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 realm 08

*終於給老衲等到走正戲的一天了RRRRRRRR!

*沒人陪我聊天我差點又要把這篇坑了TT我果然不適合寫中長篇

*開始有點小虐,不過會是HE請放心(?


求聊天TTTTT我需要小夥伴陪我亂聊TTTTTT

覺得孤單寂寞覺得冷


00 07 09


掀開簾後一股酸澀的藥味撲鼻而來,讓黃少天下意識的掩鼻後退了幾步。

 

“不好意思,現在有點忙碌,所有的鍋都正煎著藥,混合之下的味道會重的讓人不舒服一點。”大概是眼角餘光瞥到了黃少天的舉動,王不留行不慌不忙的補充了一句,遞給黃少天一條淡綠的手帕“這條帕子浸過一點薄荷藥汁。”

 

“謝謝啦,有點不習慣罷了。”乾脆的接受了對方的好意,黃少天連忙將那手帕蓋上了口鼻,頓時一股屬於薄荷的清香傳來,令他昏沉的大腦清醒了不少。

 

見黃少天沒事後,王不留行對著一名正在藥鍋間忙碌的少年喊道,“木恩,你幫我到第四藥材室把E櫃第二排第三格裡放的東西通通拿來,直接送到我的會客室我有一點重要的事要談。”

 

那名被喚為木恩的少年聽見自己的名字後連忙應了聲,將眼前的藥鍋火轉的弱一點後,看也沒看黃少天一眼就匆匆離開。

 

黃少天還在原地默默讚嘆起藥材老闆的好記憶,不想王不留行突然轉身對他說:“接下來我要說的事可能和索克薩爾的性命攸關,請和我到特別的房間裡商議。”

 

王不留行突然的一句話讓黃少天反應不過來,但對方認真的表情可一點都不像在開玩笑,況且他也不覺得能讓喻文州信任的人,會是任意拿這種嚴肅話題說笑的人,他面色凝重的點頭後,尾隨王不留行往屋裡深處走去。

 

 

大家都說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此句話可真讓黃少天深刻的體會了,不過他還想在後面多加一句:房不可看外表。

隨著王不留行離開煎煮藥材的藥房後,他們倆人左彎右拐的穿過了幾條發散陳舊木頭氣味的走廊,就在黃少天快被這些走廊繞暈前,王不留行在走廊盡頭停下腳步打開了一扇門。

 

門後的世界和現在他們所處的陳舊小屋根本是兩個極端,現代的高級裝潢印入眼簾,但又沒有暴發戶似的誇張裝飾,給人更多的感覺是低調的奢華。

黃少天能看出那堆不顯眼的家具各各都是高級品,雖然不一定能具體說出是什麼樣的材質,但光憑空中那股僅是源自木椅的淡淡檜木味,他也能猜出這間房間肯定造價不斐。

 

“請坐,這裡是我的個人會客室,一切隱私防護都做到了最好。”王不留行自櫥櫃拿出了一組古樸的茶具,開口請四處張望、警戒心明顯提到最高的黃少天坐下。

 

“對於我剛剛的話,你一定充滿疑惑吧?但請容我先開口說明。”將鐵製水壺裝滿了水後放上一旁的電磁爐,王不留行不慌不忙得坐到了黃少天對面的位置,邊說邊打開一包茶葉倒入茶具中。

 

“是的,況且我們今天是初次相見,老闆你突然就說了這麼句,讓人很難繼續平心靜氣地坐在這裡和你喝茶聊天啊!”黃少天表面上是笑的輕鬆,但雙腿上緊握的雙拳出賣了他此刻緊張的心情。

他完全無法猜透眼前這人的心思,亦不明白對方到底有什麼目的,只能感覺手心漸漸被汗浸溼,直盯著王不留行看。

 

“接下來我告訴你的消息算是個警告,來源請恕我無可奉告,我只能和你保證我跟索克薩爾是朋友,不會有任何害他的心思。”說完這句話後王不留行面帶猶豫地進入了短暫沉默。

 

電磁爐上的水壺滾了,發出刺耳的汽笛聲,王不留行將滾燙的熱水倒入陶製茶壺裡後蓋上,先燜熟茶葉。

 

 “夜雨聲煩,你是索克薩爾親自和我保證過的人,我信得過他的眼光。”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黃少天總覺得他那雙眼閃過了一抹銳光。

“但以朋友的立場來看,將索克薩爾逼入現在這步危境、甚至可能殃及性命的人,是你。”

 

“你這話什麼意思?”

 

王不留行將第一壺茶通通倒掉,接著又沖了第二次的熱水進茶壺內,蓋上後再順時針在茶壺外表淋上一層熱水。

 

“我有聽說你已經住在他那一段時間了,我想你也是個聰明人,應該能隱約猜到索克薩爾並不是出自自願而隱居、其實應該說是躲在黑街的吧?”他不疾不徐地倒掉第二道茶水,用來溫洗茶杯。

 

“他的確有仇家,而且是你我都惹不起的…….起碼在籌碼足夠前還扳不倒。”王不留行放下了茶壺,直勾勾得盯著黃少天看,“我想讓你知道因為你的存在,使得他的行蹤有曝露的疑慮──要救助一個重傷的人所需的可不僅僅是醫生的醫術和學問。”

 

黃少天一下子就懂了王不留行的弦外之音,他很清楚自從喻文州救了自己後出門的頻率大幅上升,而且通常是為了在黑街中的市集弄到足以治癒他傷勢的藥品。

 

見黃少天的眉擰的老深,王不留行相信他能懂自己想表達的意思,“我手下的人有聽見風聲,最快的話不出幾日他們就會找上門了,所以……”

 

“謝謝你的好意提醒,但你怎麼不選擇親自告訴他?…….難道?”

 

“是,既使是我也不能保證所有通訊工具都是安全保密的,最保險的也只有當面傳話了。”話被打斷的王不留行也不惱,只是接著證實黃少天的猜測。

 

兩人各有所思陷入了無言的沉默,期間王不留行將茶泡好後送到了黃少天面前,“嚐嚐,今秋的鐵觀音味道很不錯,事已至此著急也沒用,喝著提神益思也好想辦法解決。”

 

“謝謝。”黃少天機械式的拿起茶杯,但此時鐵觀音的茶香他恍若未聞,清甜的茶水入喉也變得苦澀難喝。

 

自己害了他嗎?要是喻文州沒有救起在路邊的他,是不是能安穩地在那間小診所繼續替他人看診,而不是像現在一樣隨時暴露在被仇家發現的危險中?

 

平緩的敲門聲傳來打斷了這片沉默,王不留行起身去開門,黃少天從他身側的空隙中看見來者是剛才被喚為木恩的少年。

兩人進行短暫的交談後王不留行接過木恩手中的大紙袋,接著沒回到原本的位置上,而是走到一旁的書桌翻找了一下抽屜後才又走向黃少天。

 

“索克薩爾這次需要的藥品。”他把那沉甸甸的大紙袋遞給黃少天。

 

“謝謝,那時候也不早了,我先走一步…….”黃少天隨意地打開紙袋大概瀏覽一下物品後轉身要走,不料卻被王不留行抓住了手腕,在他一臉疑惑下掌心被塞入了兩顆膠囊。

 

“河豚毒素,詐死藥,希望能幫上你們一點忙。”

 

希望你們用不上。送黃少天離開店內,王不留行默默地想。

 

 

只可惜他的期望終要落空。

 

出了王不留行的藥材行後,對方的那番警告一直在黃少天腦中揮之不去,一方面是擔心喻文州,一方面又是自責。

自己最不希望發生的事還是發生了,還是拖累了喻文州,要是自己從沒出現的話…….

各式想法接二連三的浮出,讓他腦中一片亂哄哄的,不自覺地加快了回去的腳步,但就在他距離喻文州的小診所只有幾百公尺的距離時,空氣中傳來的氣味讓他整個人如同受驚炸毛的貓,全速沖回了屋內。

 

 

黃少天粗喘著氣打開門,厚重的血腥味爭先恐後的洶湧而出,手中裝著藥品的紙袋一時沒拿住摔在了地上,隨著玻璃破碎的聲音,五顏六色的膠囊和藥片散落一地。

屋內一片凌亂,地上還有著斑斑血跡,牆上地上滿是彈殼和彈孔,藥品和殘破的家具四散,幾乎要看不出原本那個令人感到乾淨溫馨的診所原樣。

 

但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那個人呢?

喻文州呢?

 

沒有沒有沒有,黃少天翻遍整間診所都找不到他,或者是說任何一絲活人存在的跡象。

找完診所部分他又馬上接著找起了生活區域的房間。

 

 

他顫抖地握住最後一扇門的門把,這是最後一間了,只剩這間還沒有找過──喻文州的房間。

黃少天也不知道自己會什麼會下意識地迴避他的房間,將它留至最後一間查看。

轉動門把時他想…….

 

一定是因為這間房間傳出的血腥味最重吧?


热度 10
时间 2014.11.18
评论(4)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