凜冽曼華

更新緩慢
雜食無節操

劍三回不去(

 

孩子的教育不能等[下]

*逗逼向,作者神經病預警

*相信我,我寫完也只剩這個臉

實在太可怕了完全超出我的預期的

OOC←←←←←

(知道很崩但是又無力去改的喪氣感你們造嗎  

*對了你們知道羅密歐與茱麗葉裡的神助攻,是奶媽嗎?←




到了J市下飛機後已經是半夜了,劉小別打了車就直接往預定地酒店去。

習慣性的拿出手機查看,才想起來自己的手機稍早還在俱樂部時就故障了,螢幕一片花白不停閃動,狀況時好時壞只能勉強看見一些訊息。

 

其實劉小別的手機有點小毛病一段時間了,原本還沒有這麼嚴重、頂多只是有點殘影晃動,直到今天賽後盧瀚文那如同得了黃少天真傳般的簡訊,在短短一分鐘內撲天蓋地的傳來幾十封,讓劉小別的手機瞬間過熱……就這樣爆了。

這支手機他才買一年多!!一年多!!肯定是那個藍雨的小鬼每天這樣當簡訊不用錢、大把大把地傳給他才害的手機提早壽終正寢!又不是沒有他的QQ和微博!網上聊不好嗎?!

 

越想越憤怒的劉小別,就在他打算放棄手機時突然接到一通電話,是徐景熙打來的,他一面驚奇手機還能接聽一面按下模糊不清的通話鍵。

 

“喂?”

 

”小別?你到J市了嗎?我剛剛才想到現在旅遊旺季你應該不好找酒店吧?我有個朋友在OO酒店工作,能幫你弄到比較好的房間,需要的話我替你說一聲?”

 

“謝啦!臨時訂房真沒什麼好地方,我還想著到這再碰碰運氣呢!幫大忙呢景熙!”看到沒有!這就是同期愛啊!!心中狠狠感動一把的劉小別連忙照著徐景熙報的地址,請出租車師傅改道。

 

神奇的是他的手機也就這麼剛好,在他和徐景熙的通話結束後一命嗚呼,徹底沒了反應。

但這一點都不影響入住高級酒店的劉小別心情,手機嘛!有空再買支新的就好,現在最重要的是渡一個清閒的假,沒有手機也代表沒有煩人的賽後評論、沒有二缺的同期選手,更好的是沒有整天嚷嚷要PKPK、吵死人的藍雨小鬼,耳朵可以好好清淨上一陣子。

 

“怎麼覺得房間安靜的有點不習慣……。”劉小別躺在酒店柔軟舒適的床上,對於這得來不易的清閒感到不適,但一路舟車勞頓最後還是在天將大亮時,迷迷糊糊地睡著了。

 

 

盧瀚文下了飛機以後解除手機的飛行模式,直接略過未接來電,先看訊息。

發現裏頭有景熙˙神助攻˙藍雨奶媽˙徐傳來劉小別行蹤的簡訊,時間大約是在他搭上飛機時。

“咦?小別前輩不在B市?”徐景熙傳來的內容中還有劉小別下榻的酒店地址,這讓盧瀚文馬上決定直接再訂機票轉機前往J市所在的X省。

等待轉機的時間他也無聊,就想來看看他在離開房間前發的那則微博有沒有人回應,結果一打開微博頁面發現自己已經被@上萬次,源頭是來自黃少天的一條微博。

你們微草的劉小別拐了我們藍雨的未來私奔啦!怎麼解釋啊! @王不留行

 

再來又是喻文州一則:

瀚文,凡事要三思而後行,千萬別為了一時衝動讓家人朋友擔心,儘快聯絡我們吧! @流雲

 

“咦?私奔?我不是留了字條,黃少和隊長怎麼還拼命找我?”先關了微博頁面再打開未接來電,果然藍雨上上下下的隊友們通通將他手機打了個遍,黃少天尤其勤奮,一個人就打了五十幾通。

正想回電的他卻聽到機場廣播登機通知,只好先做罷等到了J市再說。

反正他們知道我很安全啦。盧瀚文小朋友這麼天真的想著。

 

 

可以說是睡在飛機上的盧瀚文下飛機後就直奔劉小別所在的酒店,結果進了酒店後才發現他們對顧客隱私保護極好,打聽都不給打聽。他連忙拿出手機打了電話後,卻一直顯示劉小別手機關機。

這下愁的盧瀚文的不知道該怎麼辦,只能先退到酒店外的庭院發呆。

 

彷彿是神的旨意一般,就在他朝著飯店的陽台放空時,二樓某間房的陽台出現了一個他非常眼熟的身影。

 

“小別前輩!”但對方似乎完全沒有注意到他,而且看起來輕鬆愜意,完完全全就是來度假的觀光客,這讓擔心對方想不開,一路從G市趕來、又累又睏的盧瀚文有點不是滋味。

眼前的場景加上他腦中閃過微博上他們被誤解是私奔,盧瀚文升起一個惡作劇的想法…….

 

“茱麗葉!噢!茱麗葉!為什麼你是茱麗葉呢!!!”他在樓下這麼喊著,很快地引起了周圍早起的遊客的注意。

 

剛睡醒不久還有點矇的劉小別,此時才注意到樓下有點吵雜的聲音,定神一看,那不是盧瀚文嗎?!

“小鬼……你忘了吃藥啊?你怎麼到這來的?”看著樓下演起羅密歐的盧瀚文,他最後只能說出這句話。

“沒有啊!小別前輩我好的很!只是現在整個職業選手圈都以為我們私奔,不覺得加上現在的場景,我們很像羅密歐與茱麗葉嗎?”見成功吸引他的注意後,盧瀚文繼續在樓下賣力演出“我是藉著愛的輕翼飛過圍牆,因為石頭圍成的藩籬擋不住愛。”

 

劉小別被狠狠的噁心了一把,藍雨到底是給這孩子看了什麼鬼東西!孩子的教育果然不能等!

“茱妳妹!念什麼洋名!”

“噢好吧!我換個!祝英台…….”

“我操!不是那個問題!為什麼老子非得是女方!…….慢著!你前面說誰跟誰私奔?”

“我和你啊!”盧瀚文爽朗的一笑,又接著說“大概整個職選圈都炸開了吧?”

“操!──”

 

最後還是劉小別穿著睡衣衝到樓下把盧瀚文拉回房間,才結束了這場即興的羅密歐與茱麗葉,當然他是不會承認自己是茱麗葉役的。

 

 

逼那個半大熊孩子去補眠後,劉小別才搶了他的手機點開微博,看了滿滿頁面驚心動魄的私奔說,他的心臟都不好了,比單挑葉修被虐十把還不好。

 

現代人果然還是不能離開手機呢!小別。

 

待下午盧瀚文睡醒,劉小別知道自己只能提前結束自己愉快的夏休渡假了,再不出現滅火,誰知道接下來會不會連,他是女的因為懷上了盧瀚文的種只好私奔這種離譜的版本都出來。

 

“其實我覺得挺好的……”盧瀚文從被窩爬出來,只露出了一顆毛茸茸的腦袋,打著呵欠對著坐在床邊的劉小別說。

“好屁!都是你!留那什麼……”正要出言反駁的劉小別嘴上馬上被溫軟的物體堵上,一時間什麼話都說不出。

“是是是,都是我的錯,小別前輩別生氣。吃完飯後我們回去和隊長他們道歉好嗎?”轉眼盧瀚文又換上笑嘻嘻的臉,讓劉小別什麼氣也發不了,最後只能撇頭不看他全當默認了。

 

但劉小別耳根的紅可逃不過盧瀚文的眼,誰讓他眼神特別好呢。

 

 

像獄卒般押送盧瀚文回G市的劉小別,首先要面對的是藍雨俱樂部門口的兩大BOSS──開了劍定天下的藍雨副隊長,黃少天,以及背後正緩緩開起死亡之門的藍雨隊長,喻文州。

 

但他後來發現這兩位BOSS的仇恨值並不是在他身上。

“瀚文,你可以跟我解釋一下這張字條嗎?”既使不是對著他放招,但劉小別也能感覺喻文州背後的死亡之門露出了幾隻小手,正在跟他say hello。

 

盧瀚文留下的那張紙上寫著:“現在的劉小別前輩沒有我可能會活不下去!就算隊長和黃少反對,我也要馬上趕到他身邊,所以請原諒我的不告而別。”

 

加上那條微博的確很難不讓人誤會到天邊去,要不是上頭的名字,是他也覺得盧瀚文要和哪個小姑娘私奔去了。

 

“因為劉小別前輩一直沒有回我簡訊,我只是擔心劉小別前輩比賽輸了,心情不好想不開所以想去陪陪他而已,怕隊長和黃少會因為時間太晚攔我才只留字條就衝出門了。”

盧瀚文說到這,藍雨三人同時將目光投射到了劉小別身上,他無奈地拿出壽終正寢的手機“我的手機壞了,估計是給小鬼……呃、盧瀚文瞬間傳的大量簡訊燒的爆了。”

 

看到劉小別那有苦說不出的樣子,黃少天的一個破功笑出來“哈哈哈哈我就說嘛!小盧多好的孩子怎麼可能跟人搞私奔!想太多想太多。不過能把微草的小子手機搞到爆,小盧你好樣的,真是得了本劍聖真傳啊!晚上請你吃我新發現的那間甜品店!好啦好啦沒事沒事,我等等發個微博解釋就好,都散啦散啦……”

 

貌似是你先說他們私奔的,黃少。

原本躲在暗處看戲,現在被驅趕出來的藍雨眾人默默地吐槽著。

 

在愣在原地不知道該做何感想的劉小別覺得很疲憊,明明夏休才剛開始一天啊……

只有七期和藍雨僅剩不多的良心──徐景熙和盧瀚文默默地走到了他的身邊,拍拍這個身心俱疲的微草劍客。

 

 

所幸誤會在黃少天發了微博後就解開了,免除了劉小別回到B市迎接他的是,拿著掃把的杰希˙微草單親爸˙王和,抱著單親爸大腿只求拉住對方讓劉小別爭取時間快逃的英杰˙大弟˙高。



  26 3
评论(3)
热度(26)

© 凜冽曼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