膠袋就胡亂黏上血袋。

準備好了以後他走到書櫃旁將血袋扯破,把血弄得到處都是後,又將黏有項鍊的塑膠袋棄置於地上。隨後將書櫃上的書全都取下亂丟在地上掩蓋血袋,推倒書櫃並破壞原本的暗格。

他很清楚他們想要什麼,除了自己的性命外,被他帶走的研究計劃肯定也在目標範圍內。

在對方即將破門而入前他拿起那一疊紙本資料,咬牙拿了一把瑞士刀往自己的左手臂狠狠劃了一刀。

一時間血流如注,溫熱的血液如一條赤紅的蛇般蜿蜒而下,染紅的他手中的紙,也將上頭所有的資訊染的模糊不清。

 

他們破門而入後看見的就是這樣的景象,年輕醫者身上的白色大褂被鮮血染紅了半邊,他丟下手中的小刀後高舉起一疊紙,用慘白的笑對他們說著:“拿去,這就是你們這幾年尋尋覓覓的研究資料。”說完後將那堆已經被染透的紙張向空中灑去。

還沒反應過來要不要去收集那疊紙,對方又朝他們開了數槍,幾個同夥立馬掛彩。

 

礙於上頭的指示他們不能讓對方有任何重大的損傷,領頭的人只好瞄準了他的手槍,精準的一槍就讓槍枝脫手。

而對方竟然還不放棄,從那件大掛中拿出數把手術刀向他們擲來,但扔完後目標的體力應該也耗的差不多,因為失血的關係唇色漸白,額上也不斷冒出冷汗。

領頭的槍手向離他最近的同夥使了眼色,後者馬上向其他人打手勢,從後腰包中拿出一枚催眠瓦斯彈,拉開插銷後就向目標丟去。

瓦斯彈滾至地上開始漫出煙幕,而那名青年接觸煙幕後就昏厥過去,重重摔到地上不省人事。

 

“A1,資料粗估毀去八成左右,請下指示。”方才丟出催眠瓦斯的同夥在吩咐其他人蒐集那些四散的紙張後,向領頭的男子請示下一步動作。

“他肯定有備份資料。”但搜遍他身上也沒有任何收穫,為防他中途醒來還在他身上打了一劑麻醉藥,“情報上寫他有個同居人,但現在碰巧不在。”

“他可能知道資料在哪?”

“所以將目標帶走後,粗略清理一下現場,把屍體都帶走。”男子點頭同意了部屬的猜測,“房屋外觀看不太出異樣就好,目標同居人不再任務範圍內,不管知不知道資料下落都直接擊殺。”

 

 

溼冷的觸感讓喻文州從無邊無際的黑暗中醒來。

水珠不斷自他的髮尾和臉頰邊滑落,他勉強打起精神抬頭看了四周,想要弄清楚自己現在身處何方。

這是一間不大的房間,或許該用牢房來形容比較恰當,除了距離他有段距離的正前方有扇門外,整個房間空無一物,四面都是冰冷的白牆。

此時的他正伏趴在地上,原先的衣物早就被換成單薄的白上衣和褲子,想來身上的其他物品也全被搜走了。

身上其他皮肉傷也全都上好了藥,喻文州看著左手臂上將傷好包紮好的繃帶,視線又被手腕上的鐐銬吸引。

他這才發覺四肢被來自四個不同方向的鐵鍊禁錮,而順著鍊子看過去,另一端是直接死焊在牆裡的,雖然鍊子的長度不短,但想走到門那還是不可能的事。

 

“他醒了嗎?”

“報告,剛剛水潑下去後就醒了。”

“很好,帶到訊問室。”

 

他還是覺得腦中一片昏沉、手腳也使不上力,聽見房內其他人這麼說後,只能毫無反抗能力的被從地上拉起,被換上另一副可以轉移地點的手銬和腳鐐,接著左右各有一個人架著他離開這個房間。

 

 

看著腳下的白色地板以及空中不時傳來的消毒水味,喻文州很清楚自己現在到底在何方。

醫院地下的研究所。

最後還是回到了這個地方,雖然有想像過會用何種形式回來阻止這個瘋狂的研究計畫,但像這樣行蹤曝露被悽慘的抓回來還真是讓他想也沒想過。

 

原因無他,喻文州對他們計畫是很有信心的。

除了一開始離開時刻意帶走部分資料推遲研究的進行外,接下來的日子也在幾位朋友幫助下,一點一滴蒐集著對方幕後主使者的相關資料,為的只求將對方一擊必殺。

 

不過人算終究贏不過天算,他的生命中就出現一個黃少天,整個事件中最大的變數。

說起來連喻文州自己都感到奇怪,即便自己已經落到這步田地,但一想到可能是因為黃少天才曝露行蹤,他居然一點也不覺得這是什麼大不了的事。

他並沒有後悔在那個清晨救了黃少天,不如說要是那時候喻文州選擇不救他那才會讓他悔恨終生。

 

主謀的身分這個謎底將被揭曉,希望不要有任何人得知消息分神來營救他,這樣只會讓他成為一個累贅。

此刻犧牲一個喻文州對整個計劃來說並算不了什麼,李軒、孫哲平和肖時欽他們一定會完成餘下的工作,成功揪出主謀讓整起事件落幕。

 

將整個情勢在腦中梳理一遍後喻文州放下心中的大石,甚至輕鬆的笑了出來,此番舉動引起了押送人員的不解,兩個人輕聲的討論了起來。

 

“這種情況還能笑,我說他的腦子是不是已經不太好了。”

“很難說,上頭的傢伙在開發的新藥不少,天知道他們有沒有臨時起意拿他試藥。”

“好了別說了,聽得我心底發毛…….我上次才聽說有個藥叫什麼來著IMP5?”

“IPN5?”

“哎、對對對就是那個,聽說這藥可神了,對人用下去什麼斷手斷腳的通通都能長回來,而且好了以後那個人還會變的身強體健、力大無窮啊……”

“這樣不是挺好的嗎?簡直萬靈丹,有什麼好怕的?”

 

起頭的那人停頓了一下,張望確定四下無人、又看押送的喻文州一副神智不清的樣子後,才壓低聲音和同夥說起。

 

“那只是表面上…….這件事我也是偷偷聽來的,用藥後雖然會變的超越一般人的強壯,但是會有易怒、失憶、衰老之類的副作用。尤其是衰老,那速度快的沒幾個月後就翹辮子啦!”

“真的假的!你別嚇唬我啊…….”

“不蓋你,聽說是因為之前有個逃跑的醫生帶走部分資料,讓藥開發不完全副作用才這麼大。”

“三班負責記錄的老潘說,幾個月前還好好的年輕人,用了藥後衰老的速度是一般人的幾十倍,好像一下子就把一輩子過完了。而且死狀還挺悽慘的,渾身枯瘦的像具天然的木乃伊。”

 

話至此目的地也將近,看押的兩人很有默契的一同閉上嘴,就像剛剛什麼事都沒發生一樣。

他們萬萬沒想到裝昏的喻文州就是他們口中逃跑的醫生,也不會想到這段對話對喻文州來說是多麼重要的情報。

 

快速衰老?之前的資料上完全沒提到這點。喻文州心中警鈴大響,未知的情報很有可能會讓他們的佈局出現失誤,甚至導致全軍覆沒。

而且就他們的對話內容來思考,現在的藥品是不是已經提升到了不挑體質,也能達到增強人體的目的呢?

這和他們原先所知的有一定的落差,或許是主謀發覺他們的存在後,刻意在主資料庫內混了假資料進去。

喻文州越想心越慌,原本已經有了犧牲準備的他又燃起了求生意志。

 

不能折在這裡,得想辦法逃出去告訴他們這個消息。


  10 4
评论(4)
热度(10)

© 凜冽曼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