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的教育不能等[上]

*逗逼向,作者腦子有病預警

*親友藍刃的點文

*後面發展越來越離譜啦wwwwww(自己都不敢置信

*奇怪不就是逗逼短篇我怎麼又爆字惹ㄋ



十一賽季結束的夏天,被視為世仇的兩大豪強微草和藍雨,雙雙止步於四強結束了季後賽的征程,並不是這麼愉快的開始了夏休。

結束了賽後記者會的劉小別焦慮的刷著手機,但他並沒有看著手機上的消息只是煩躁狀態下的無意識動作,直到手機開始不斷響起某人傳來的訊息提示。

 

“小別,身體不舒服嗎?”總會第一時間注意隊員狀態的王杰希,困惑的看向了靠在牆邊的劉小別。

既使他私下老被戲稱為微草單親爸,但他畢竟沒真當過父親,所以……好吧!就算真的當爸的人,應該也不能理解為什麼一個二十好幾的青年,會像見鬼一樣的看著手機,還一副下一秒會拿手機掄牆的樣子。

 

“隊長我沒事。只是在想B市夏天太熱了,夏休想找個涼爽點的地方散散心。”但劉小別的表情很快就恢復正常,好像下了什麼決心後收了手機,平淡的回應自家隊長的關心。

“嗯,沒事就好。夏休多放鬆,下個賽季再來向冠軍拚搏。”王杰希拍了拍他的肩後便目送他離開。

 

 

劉小別回到宿舍後先打開QQ上的七期群組,問起關係較好的同期選手們哪個城市比較適合避暑度假,而等待大夥兒回覆的期間則整理起了行囊。

不過等他回到電腦往前刷完歷史對話後,覺得會想在這發問的自己真他媽是個傻逼。

 

飛刀劍    20:15:03

哎、我說今年夏天的B市真能把人熱成狗,有沒有什麼涼快的好去處啊?

林暗草驚        20:15:10

這幾年的氣候異常的很,哪都熱,你不如試試心靜自然涼?

唐三打    20:15:11

心靜直送太平間,是挺涼的。

半透明    20:15:13

唐日天你說什麼冷笑話。

鬼迷神疑        20:15:13

笑Cry

冬蟲夏草        20:15:15

正經點,小別你想上山還是玩水?

一葉之秋        20:15:16

啊?要把熱狗放涼?放冰箱不就好了?

靈魂語者        20:15:17

幫孫翔的智商點蠟(蠟燭)

使君子    20:15:17

幫孫翔的智商點蠟(蠟燭)

唐三打    20:15:17

幫孫翔的智商點蠟(蠟燭)

鬼迷神疑        20:15:18

幫孫翔的智商點蠟(蠟燭)

一葉之秋        20:15:20

我操!犯得著這樣嗎!!不過是你們刷屏太快我一時眼拙!!體諒一下總決賽前還抽空關心七期小夥伴的人好嗎!!還有沒有同期愛!!

唐三打    20:15:21

幫孫翔的眼睛點蠟(蠟燭)

鬼迷神疑        20:15:22

幫孫翔的眼睛點蠟(蠟燭)

卡西本    20:15:22

幫孫翔的眼睛點蠟(蠟燭)

冬蟲夏草        20:15:23

幫孫翔的眼睛點蠟(蠟燭)

雲山亂    20:15:25

幫孫翔的眼睛點蠟(蠟燭)江副要知道你決賽前晚還在秀智商下限,有的你加訓的。

冬蟲夏草        20:15:27

心疼輪迴,心疼江副。

靈魂語者        20:15:28

心疼輪迴,心疼江副。

林暗草驚        20:15:28

心疼輪迴,心疼江副。

半透明    20:15:30

心疼輪迴,心疼江副。

花繁似錦        20:15:31

心疼輪迴,心疼江副。…….話說回來我聽人說J市的L山那不錯,小別你考慮看看?

 

飛刀劍    20:20:45

總算有個正常人……謝啦鄒遠,我現在查查。

 

對只能用群魔亂舞來形容的七期群感到心灰意冷的劉小別,見群中為數不多的常識人替他解惑,感動的只差沒衝去K市在鄒遠臉上親兩口。

……當然只是玩笑,查了資料覺得這地點靠譜後,劉小別馬上訂了半夜的機票就衝去了機場。

 

 

 

“奇怪…….小別前輩怎麼都沒有回覆我…….”盧瀚文略帶失望的看著手機屏幕,不懂為什麼向劉小別發送了數十條消息卻都沒有回應。

“該不會是還在為比賽結果心情不好…….”雖然說劉小別並不是個會糾結輸贏太久的人,但這次微草和興欣的準決賽過程確實令人揪心。

 

兩隊硬是拚到了第三場,最後的團隊賽更是差了一點點──隊友接連為掩護倒下時,興欣場上唯一剩下的沐雨澄風在關鍵時刻,近距離開了道衛星射線,瞬間轟殺血量只剩8%和10%的王不留行及飛刀劍,5%的血量險勝一個人頭分,將興欣送入總決賽。

這麼硬生生的讓總決賽從眼前錯過,任誰都會失意上一陣子吧。

 

“那麼我得馬上去B市讓小別前輩打起精神來才行!”這麼認定劉小別毫無音訊前因後果的盧瀚文,馬上衝回宿舍收了簡單的行李,又在桌上留了給喻文州紙條告知去向,接著急吼吼的往藍雨俱樂部外衝去。

 

但他一時沒注意,在轉角將剛吃飽回來的徐景熙撞個滿懷,對方被強大的撞擊力震的一屁股坐在地上。

第九賽季出道時才14歲的盧瀚文,現在也已經是個16歲的大男孩了,雖然身子骨還沒長開,但那個衝擊力也不是一個電競宅男能消受的,當了肉墊的徐景熙只覺得消夜差點沒吐出來,

 

“啊!景、景熙前輩抱歉抱歉!”見撞到人了盧瀚文連忙將人拉起一邊賠著不是,接著又跑起來。

 

“小盧!你這麼晚是要去哪啊?”趕投胎都沒你這麼急!徐景熙不解的對著少年的背影大喊。

 

“去B市找劉小別前輩!”

 

“小心藏好啊!別被微草粉發現!”

 

“知道了!”

 

"哎、等等!小別他…….唉!算了晚點傳訊息給他比較快。”正想告知對方劉小別恐怕已經不在B市,但回神盧瀚文早已跑的沒影了。

 

 

直到晚上藍雨隊長喻文州到了各隊員房間查房,才發現盧瀚文已經不在俱樂部內。

雖然說現在藍雨已經進入了夏休期,選手可以自由活動,但是若要離開通常也會事先告知一下隊長去處,像盧瀚文這樣乖巧的孩子不告而別還真是罕事。

 

“嗯…….瀚文……..”拿起那張簡便的字條,喻文州難得皺起了眉,似乎不知道該怎麼反應紙上的內容。

 

“唉呦隊長我可找到你啦!原來你在小盧房間!我還想說我跑遍宿舍怎麼都沒看到你。欸?奇怪?怎麼沒看到小盧?他先回家啦?怎麼也不先跟我說一聲呢?真不夠意思!下次有發現好吃的不帶上他!文州怎麼啦怎麼啦?難得看你皺著眉。”人未到聲先到的黃少天,洋洋灑灑的嘮叨完一串後才推開房門進來,進門就疑惑喻文州手上的紙條到底是寫了什麼驚天動地的消息,能讓他們隊長皺這麼深的眉。

 

“我也不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你看看吧。”喻文州見他出現也沒多說什麼,就將紙條遞給了湊到自己身旁的黃少天。

 

看了紙條的黃少天臉色一變連罵了好幾聲粗話,接著拿起手機要聯絡盧瀚文卻發現對方的手機關機,大概是已經搭上飛機了。

於是他又登上WB,這不登還好一登就看到盧瀚文上飛機前最後一條訊息寫著:既使藍雨和微草被視為世仇,也不能阻止我到你的身邊。

 

這下子連喻文州都不知道該做何反應了,只有黃少天大爆手速馬上發了條消息

你們微草的劉小別拐了我們藍雨的未來私奔啦!怎麼解釋啊! @王不留行

 

豪不意外的,這個消息馬上被轉發了上萬次,在職選圈裡炸了開來。

尤其七期的選手們還看熱鬧不嫌事大似的,在底下繪聲繪影的描述劉小別是如何突然的問了有什麼旅遊地點,接著還有同隊的袁柏清和周燁柏作證,他如何神速的訂了機票連夜離開B市,把整件事說的像是可以連演上一個月的連續劇。

連楚雲秀都丟下新追的劇,浮水出來表示期待後續發展。

當然,網路上的爆炸兩位當事者現在可一點也不曉得。





热度 19
时间 2014.10.30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