凜冽曼華

更新緩慢
雜食無節操

劍三回不去(

 

Black realm 07

*OOC(放棄掙扎

*一不小心顧著耍逗就爆字了

結果預計開始的正戲又要拖到下一章(好意思

*談戀愛不需要用到腦子我寫得好開心啊!!!(智商完全下線

*藥店老王上線拉(X

00    06 08

他們就這樣互有好感,卻又裝聾作啞的過上了一段日子。

像是喻文州看似不經意的,抹去黃少天嘴角的飯粒後吃掉;又或從他手中接過東西時,滑過他手背的手指…….

但過了那天令人臉紅心跳的近距離體感溫度測量後,日子能說得上歸於往常平淡。

 

唯一的不同大抵就是喻文州提升了黃少天的工作地位,從打掃做菜搬東西的雜工升遷為他的醫療助手。

 

“喂喂!文州我說你這是要把我當免費的護士用的節奏啊?我有沒有這麼廉價便宜又方便好用啊?什麼都幹什麼都要會?”終於在喻文州開始教他辨識幾款常用藥品後,黃少天忍不住開口碎嘴。

 

其實他也沒真的不滿,相反的,能和喻文州學習新事物又能幫上他的忙,讓他高興都還來不及,不過這並不妨礙他習慣性的碎碎念。

 

“嗯……說的也是,這不合規矩呢。”說完後喻文州就轉身走了,留下一臉錯愕的黃少天。

 

等等等、等一下!他不過隨口說說,怎麼想到對方就當真了?這下怎麼辦可好!

不當護士事小,要是喻文州就這樣認為他只是個可有可無的打雜,甚至等一下就嫌他傷好了,還賴著不走要來趕人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

黃少天,男,25歲,人生第一次經歷戀愛的煩惱,現在正為了暗戀對象會不會把他趕出門苦惱地抱頭蹲在地上,只差沒開始在地上打滾。

 

“少天?你不舒服嗎?”

“沒、我沒事。”直到熟悉的聲音又出現後才打斷他的庸人自擾,他充滿希望的抬頭一看喻文州,接著馬上被他手上的東西嚇得跌坐在地上,

 

“那是什麼鬼東西?”
“制服啊。”

“廢話我沒瞎!我當然知道那是制服,你要幹嘛?”

“嗯……如果你要當我的助手──也就是護士的話,照規定來說還是得穿制服吧?”

 

黃少天看著那個很明顯散發著惡意的白色護士服嚥了嚥口水,哪間醫院這麼窮?護士服布料少成這樣!胸前少一塊裙子又短的見鬼……等等,為什麼是裙子?喻文州哪搞來這種衣服?

 

這時喻文州好像才看夠了黃少天驚恐的表情,噗的一聲笑出來讓剛剛一臉認真的樣子完全破功。

 

“我靠靠靠靠!喻文州你又在逗我!!!”

“我、我哈哈哈哈,對不起、我、我沒想到少天你真的這麼單純…….”

 

黃少天只能無奈地瞪著喻文州,一時之間不知道該對喻文州發火,還是該對那個上一秒真有打算穿上護士服的窩囊自己發火。

也不是第一次被他這樣逗了,自己怎麼老是這樣輕易地上當……算了,誰叫他是喻文州,他大概注定這樣被吃得死死吧?

 

“好了不鬧了,說正經的。”喻文州用手指抹去眼角的淚光,接著拿出一張眼熟的紙──那是他的帳單,乾脆地在他的眼前撕毀。

 

 “這次是認真的想問問你願不願意就這樣留下來,在我身邊?”喻文州蹲下身,

向他遞來一張上頭寫滿密密麻麻文字的工作合約。

 

然後呢?

然後除了答應,黃少天能怎樣?就算上面是割地賠款喪權辱國的不平等條約,他簽也得簽不簽也得簽。

黃少天覺得不把喻文州拉回他們幫裡混真是黑道界一大損失,什麼叫人才?瞧,眼前不就是個鑽石級的,被他賣了還會笑著替他數錢,多能拐賣人心。

 

 

黃少天走在黑街陰暗潮濕的羊腸小徑,仔細想想也替自己不值,再怎麼說以他原本在幫中的人望和能力,既使不是下任幫主這第二把交椅的位置也少不了他。

但他現在卻簽了長期合作條約,就像自己把自己賣給喻文州,這會兒還像個跑腿的替喻文州出來和藥商拿藥補貨,這要是讓魏老大知道還不急得跳腳打他一頓。

 

“呸呸呸!誰賣給誰還不知道呢!”拍拍自己的雙頰,黃少天決定停止自己的胡思亂想。

依他對喻文州的了解,如果他對自己毫無好感並不會提出這樣的要求,現在講白了就是喻文州主動讓他留下來。

 

黃少天是和喻文州一起玩愉快的裝傻遊戲,但可不是真的傻了。

要是晚上有個人會來偷看你睡得好不好還替你蓋被子、吃飯幫你夾菜之後又裝作不經意吃掉你臉上的飯粒、拿個東西還要偷摸兩下你的小手撈個油,這樣都不叫喜歡的話你說說看有什麼是喜歡!!

 

“沒關係!日子還長著!我有的是機會!”待時機來臨,黃少天會毫不由於的衝上前將目標喻文州一擊必殺。

 

這麼一想後心情愉快地多的黃少天,不知不覺已經到達了目的地,這是一間舊式的兩層樓木造房,因為有些年代了加上當初施工就很倉促隨便的原因,光從外表看就搖搖欲墜了令人害怕。

 

“我靠!藥材老闆住這種鬼地方,會不會有天死在房屋倒塌阿?”這棟建築單看外表就充滿了吐槽點,黃少天也很對得起自己的良心碎碎念了兩句後才進屋。

 

入門後印入眼簾的皆為木製家具,看的出來和外表的屋齡一樣有些年代了,黃少天踩在木板上的腳步聲,都被木條的嘎茲嘎茲聲蓋過,但很大的不同是屋內打理得非常的乾淨整潔,空中還不時傳來房間深處燉煮的中藥香。

 

“誰?”興許是地板所能發出的聲音實在大得讓人無法忽視,櫃台後那間門簾掩蓋的房間傳來了一道男聲。

“呃、王老闆你好,我是來拿藥的,喻、索克薩爾應該有事先通知你。”聽見聲音後黃少天連忙報上來意,還差點說錯話。

 

 

臨行前喻文州有交代不要小看這個看起來破舊的中藥店,老闆來頭不小,因為過去的一些事蹟有個魔術師的稱號,現在是半引退的狀態和顧客交易也不用真名,用的是王不留行這個名字。

 

“嗯……活血通經的那個王不留行?”

“對。”

“那文州你也有個什麼假名嗎?”

“當然有啊!這是那邊的規矩。”

“我操哈哈哈哈該不會那個老闆本姓王所以叫王不留行,你姓喻所以叫玉竹草什麼的吧哈哈哈哈…….”

“不是,叫索克薩爾。”

“…….我說你這洋名聽起來真是怪彆扭的。”不如叫玉竹草呢……當然後面這句黃少天沒種說,因為他開始總覺得喻文州的笑看起來有些不懷好意。

“是嗎?那少天的假名我取的東方一點好了。”

 

 

“的確是有這麼回事,說說你叫什麼?”應該是為了像通關密語多一層保險,房內的那個男聲又說道。

“夜、夜雨聲煩。”說真的喻文州取的名字不難聽,但不知怎麼的黃少天總覺得他取名的時候帶了這麼一點惡意。

這是在嫌他吵嗎?

“正確。”聽見正確的回答後門連才被掀開,出現的男子出乎黃少天意外的年輕,大概只比他和喻文州大上一兩歲。

但比起年紀,男子的外表有個更吸引他注意的特色點,人稱魔術師的王不留行老闆有著一雙大小眼,而且並不是其中一隻眼睛因為眼摺的關係顯得小,而是顯得比普通眼睛大。

 

也不知道對方是不是因為出乎意料而看呆了,暱稱王不留行的藥材老闆就這樣,和初次見面的黃少天玩起了大眼瞪小眼的遊戲。

直到黃少天意識到這樣一直盯著人家很失禮,才結束了這場無聲的角力。

 

“跟我來吧。”王不留行也沒有說什麼,只是等黃少天回神後指了指櫃台入口示意他入內後,就逕自拉開門連先行回到剛剛的房間。

 

沒有得罪他吧…….看了對方波瀾不驚的臉,似乎早已經對這種反應習以為常,黃少天才懷著有些忐忑的心情,跟著走入了那充滿濃厚藥香的房間。



  3 2
评论(2)
热度(3)

© 凜冽曼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