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更新緩慢,雜食無節操
慣性傻黃甜,酒駕慣犯
  1. WB
  2. plurk
  3. 私信
  4. 归档
  5. RSS

*本章有血腥、暴力表現,可能造成不適

雖然我也沒寫得很細就當個過場而已(幹

*整篇故事都在唬爛讀者,不合理和離奇部分就請各位自動屏蔽他當作沒看見吧(有臉說

*您的好隊友張佳樂&孫哲平上線

不是我在說他們兩位真的給我太多的幫助了,神一般的隊友


00  08  10


門嘎茲一聲被黃少天輕輕推開,他深吸了一口氣摸黑著打開房內的燈………

 

房內什麼人都沒有。

 

最糟的情況沒有發生讓他鬆了一口氣,但喻文州房內的慘況又讓他深深地皺起眉:地上有著大攤的血跡,紙張書籍通通散落一地,但不似外頭診所那樣是因打鬥或軍火類造成的破壞而四散,很明顯的像是被翻找過的痕跡。

 

 “…….起碼在籌碼足夠前還扳不倒……嗎?”這麼說的話,文州躲在黑街這些年肯定有在蒐集什麼對對方不利的資料,他們想找的就是那些吧………。

黃少天口中喃喃重複了王不留行無意間說出的話,他敏銳的直覺讓他一下子就抓對了思考的方向。

雖然目前喻文州生死未卜,但黃少天先強迫自己冷靜下來,假定他只是被綁架,而造成這一切的一定就是王不留行口中他在外的仇家。

 

文州這麼謹慎的人不可能輕易的讓他們得到想要的資料,所以對方如果還想要知道東西在哪就一定不會殺他,那東西呢?

黃少天聯想到那日打掃喻文州的房間、意外發現的書櫃秘密。

 

二話不說立刻奔至已經傾倒的書櫃前,意外也不意外的、失去厚重書籍作掩護的書櫃暗格,早已被發現並加以破壞。

就在他以為線索就這麼斷了時,腳邊濕黏的觸感引起他的注意,半乾涸的血跡恣意蔓延在地上,方才他一急也沒顧慮這麼多,現在整個褲管和鞋子都被浸得溼透,乍看之下煞是可怕。

 

這麼大量的血絕不可能是一人份的,就算是同一人那也必須經過極為兇殘的方式放血,才有辦法在他離家的這段時間弄出這麼大量的血。

黃少天蹲下身估摸著眼前的血量,跟著喻文州這段日子基本的醫學常識還是有的。

突然他發現這一大攤的血液的怪異之處,黃少天又站起身仔細觀察起房間目前的狀況,先撇除已經被破壞殆盡的家具擺設殘骸以及打鬥過程造成的噴濺狀血跡,再看了從門口延伸到房內、再走出房間那堆雜亂無章的腳印,以及不知道是什麼物體被拖曳過的痕跡。

 

這麼一看後這灘血液出現的位置很奇怪,它完全沒有出現在進入房間的動線上,而是在擺放至牆邊的書櫃底下,這樣給人的感覺就像是有什麼人刻意把血倒在書櫃這,然後再把書櫃推倒……..試想掩飾什麼嗎?

想通這個環節後黃少天連忙把書櫃挪開,果不其然在櫃子底下看見一個破裂的輸血袋,拿起後又發現袋子後黏了一個硬物看起來是條鍊子,他將上頭的血汙擦乾,那個物體馬上恢復了往日的光輝。

 

是喻文州的十字架項鍊。

 

還來不及細想為什麼喻文州從不離身的項鍊會落在這,房間外突然傳來細碎的聲音,讓黃少天警戒的立刻將項鍊戴到自己脖子上,並把十字架的部分藏入上衣裡。

他輕聲移動到房門邊想窺得外頭的狀況,右手則是抽出了腰後的藍波刀,這時他想起了口袋的那兩顆膠囊。

雖然不一定會用到,但還是保險一點的好。這麼想後拿出了一顆壓在舌下,以備不時之需。

 

黃少天瞥了一眼左手的手錶,思索今天喻文州原本的診約,再四十五分鐘後才有一場,很明顯在外頭製造動靜的,十有八九是兇手折回來湮滅證據或者知道他的存在專門要來滅口的。

 

至此他也沒有多想,快速探頭看了外頭一眼,對方的人數莫約6人,對他還說還不算難對付,看準時機後黃少天先下手為強從房間衝出去,刀光一閃直取最前方的那人咽喉。

這一刀下手的狠了,對方的氣管馬上被黃少天切開,慘叫都沒發出一聲便噴出大量的鮮血後倒下。

黃少天面無表情的擦去臉上妨礙視線的大量血跡,順手又是一個朝離他最近的另一人肚子一刺,用力一劃白花花的腸子就嘩啦啦地流了出來,這下剩下的4人總算反應到他的出現,連忙操起手上的武器圍上。

看他們的穿著打扮應該只是黑街裡最普通的地痞,身手也差勁到讓黃少天用不了多久就全撂倒在地,死的死殘的殘。

 

“我操,就你們幾個草包也想拿下我,也沒查清楚我是誰…….文州會被你們這種貨色下手得逞嗎?”突然一聲槍響將他的思緒全拉了回來。

太大意了!聽見聲音黃少天馬上臥倒滾到了一張早已傾倒的桌子後充當掩護,左肩傳來熱辣辣的劇痛,逼迫他重新打起精神應付躲藏在暗處的敵人。

 

解決那六人後,黃少天正奇怪這種貨色怎麼可能輕易闖入診所內又綁走了喻文州──依他對喻文州的了解,就算體能和肉搏不如他,防身的小手段要對付這種等級的小混混可是綽綽有餘了。

現在看來這六個只是砲灰小弟,真正主事的還躲著呢!右手撫上開始汨汨流出血的左肩,幸好他反應快只是擦彈。

“嘶…….太久沒活動筋骨啦!”黃少天自嘲的笑了,安逸的日子過得太久連帶著危機意識都跟著遲鈍了嗎?

但對方也沒給他太多自省的時間,很快的槍聲四起,診所中稍微完好一點的家具這下真毀的徹底了。

 

待槍聲稍微平緩後,黃少天撿起了地上離他最近的一把西瓜刀,冒險從桌子後探頭往槍響來源看去,見診所櫃台邊一個人影半伏著身,正低頭看起來是在換彈夾。

他抓緊了時機就往那人的方向衝出,對方的反應也不慢見黃少天離開掩護,馬上完成手上的動作又開始對他開火。

對方開始射擊後黃少天也不躲,只是避開要害硬吃了幾彈後逼近那名槍手,最後在他一臉驚恐的表情之下,用力一揮整把刀砍入對方半個頸子裡。

見他軟綿綿的像人偶般倒地後,黃少天立馬蹲下搶過他的手槍接著就以蹲姿一邊四處張望一邊往診所門口移動。

 

原以為能這樣順利離開診所,沒想到就在他起身往門口跑去時,身後又傳來了子彈上膛的聲音,黃少天猛然一回頭只見黑黝黝的槍管對準了自己,這下真的完全來不及逃開。

 

 

也不過是須臾的時間,變得如同廢墟般的小診所又恢復了沉寂,最後一名槍手拉上了手上那把柯爾特手槍的保險,如同對情人耳語般對著嘴邊的通訊麥克風低喃,”A1回報,已確認擊中目標,我方其餘人全數陣亡。”

 

“目標死亡確認?”耳機傳來了模糊失真的機械音。

 

“正在確認。”說完後槍手將手槍收回槍套,走到了身上充滿多處彈孔、倒在血泊中的黃少天旁,他拿出了手電筒撐開他的眼皮查看,接著抓起他的手腕測量了他的脈搏。

 

“目標死亡確認。”

 

“目標有無取得資料?銷毀現場證據後立刻歸隊”

 

“沒有發現任何疑似資料的東西。”回答完後代稱為A1的槍手開始將滿地的屍體拖行後堆疊在一起。

但就在他準備搬動黃少天時,聽見外頭有人朝這裡來的聲音,槍手顧不得這麼多只能匆忙的將預先準備好的瓶裝汽油胡亂淋在屍堆上後,丟下點燃的打火機後匆忙的離開現場。

 

 

“哎、大孫我說你走這麼急做什麼,和喻文州的約診不是還有十五分鐘才到嗎?”張佳樂不解地跟在孫哲平身後,他的速度快到張佳樂已經要用小跑步才能跟上對方的腳步了。

今天的孫哲平不知道為什麼一直處於很焦慮的狀態,但問了他又不說,張佳樂最煩他這點,有什麼困擾也不會找他商量,一個人擔下來對事情的結果並沒有好到哪啊!

 

“不太對勁。”

 

“?”

兩人快要到喻文州的診所前孫哲平突然說了這麼一句。

張佳樂還搞清楚孫哲平這句話的意思,前方的人就突然抬手打了個止步的手勢,他反應不及直接撞上了孫哲平寬厚的背。

 

“操!大孫你搞什麼?”他揉揉感覺要被撞歪的鼻子,抱怨起對方結實的背,長年累積的傭兵生涯讓孫哲平練就了一身好肌肉,這一撞張佳樂只覺得自己快要流鼻血了。

 

“張佳樂你還可以再遲鈍點!”說完後便快步向前跑去,這時張佳樂才發現有一名身穿黑色長大衣的可疑男子從喻文州的診所跑出,而孫哲平馬上向對方追去。

 

“你進去看裡面的狀況!”丟下這句話後孫哲平頭也不回地跑了,還預防萬一先拿下了腰上的手槍。

事實證明孫哲平的直覺是對的,他和對方明明還有段距離但那名男子卻率先朝他開槍,孫哲平見狀也毫不客氣地開槍回擊,一時間他們倆誰都奈何不了對方。

 

 

對孫哲平有絕對信任的張佳樂聞言馬上衝進屋內,踹開門後發現裡頭濃煙密佈,雖然火光不大,但很明顯在幾分鐘後這裡就會陷入一片火海。

 

“我靠靠靠靠!喻文州這是被仇家找上門啦!殺人放火的!”他摀住口鼻採低姿態快速進入屋內,接著再離門口很近的位置看見了眼熟的人。

“操!不會吧!黃少天?”而且黃少天的位置還很危險,就距離那一團火源沒有幾步,整個人除了像泡在血裡身上還沾了不少汽油。

張佳樂不管三七二十一,抓起黃少天將對方扛上肩就往門口走,等出了門後才看見孫哲平又急匆匆的跑回來。

 

“人呢?”

 

“跑了。看那身手,應該是職業殺手。”孫哲平還喘著氣,面色難看的看著起火的診所和張佳樂肩上渾身血淋淋的黃少天。

 

“喻文州呢?”

 

“不知道!有可能還在裡面,大孫你…….”張佳樂話還沒說完孫哲平又要衝進火場裡,但沒想到火來的又快又急,黑街劣質的建材根本經不起火燒,天花板上的梁柱馬上掉了一根就這樣堵在了門口,再無入內的可能。

 

兩人完全驚呆了,這下子可真是神仙也難救,基於現實的考量他們只能先替黃少天做急救,並祈禱喻文州並沒有在那屋子裡。

 

“大、大孫……黃少天好像……死了。”將黃少天放平在地上後張佳樂一探鼻息整張臉頓時刷白,怪不得他剛剛碰到黃少天的手腕時覺得他的溫度異常的低。

 

“冷靜點,你沒看他的血還會流嗎?肯定是王杰希給了他什麼東西裝死。”孫哲平脫去自己的外套將袖子扯下撕成好幾條,先綁上將黃少天的四肢止血,“那傢伙從以前就喜歡倒騰些稀奇古怪的藥,也真虧這小子敢吃下肚。”

 

張佳樂被孫哲平這樣一提點才回過神,這次才冷靜下仔細觀察黃少天的呼吸,非常的微弱、間隔時間也長得讓人無法察覺,但還是有呼吸的;他又去翻開黃少天的眼褶,瞳孔放大;手腕的脈搏也弱的像是沒有,乍看之下真會讓人覺得已經死亡,但沒有到達這樣的程度也能難騙過職業殺手的眼。

 

“看來喻文州應該沒死。”但狀況應該也好不到哪。

孫哲平撕開黃少天浸滿鮮血的上衣後,看見了那條十字架項鍊,和張佳樂交換了一個眼神後又繼續做傷口的緊急處理。

 

“這小子是幸運還是身手真有這麼厲害,中了十幾槍居然都勉強擦過要害。”恢復理智的張佳樂跟著檢查起黃少天的傷勢,雖然說他並不是這方面的專業人員,但在這行混久了也很難沒有基本的判斷力。

 

“血暫時止住了,但是他還是很危險,要是不快點輸血那假死也會變真死了。”做完緊急措施後的孫哲平在張佳樂的幫助下小心翼翼的背起黃少天“你應該有跟這小子的老大打過交道吧?”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