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個意思[上]

* @我打我的酱油  五十粉點文還債

卡了好一段時間今天葉黃大神總算逼逼逼得傳給我一點電波了

*期中壓力有點大,偷個懶碼碼字不自覺地又爆了字.......

如果我明天壓力還是很大下篇就會有肉(是多餓




“我靠靠靠靠…….搞什麼鬼,疼死我了!”黃少天一睜開眼只覺得渾身酸痛、像快散了架,接著發現自己全身赤裸地躺在床上,身上僅有的遮掩是條棉被。

懷著忐忑的心情將棉被一掀…….這下可好了,全身上下青一塊紫一塊,要說他昨晚沒幹什麼事連他自己都不信。

就在他心情複雜的在思考自己到底幹了什麼時,身旁傳來的呼嚕聲吸引了他的注意,很明顯的那裏躺了一個人,棉被整個蓋住了臉只露出了略長的黑髮,成功了演繹了悶頭大睡這個詞。

黃少天想到自己渾身痛的只差沒就這樣躺在床上裝死,另一個傢伙居然還睡的這麼歡,一把火上來就直接往對方被棉被蓋住的臉一巴掌拍去,反正隔了一層被子也不怕對方毀容。

 

“唉呦!黃少天我說你這是……謀殺親夫啊!很疼啊你知不知道!”毫不意外的黃少天這一掌,準確的叫了身旁呼呼大睡的人起床。

“親你妹!葉修你這個沒下限的傢伙什麼時候成了我親夫啊呸呸呸,想到我就一陣雞皮疙瘩噁不噁心人啊…….唔!”黃少天抱怨的話才說一半,葉修十分明智的馬上堵住了他的嘴,成功免去自己大清早就被對方吵得頭疼的命運。

 

自葉修的嘴中傳來了略為苦澀的淡淡菸草味,黃少天並不是很喜歡這個味道,但很莫名的就讓他感到了安心,原本準備好要拿來噴到葉修跌下床的垃圾話,一瞬間就這樣被這股菸味帶到九霄雲外。

 

“我說要是你現在這麼安靜的樣子傳出去,你們藍雨上下還不感動得痛哭流涕,來謝謝哥馴服你這妖物,一物降一物,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你說是吧?”

“我操!葉修你敢不敢要點臉!本劍聖才是那個入地獄降妖的!你這老妖怪外頭多少人巴不得你早早被收拾!再說我們藍雨隊員相處多麼和樂融融多麼有隊友愛!從來沒有人嫌過我吵!你少在那挑撥離間!!”講到激動處黃少天還忍不去搖晃葉修的肩膀,一個不察牽動到令人難以啟齒的部位,液體流出的不適感嚇得黃少天自動進入了僵直buff。

 

泥馬的…….等一下要是不搞死這個葉不修本劍聖就跟他姓葉!

黃少天暗自咬牙的想。

 

 

到底為什麼黃少天一醒來就直接迎來這麼衝擊的畫面,這得從昨晚的中國隊配合練習講起。

 

中國代表隊踏上蘇黎世的土地後,距離世界榮耀邀請賽IGC1開賽也只剩下兩天,雖然隊員們各各是國內頂尖大神,也是需要一點時間來練習隊友間的配合。

畢竟他們雖然互相了解但那也是以對手而言,除了曾經有轉會過的幾位,作為隊友的配合經驗不算上娛樂性質的全明星賽,那還真是少的可憐。

 

這會兒他們一夥加上領隊葉修總共14人,全都聚在了酒店特別規劃的練習區自行分組練習了起來。

黃少天習慣性地坐到了喻文州的鄰座,換好自己慣用的滑鼠和鍵盤後,抬頭一看對面坐著的是方銳。

 

“唉呦!藍雨的劍與詛咒果然名不虛傳,劍聖大大到了國外也離不開隊長嗎?”

 

“方銳你以為你這點程度的垃圾話能影響我嗎?本劍聖分分鐘就讓你嚐嚐什麼叫藍雨的利刃!有種別跑啊!立馬來跟我PKPKPKPKPK!我看你要是輸我的話也別叫方銳了,乾脆改叫方塊酥吧你個廢物點心。”

 

“來啊!正合我意,不過劍聖大大你要是輸了,是不是也該有點表示啊?”方銳挑挑眉,自信滿滿地要跟黃少天來賭一把。

 

“好啊!我還怕你啊!要是輸你我就……我就改名叫黃河流沙包一個月,QQ和微博名字都一起改,包你以後看到流沙包就想到我!怎麼樣?怕了吧方點心?速度點,房號0210等你來改名。”黃少天想也沒想的就馬上回擊了對方的垃圾話,快速地刷好卡就等對方進房。

 

“來了來了,黃少天你也不用這麼急著改名嘛。”

 

兩人都按下確定後,系統開始跑起了隨機地圖,最後畫面停在一張充滿了高大樹木所組成的森林,地圖名稱為「巨樹之森」。

 

方銳一看這地圖樂的不住地笑,“哈、哈哈黃少天你說這裡的樹要是倒下來砸中角色,不只是半管血、會不會直接被打出榮耀啊?哈哈哈哈……”

 

聞言黃少天暗罵了一聲,但口頭上只是道“那方銳你可要小心,氣功師布甲職業不比劍客的輕甲,要被砸中那就真的妥妥被樹打出榮耀啦!”

 

不得不說兩人在某方面的風格來說還真有點類似,一邊噴著對方垃圾話但手上的操作也不停,在刷新點重生後便快速的在地圖中移動著。

照葉修先前的戰術討論來說,依這兩個傢伙的習慣,估摸著一開場就跑個沒影,這樣的近程職業有跟沒有一樣,甭想他們做團隊賽的攻堅手了。

還真如葉修所料,兩人此刻PK的實況,便是不斷地在參天的大樹後迂迴移動著,藉著比角色還要寬的樹身隱藏自己的行蹤,活像捉迷藏,你看不到我我也找不到你,既使如此兩人還是沒打算走直接的正面強攻路線。

 

黃少天將夜雨聲煩暫且停在了一處樹旁的灌木叢裡,他已經看見海無量了,但對方似乎還沒發現他。

原本形象光明磊落的氣功師,現在到了方銳這猥瑣大師的手裡,加上此刻蹲伏在地上移動的樣子,真是要說多猥瑣就有多猥瑣。

既使如此黃少天仍不敢對這樣的海無量掉以輕心,方銳的實力可是所有人有目共睹的,並不是什麼能大意的對手。

 

就在他想著下一步該如何出奇不意的攻的方銳措手不及時,眼角出現了一個身影拉住了他的注意力。

確定方銳還沒發現他後,他悄悄將視線往旁邊一瞥,看見了那個平時總是一臉嘲諷、一個不注意還會不知道躲去哪抽菸的領隊葉修。

此時的他及其難得的一臉正經,拿著資料靠在喻文州的桌子旁,兩人像是在討論著接下來第一輪的對手瑞典隊。

本來領隊和隊長討論戰術是再普通不過的事,但不知道為什麼這個領隊要是葉修,眼前這整個畫面的畫風就讓人有種說不出來的怪異。

 

事出反常必有妖。黃少天只是默默地為了這個畫面下了註解,這麼認真的葉修還真是讓他不習慣到覺得渾身不對勁。

但他不得不承認的是,葉修那本來就不難看的臉配上此刻認真的神情還真的……挺吸引人的,讓黃少天不自覺的目光無法從他身上移開。

 

“呦!黃少天啊!是不是哥太帥才讓你看的這麼入迷,連還在PK都忘啦?”葉修突然從和喻文州的討論中抬頭,直接和看他看到發楞的黃少天四目相交。

黃少天聽見他的話後才連忙將視線轉回螢幕上,很不幸的是這句話連對面的方銳也聽到了。

 

“我靠不會吧……黃少天你這是暗戀我們老葉嗎?居然連還在和我PK都忘了。嘖嘖不可取啊劍聖大大。”方銳嘲諷的垃圾話一出黃少天反常地沒有先回嘴,只是大爆手速劈哩啪啦的在鍵盤上拼命敲字,刷屏的速度快到方銳根本沒看見他到底打了什麼,只覺得像一串亂碼不斷地從聊天頻道上滑過。

 

“你妹你妹你妹!誰暗戀老葉啦?你才暗戀林敬言,這次IGC1他沒跟著來你是不是覺得孤單寂寞覺得冷是不是很想要找個人陪?我看那邊的唐昊不錯你們也當過一回隊友晚點去請他喝喝咖啡聊聊是非怎樣怎樣怎樣?”像是字敲夠了黃少天才開口不甘示弱的回嘴。

接著操控夜雨聲煩起手就是一個三段斬,再接75級四招中最快的流星式,一瞬間就逼近了原本趴伏在地上的海無量。

方銳反應也不慢,見夜雨聲煩逼近馬上打了一記地震雷,一瞬間即將逼近海無量的夜雨聲煩身形不住地晃了一下。

 

“太急躁了黃少天,這可不像你啊?”不知何時葉修站到了黃少天身後,聽見他這樣出聲後,黃少天也心知肚明自己方才一瞬間失去了他最引以為傲的冷靜和耐心,才會沒抓好方銳那時的空檔。

但他也不理會,只是繼續下一個操作要向前搶攻,沒想到此時的葉修卻突然抹了他的臉一把,嚇得他一個鍵沒按好夜雨聲煩難看的跌了狗啃泥。

 

“我操!葉修你幾個意思啊啊啊!?觀棋不語真君子,你這樣干擾我是對我有意見有意見還是有意見啊?不要因為你跟方銳都是興欣的就聯合起來欺負我,還讓夜雨聲煩跌的這麼難看!多大仇啊?你要是對我有什麼意見就說一聲我們競技場走起,少在那邊耍些小手段!”這下黃少天真炸毛了,轉頭對葉修就一陣劈哩啪啦地罵。

 

“我只是看你臉上有隻蚊子好心幫你弄死,反應這麼大做什麼?罷了罷了好心被狗咬,反正你也不是周澤楷,臉上腫了一包也不會有小姑娘心疼,下次就讓蚊子叮你我不管啦。”葉修一臉無辜地伸出了右手,上面還有一些血跡和蚊子面目全非的屍體,這讓黃少天看得真是無話可說。

 

“哈哈哈!劍聖大大、噢不,接下來一個月請多指教啦!黃河流沙包大大。”

“靠!”

聽見方銳的笑聲黃少天才急忙將視線轉回螢幕上,此時他的視角已是一片灰白,上頭浮出了大大的榮耀兩字,方銳可沒浪費他和葉修在對噴的時間,趁他不查馬上幾個大招一開,一波帶走無人操作的夜雨聲煩。

 

這下黃少天要氣葉修也不是,氣自己也不是,最後一悶什麼也不說,起身和喻文州說了句先回房休息就一個人離開練習室。

 

 

 


热度 59
时间 2014.11.13
评论(6)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