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更新緩慢,雜食無節操
慣性傻黃甜,酒駕慣犯
  1. WB
  2. plurk
  3. 私信
  4. 归档
  5. RSS

*艾瑪我真的覺得自己憋了很久,怎麼會爆字爆到要拆三篇OTZ

*下回恩......你們懂得

*我試試能不能在半夜二更


黃少天自己一個人在酒店裝修華美的走廊上遊盪著,說是要回房休息其實只是想一個人出來透氣、冷靜一下。

他也不清楚自己到底在暴躁什麼,賽場上應有的理性判斷蕩然無存,而這一切似乎是源自於剛才和葉修那四目相交的一瞬。

說不出從葉修那深色的眼瞳中看見了什麼,只覺心底某處狠狠的被葉修戳中,但黃少天又很明白,這次眼神的交會造成的焦慮並不是什麼偶然,更像是一個醞釀已久的情緒爆發點。

如果不是葉修,他會在他退役後冒著被人認出的風險,跑到榮耀粉絲眾多的網吧嗎?他會在常規賽期間之餘還開了小號,跑進網遊幫他刷副本紀錄嗎?如果不是葉修……他也不會因為那臉上突然的一抹就亂了方寸。

 

“老葉那混蛋到底幾個意思?”想到這他又忍不住咒罵起對方,他才不相信葉修那個人精看不出什麼端倪。

但想想自己一個人在這糾結也不是個辦法,“不想了不想了,去吃點夜宵好了。”吃點東西有助於心情愉悅嘛!長期待在被譽為美食之都G市的黃少天,快速的選擇好發洩情緒的方式,想都沒想的悄悄跑出酒店。

 

 

吃飽喝足後他的心情果然好了許多,回到酒店大廳也不想在外多作停留,直接進了電梯按了房間所在的8樓。

此時有些晚了,大多的旅客早已回房歇息,估計隊上的練習也早早結束了。

黃少天就一個人在電梯聽著隆隆的馬達聲,靠在樓層板按鈕旁腦中一片空白的對著天花板發呆。

突然電梯到達3樓後無預警的「叮!」一聲打開門,原本黃少天懶得多加理會來者,但電梯門完全開啟後出現的那人卻馬上拉去了他所有的注意力。

 

“這麼晚了你還在外遊蕩啊?”葉修無視了黃少天對他的白眼,懶洋洋的抬起右手打了個招呼。

 

“什麼遊蕩?我這是叫合理的散步放鬆身心!哪像你整天坐在電腦前又不運動,小心變成近視的Couch Potato!”說完後還意有所指瞄了葉修因為虛胖,顯得有些圓潤的下巴。

 

“沒想到我們中國隊的劍聖還會說洋文啊?我看後天那些外國人就等著被你用英文字母洗屏啦!”

“放心吧!哥也不是整天無所事事只會榮耀,再說我每天都有運動。”葉修說完後看向了黃少天。

後者臉上明顯的寫了"扯蛋!你特麼當我三歲小孩這麼好唬啊?"

 

“這不是有手指運動嗎?整天坐在電腦前榮耀,也是一個職業選手敬業的表現。”說著還伸出了雙手模仿彈琴的動作,靈活的動了十根手指。

 

葉修的手很漂亮,這一點就是黃少天也不能拒絕承認的。

修長的十指指節分明,但卻又不似女子那般柔若無骨,那雙手中還蘊含著不可忽視的爆發力,前無古人後不知道還有沒有來者的37連勝,可是所有職業選手有目共睹的。

望著葉修手指出神的黃少天這時才發現,對方不知不覺和自己間的距離只剩下二十公分不到,他不由自主的慌張了起來。

 

“黃少天你今天是吃錯藥了嗎?怎麼今天一看到哥就一副心神不寧的樣子,是不是愛上哥啦?人太有魅力就是沒辦法。”葉修的手越過了黃少天,按下了10樓和關門的鍵,還不忘開口調凱一下對方。

 

“誰、誰愛上你啊?老葉你少往自己臉上貼金啊我說!我的眼光有這麼差嗎?你自己不要臉也就算了,留點臉的庫存給興欣好嗎?別全丟光了!我、我只不過是剛剛夜宵吃多了胃不太舒服罷……唔!”最後一個字還沒說出口濃濃的菸味就充斥在黃少天的口腔中。

說話途中被攻擊讓他連閉上嘴的機會都沒有,一下子就被葉修靈活的舌入侵,對方品嘗四的仔細舔過了他後排的牙,接著挑釁的勾起了黃少天的舌。

當黃少天有些遲鈍的意識到葉修做了甚麼後,他也不甘示弱的回擊,兩人就這樣糾纏直到肺中最後一絲空氣被耗盡,這才分開開始鈍鈍生痛的雙唇。

 

“哈啊……我靠!葉修你居然連男人也出手!?”黃少天喘著氣隨手擦去嘴邊的唾液,瞪大了眼看著眼前的男人。

明明也認識了葉修好幾年,但此刻黃少天只覺得這樣的葉修令他感到陌生,自己彷彿從來沒有真正的認識他。

黃少天下意識的向側邊移動了一步,也不知道是想躲避眼前的人,還是想掩飾自己狂跳的心跳聲。

 

這時的電梯門如同神的旨意般開門了,黃少天先前按的8樓到了。

見狀黃少天馬上拔腿就要跑,不料葉修卻反應迅速的一手環住他的腰、一手迅速的按下了關門鍵,把黃少天死死扣在電梯裡,眼睜睜的看著門從眼前關上。

 

黃少天真是有苦難言,當了職業選手這麼多年,萬萬沒想到手速還可以用在強搶民男上。

不過他也沒這麼多時間思考,見門完全闔上後葉修什麼話也沒說,只是將黃少天推到了電梯的角落、雙手撐在兩側直勾勾的盯著他。

 

完全被困住的黃少天雖然慌張,但氣勢上可不甘就這樣輸人,橫眉豎目的衝著葉修就是一陣吼,“葉修你倒底想怎樣啊?下午干擾我練習還讓我輸的這麼難看,現在又把我困在電梯是想幹嘛幹嘛幹嘛?我怎麼今天才知道你這麼不待見我,你這根本就……”葉修很快地掌握住了如何讓黃少天閉嘴的訣竅。

 

再次被堵住嘴的黃少天有了前段的經驗,這次可不會乖乖束手就擒。他馬上抓住了葉修的衣領將他拉向自己,接著主動纏上對方的舌,逼退了想在自己嘴中肆虐的葉修,在對方詫異而失去防備的一瞬間中把握住機會,攻入了對方腔中。

 

好苦。撬開葉修牙關的黃少天只嚐到一陣苦澀。

一邊想著剛剛葉修一定是在三樓的吸菸區抽夠了才想回房睡,一邊嫌棄著他身上長年揮之不去的菸味,但連黃少天也覺得瘋狂的是,自己居然無法主動放棄嗅著這股氣味的機會。

 

而葉修被黃少天佔據了主動權也不著急,只是很自然的一手放在他的腰上,一手輕壓住他的後腦,不讓懷中的人輕易離開,傾闔上雙眼享受著黃少天像小獅子示威般的啃咬。

 

“呵、黃少天你這吻技還真夠差的。”兩個電競宅男的肺活量當然好不到哪,沒多久又因為氧氣耗盡而結束了一次充滿攻擊性的吻,葉修既使雙唇已經被黃少天凌虐的發痛,甚至還被狠狠地咬了一口流了點血,也不忘能開口的第一刻就先刺激對方。

 

“哼!對付你夠用了!還有,你還沒回答我你做什麼這麼針對我?我應該沒得罪你吧你這是鬧哪樣想幹嘛啊?”

 

“想幹你。”

 

“!?”

 

葉修說完的同時電梯門再度開啟,這次是到達了葉修一人住的房間樓層。

他也沒強拉黃少天,逕自走出電梯,大有讓黃少天自己選的意味,似乎對於黃少天會自己主動跟上這件事有著絕對的自信。

而黃少天在短暫的發楞後咬了牙,趕在門再次關上前跟著走出了電梯。

 

媽的,一定是葉修害的我也染上菸癮了。

 

 

領隊的待遇就是不一樣,雖然主辦為他們選手準備的房間原本就不差,但到了葉修這層樓黃少天才深深的體會甚麼叫做差別待遇。

光就走廊的擺設就和他們樓下幾層有著明顯的差異,且10樓中的客房與客房間的距離,更是大到像是在宣告此層樓房間大小如何的與下面幾層等級不同。


“萬惡的資本主義。”黃少天小聲的腹誹一下子就消失在長廊中,可見這裡的地毯和牆還有強大的吸音功能,想來房間的隔音也不會差,此時就他和葉修兩人走在廊中,靜的如同世界只剩下他們倆。

 

到了自己的房間後葉修俐落的馬上刷了門卡開門,還做出邀請的動作讓黃少天先進門,而此刻的黃少天也真了解到,現在走進門就真的不能回頭了,但要他退後……他做不到。

於是他也毫不猶豫的走進了這間專屬於領隊的高級客房。


评论(1)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