凜冽曼華

更新緩慢
雜食無節操

劍三回不去(

 

Black realm 06

*OOC(放棄掙扎

*目前決定真的會是喻黃喻了

*隨著鞭策我的親友增加和劇情構思完畢,應該不會坑了吧(?

*黃少天快被我搞成黃少女拉對不起TTTTT(被拉黑

*覺得設定越來越龐大了,一個做死的節奏

00  05  07


若光憑對黃少天的第一印象,大多數人肯定會將他歸類於粗枝大葉、不拘小節的那種陽光類型──沒辦法,他充滿活力的樣子給人的印象太過強烈,就像被加了曼陀珠後亂飛的可樂火箭。

雖然不似喻文州那般心細如髮、算無遺策,但與外表有一點落差的黃少天,其實是個十分細心的人。

 

這天黃少天如往常一般,利用喻文州看診的期間進入他的房間打掃。

喻文州是一名生活習慣非常好的人,黃少天美其名是替他打掃、整理房間,實則什麼事也幹不了,最多也就毯毯灰塵、排排書。

 

黃少天總和喻文州打趣,他的房間乾淨的像是有隻小精靈一天24小時常駐。

 

想到此黃少天不禁疑惑起,喻文州究竟將他留下來近半年的目的是為了什麼?

算算時間,自他被喻文州救起後已經有五個月左右了,傷早好的七七八八,雖然期間有和魏琛連絡上令他放心不少──魏老大要他放心養傷兼還債,但根據對方的無下限,黃少天懷疑他只是聽到天文數字就想把他丟在這抵債了。

 

前段時間他還可以猜想為,喻文州只是怕他傷沒好全又想跑回幫裡,才故意開了這麼離譜的請款單來壓他,這點可以從喻文州只在一開始提過那筆債來推敲出來。

 

但接下來喻文州的舉動他就完全無法理解了。

 

石膏拆下後黃少天曾多次想找機會對喻文州說明自己差不多該離開了,他認為自己不該再繼續打擾他的生活,這很有可能會給他帶來危險。

畢竟身為幫派份子的自己,在外頭也有不少仇家,要是讓喻文州被發現和自己有關係……他拒絕去想樣那樣的狀況。

 

而喻文州不知有意還是無意的,總在他提起這類話題的時候顧左右而言他,讓黃少天漸漸產生一種“難道對方不希望自己離開?”的臆測。

怎麼可能。他自嘲的笑。

雖然認為自己的想法可笑,但黃少天卻一點也笑不出來。

 

要是這樣的話……..要是喻文州不希望自己離開的話…….那是不是可以留下來?如果左手一直沒好全的話是不是就能一直…….

黃少天對於出現這種想法的自己嚇了一大跳,今天自己是吃錯藥了嗎?還是早上還沒睡醒?怎麼淨胡思亂想些奇怪的事?

冷靜點!黃少天!亂七八糟的想些什麼!

他用力的甩頭後拍拍自己的臉,試圖讓自己脫離陌生的情緒,可等他停下動作後環視自己的周遭,印入眼簾的是已經看了無數次的、喻文州簡單舒適的房間。

 

以深藍色為基調搭配了淺灰、白、淡藍的傢俱,擺設中唯一色彩豐富的地方是那塞滿厚重醫書的書櫃。不大的窗讓陽光照亮淡藍的地毯,微風吹的白色窗簾飛舞,也吹動房內原本凝滯的空氣,將房間主人的氣息送到黃少天面前。

說不上來是怎樣的味道,只能依稀感覺出那是喻文州慣用的沐浴乳和洗髮精融合後的氣味,但和喻文州用著一樣日用品的黃少天又覺得沒這麼簡單,還有一種不存在自己身上、令他安心的氣味。

 

喻文州的味道。

 

意識到這點後他的腦袋當機了。

最後腦袋打結半天的他只想出一個答案能說通自己一切的反常。

 

“媽的…….我喜歡上喻文州了。”

 

 

“少天?怎麼了嗎?”

喻文州打開門看到了就是這麼一幅奇妙的畫面,黃少天一手拿著抹布一手拿著雞毛撢子,不曉得是為了什麼事一臉震驚,同時他的臉卻紅的像顆番茄。

要不是畫面背景是自己的房間,喻文州都想看圖說故事:黃少天打掃他人房間時發現了令人害羞的成人書刊,一時間只能純情的站在原地發楞。

 

“沒、沒……沒事!我打掃房間呢!文州你不是在看診怎麼突然跑回來?是不是忘了什麼需不需要我幫你找啊?還是我幫你收東西後,有不小心收到你不知道在哪了嗎?你快說說是什麼我拿給你啊!”喻文州的聲音突然出現在背後,嚇的黃少天整個人都快跳起來,也沒注意到自己臉已經紅的快滴出血,連忙用連環炮似的話來掩飾自己的緊張和心虛。

 

“沒什麼,只是拿個資料罷了。”黃少天慌張的樣子落在喻文州眼裡,讓他覺得可愛的想笑,一時沒忍住讓笑聲從嘴角出走“不過少天,為什麼你打掃我的房間臉能紅成這樣呢?”

 

黃少天聞言快速地丟下了手上的抹布摸上自己的臉,雖然他看不到是不是紅透了,但那溫度他起碼能確定是熟透了。

喻文州見狀嘴角的弧度更大了,黃少天還沒反應過來時他已經湊到自己跟前,雙手放上他的臉頰將他輕輕拉了過去,接著額頭抵上了他的額頭片刻。

 

黃少天只覺得兩人的距離近到讓他擔心自己心臟狂跳的聲音會被喻文州聽見。

他緊張的全身僵硬,大氣也不敢喘一下,喻文州纖長的眼睫在他眼前輕輕顫動,臉上還能感覺到對方溫熱的吐息…….黃少天覺得自己整個人都不好了,好像再過幾秒狂跳的心臟就會罷工不幹讓他壽終正寢。

 

“唔、體溫正常。還好,不是發燒。最近快要入冬了很多人感冒,你要小心點喔。”還好沒過多久的時間喻文州就放開了黃少天,對於他紅透的臉沒再表示什麼意見,只是普通的叮囑著。

 

“嗯…….啊、還好,沒有感冒……”前一秒還緊張到整個人都快爆炸的黃少天,在喻文州放手後放鬆下來,但同時感到一陣莫名的失落。

 

“沒事就好。”喻文州說完後逕自走到書櫃前,抽了幾本厚重的資料夾“那我就不打擾你了,你繼續忙吧!打掃加油。”接著就離開了房間。

 

見喻文州沒事人那般的離開,黃少天對於剛剛的自己只覺得蠢的不堪回首。

人家只把他當個普通的病家,自己在那邊自作多情什麼,多像個笨蛋。

 

但黃少天沒想到的是,距他們僅五步之遙的書桌抽屜裡有一個喻文州自用的耳溫槍。

 

 

回想起剛剛黃少天又紅又慌張的臉,喻文州心情就說不出的好。

“但是現在才察覺是不是有點遲鈍呢?……”也沒關係,日子長的很,他相信他們能順利的發展的。

 

坐在喻文州正前方的病患看著眼前溫文儒雅的醫生,總覺得對方嘴邊漾起的笑讓他感到毛骨悚然,希望不是有誰要倒楣了吧?

 

 

黃少天花了一小段時間才平復自己的心情,開始認真做起被他遺忘多時的工作──打掃喻文州的房間。

剛才喻文州拿起的資料夾缺口,讓他發現原來書櫃內層積了不少的灰塵,反正距離晚餐還有一段不小的時間,他索性把書櫃上所有的書都拿下來,想直接來個大掃除。

但當他將書櫃清空後發覺了不對勁的地方,從上而下數來的第二層相較其他層明顯的淺了很多,他低頭看向了原本放在第二層的書,也是比其他層還要來的小本,這樣在書全放滿時、或只拿出幾本書,外表根本看不出來,顯然是房間的主人精心安排過的。

黃少天向前一看,在書櫃邊緣的地方果然有個可供搬開隔板的小縫,喻文州搞的這麼複雜究竟是想藏些什麼,一瞬間勾起了他十足的好奇心。

 

“哈哈、文州這麼慎重其事,該不會是私房錢吧?”嘴上這麼說著但黃少天可一點都不信,喻文州可不是會看重錢那類身外之物的人。

 

一瞬間他陷入了天人交戰,十分好奇喻文州的秘密,另一方面又認為那是對方的隱私,自己又不是對方的誰,實在不應該去胡亂動他的私人物品。

 

左思右想後他還是決定放棄,快速的擦完上頭的灰塵後又迅速的把書擺回原處。

他是混混、是一般人眼中破壞社會秩序的不安份子,但他還是有自己的原則,重視的對象他會予以尊重,就算對方有什麼秘密那也是他個人的自由,想讓他知道的時候他會知道的。

 

他又想,比起喻文州這個書櫃上的秘密,他現在更應該擔心的是今後要怎麼和對方相處,喻文州又能接受他這個大男人嗎?

 

他從來沒有向人告白過的經驗啊!


  6
评论
热度(6)

© 凜冽曼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