凜冽曼華

更新緩慢
雜食無節操

劍三回不去(

 

Black realm 10

*我一直不想面對各種設定,又差點坑了它ry

沒事設定這麼龐大根本就只有做死能解釋

* 15章內寫不完,我認了(哭

*.......坑太多,不打算開雙鬼線(那說屁

00  09 11


“文州我出門啦!”

“路上小心。”

這一天的開始如過去數月般平常,只是這次喻文州將黃少天推出門跑腿,名面上是說替他拿藥,但實際上他打的是讓黃少天漸漸進入他交際圈的算盤,就先從藥品供應的王杰希開始。

 

自己很想就這樣和黃少天長久生活下去,雖然兩個人什麼都沒說,但他能知道黃少天是喜歡自己的。

 

只要等這件事情結束後,就能毫無顧慮的和黃少天表白了吧?

喻文州一邊整理著今天約診的資料一邊想。

他身上背負的太多、太重,而這渾水也太深,他一點也不希望黃少天牽扯進來。

 

 

自從那晚逃離研究所後,他就一步步計畫終有一天要阻止這整起荒誕的研究計畫。

而在與孫哲平及張佳樂相識後,他也順利的聯絡上了死黨李軒以及肖時欽。

他們兩人目前也和黑街有不淺的關係,一個人做起了情報販子的生意,另一位則是發揮所長成為專職的電腦黑客。

人生就是充滿了許許多多的巧合,關係如此要好的三人畢業各奔東西後,此時居然在這見不得光的裏社會再次聚頭。

 

讓喻文州感到意外的是,他重新和好友連繫上、又說明了自己目前狀況的凶險後,李軒居然一秒答應了他追查主謀和阻止研究的幫忙邀約。

既使他們再要好,但這種高風險的事李軒如此爽快的答應,讓他不解的追問。

 

古人總云:無巧不成書,無三不成禮。

喻文州萬萬沒想到,當年李軒那位要好的學弟吳羽策背景並不單純,竟是來自黑街報的出名號的黑道世家。

而他和李軒正在著手調查一種離奇的毒品。

 

吳羽策家雖然是裏社會人,但是支看重原則的家族,毒品則是絕對不碰的髒東西。

不過近期他們卻發現自己的地盤上、黑街裏,逐漸充斥著一種毒品,除了一般會的成癮的症狀外,吸食者還會擁有超越一般人的力量及反應速度。

其中最可怕的是長期服用後藥品過量的結果,那些成癮者通通在某天像炸彈一樣突然炸開了,炸成辨別不出原樣的肉塊和碎末。

既使如此在每天充滿掠奪和爭鬥的黑街中,依舊擁有不少保持僥倖心態的人嘗試毒品,一時之間造成的混亂可謂讓吳家忙得交頭爛額。

吳羽策身為下任當家的少主,理應查明這種危險藥物的真相,但對方實在太狡猾,他和李軒多方探查線索還是在中盤商那就斷了。

 

就在調查進度進入膠著、一籌莫展的時候,喻文州如此即時的出現了,雖然吳羽策一開始還對喻文州有著不信任,但在李軒的擔保加上他口中描述的研究藥物特徵和那款毒品有驚人的相似度,讓他們立刻決定合作。

 

最後再加上主動加入的孫哲平和張佳樂兩人,他們不過寥寥六人。不料短短幾年竟也真的被他們逐步探查到,整起研究背後的目的以及主謀的野心。

 

這還要歸功於肖時欽神乎其技的電腦技術,他成功入侵對方的主系統,在茫茫的數據海中查閱到了一篇頗有年代的企劃書。

 

“是這個嗎?”

原本一夥人在吳羽策特別準備的房間裡,各自交換情報或做資料統整,聽見肖時欽的聲音後,五個人十隻眼睛一致的投射到他身上。

他們連忙湊到了電腦跟前,所幸吳羽策提供的螢幕夠大,六個大男人擠在一起也不會看不見上頭的內容。

肖時欽點開一個資料夾,上頭顯示的是一張張翻拍紙張的圖片檔案。

 

“人體強化計畫?”李軒皺眉念出了資料夾檔名,覺得這鬼東西光聽名字就不是什麼好貨。

接下來幾張全是滿滿的英文醫學術語以及各種數學公式,其他五人非專業領域也就只能看的懂上頭的中文標題,此時更是看的一頭霧水。

 

“滑鼠給我一下。”喻文州突然開口向肖時欽要去了鼠標的控制權,快速的替換幾張圖片後臉色越發的凝重。

 

“怎麼樣?情況比我們想像的還嚴重嗎?”吳羽策看喻文州和肖時欽交代幾個關鍵字後,對方果然快速的在資料庫中找到不少有關的資料,一次全打包了。

 

“很嚴重。”喻文州拿起了自己的筆記本,先不打擾忙碌中的肖時欽,放在桌上向其他四人攤開後道, “剛才我只是粗略的看過一遍,那篇應該是最初的企劃書草稿。”

“但是這裡,這裡,這裡。” 他用筆在上面圈出幾個重點,“這幾項電腦上的資料和我這份從研究所中偷出來的資料不一樣。”

 

“……我說喻文州你就直接講重點吧!我沒讀太多書看不懂你想表達什麼。”張佳樂看到一堆密密麻麻的算式和英文就眼花,忍不住先出口請喻文州說明。

 

“好的,總之就是企劃書原作者的原意是好的,他只是單純想要幫助人類能更擁有更好自癒能力,雖然效果不會很顯著,但相對的藥品不會對人體有太大的負擔。

“不過我參與的研究中更改成分中的這幾式,這的確會使得藥效增強不只一倍,更能刺激強化人體…….只是不是人人都適合這樣的刺激,目前的藥品會讓體質不適合、或者服用過量的人…….”

 

“成了人體炸彈對吧?”孫哲平挑眉替喻文州把話接下去,他說完後喻文州還有意無意的瞥了一眼他的左手,但孫哲平也不管對方這個小動作,繼續說了:“那主謀到底是誰?他真正的目的是什麼?總不會是要做一堆人體炸彈,跟我們這些倒騰軍火的搶生意吧?”

 

這次接話的是肖時欽“他的身分可能還要再調查,我破解了資料庫最高層級的資格也沒查到,看來他也不是這麼好相與的。”隨後他又調閱出了幾筆資料,“目的倒是不難查……其實也不難猜。”

 

肖時欽讓另一份明顯年份較新、且完全是電子檔案的資料占滿螢幕,這次上頭寫的全是中文他們全能看懂了。

 

“我操……不管主謀是誰,那傢伙根本喪心病狂。”張佳樂看著螢幕的資料被驚呆了良久,最後只說得出這句話。

而其他人也只能默默的對他的話表示贊同。

 

上頭也是一份企劃書,但是裏頭所寫的居然是利用前人的構想加以改良,進而製造一批力量及速度等、一切肉體都被大幅強化至遠超一般人的軍隊。

這還只是主旨,下面更詳細規劃了在何地分開設置研究機構,將這種藥物的性能分開研究開發,使得那些各領域的研究學者無法察覺他最後所想達成的目的,意料之中喻文州當初所待的醫院也在名單上。

 

企劃書越看下去六人的臉色越凝重,其中裡頭還有寫到測試藥品性能的各種管道。

除了喻文州經歷的一般醫院人體實驗外,他們也隨研究進度將藥品添入可成癮成分製成毒品,並在國內各個裏社會活動較活躍地區販售;製成粉末狀混入火藥中,或將子彈外殼浸泡過濃縮藥汁後,販售至戰亂地區,並有專門人員蒐集這些實驗的結果。

分別以各種不同管道做實驗的確給研究帶來大幅資料,使得進度有了飛躍性的進展,相較喻文州離開前藥品已經研發到稱作IPN5的版本了。

 

“爺爺現在就去把他們一窩踹了!!!”不知道是什麼點刺激到了張佳樂,他突然一把扛起放在一旁的步槍,就要往門外衝。

 

“冷靜點張佳樂,不要突然一頭熱。”他的搭檔倒是冷靜地抓住了他的衣領,“更何況主謀是誰還不知道,你要上哪踹去?”

 

“對啊張佳樂,你這樣沒頭沒腦的衝出去只會打草驚蛇。”李軒連忙棒隨棍上的加入勸阻張佳樂的行列,更重要的是搶下他手上的步槍。

他媽的這傢伙進屋槍還沒關保險,要是等一下走火怎麼辦!也默默地在心中加上一筆,今後張佳樂沒解除武裝不准進吳家的規定。

 

“總之我們就先靜觀其變,主謀的身分各自調查。”吳羽策無視了張佳樂鬧出的插曲,冷靜的下達總結,“就從我們各自熟悉的領域著手,我和李軒繼續追查毒品,孫哲平和張佳樂就從軍火找起吧!肖時欽,網路就拜託你了。” 

 

“…….喻文州你的處境比較危險,還是就留在黑街…….”

 

“我也要幫忙!”吳羽策話還沒說完喻文州馬上打斷“不知情只是藉口,我幫著他們…….殺了很多人,我也是共犯。”

 

見喻文州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吳羽策也不好再說什麼。

肖時欽這時開口:“不然文州你來幫我好了,我再厲害也是一個人,搜尋資料的方向和整理就麻煩你了好嗎?”

 

 

在那之後又過了幾年,還真的讓他們做到了,現在主謀的身分呼之欲出。

喻文州結束回想後無意識的捏緊胸前的十字架綴飾,其實他並不信教,這條項鍊只是掛來掩人耳目罷了。

裡頭有個難以輕易察覺的機關,裝了記憶卡。

在他看著被徹底打掃乾淨的書櫃、發現黃少天意外察覺原本資料的藏匿點後,他將這些重要的線索通通轉為電子資料,藏進了隨身的項鍊裡。

要是自己有個萬一,也方便資料轉交或者銷毀。

 

外頭診所門口響起的鈴聲打斷他的思緒,他看了一眼手錶──並不是預定的約診時間。

 

會是黃少天提早回來了嗎?腦中出現這個念頭後他又馬上反駁自己,不可能王杰希的店離這裡有段距離,要是他忘了什麼回來拿也有鑰匙能直接開門。

先撇除黃少天就是忘了帶鑰匙這種可能性,喻文州提高了警覺拿了防身用的催淚瓦斯,向門口緩緩移動。


  11 4
评论(4)
热度(11)

© 凜冽曼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