凜冽曼華

更新緩慢
雜食無節操

劍三回不去(

 

Black realm 05

*OOC(放棄掙扎

*本人喻黃喻都吃,所以不到最後我也不知道自己會寫出什麼

*坑了的機率很高,每次更新都是一次奇蹟

覺得逼稿的親友開始增加了,幸運的話能鞭策我寫完

*這章太長了我拆兩半啦!!

--這麼想著然後發現下篇爆字數。(生無可戀

*奇怪的好萊鎢片看太多,覺得這設定有事也不要找我談人生TTTTT

*喻文州的神秘過去 下 (前傳性質

*雙花又偷偷上線啦

 *少天對不起,下集開始你有很多戲分 

00  01  02  03  04  06

喻文州的心中的質疑並沒有維持幾日。

這天他結束了本日最後一名實驗對象的IPN3植入後,回到了上層醫院的辦公室,一邊將自己辦公桌上的紙張放入黑色的公事包,一邊想著剛剛的實驗對象。

 

那是一個小男孩,莫約12、3歲,左腳掌因為意外被截肢。

那名男孩在等待麻醉前看起來十分不安,小小的臉卻透出了一股不服輸的勇敢,喻文州見狀忍不住開口和他聊天想讓他放鬆一點。

見了喻文州溫和的笑,男孩看起來安心了許多,和眼前這個親切地年輕醫生聊起他很喜歡足球,原本以為這輩子可能都無法再奔跑了,很開心有這樣的機會可以嘗試。

聞言的喻文州只是笑著摸摸他的頭,和他說實驗一成功他一定能夠再次和朋友一起踢足球。

男孩笑著躺回了手術台上,隨著藉由點滴送入體中的麻醉藥生效,漸漸地失去了意識。

喻文州看著戴上氧氣罩的男孩心想,不論這個研究計畫中到底有多少奇怪的疑點,只要能幫助更多像這位男孩一樣的人們,那他願意一直進行下去,直到他做不動了或是研究成功。

 

收起公事包他看向牆上的時鐘,已經十一點了。

現在這時除了值夜班的同事們外,基本上醫院也沒什麼人走動,正想著待會兒要不要去吃點小菜當消夜的喻文州突然想起了他遺漏了一樣物件,心細的他難得粗心忘了他的隨身碟,而那個隨身碟裡存的可都是研究計畫的機密資料。

 

幸好在離開前想起來了。他這麼想後隨即準備搭電梯返回地下的研究室。由於是個機密的地下設施,平時他們都要搭乘專門的電梯、通過一道道身分認證後才能進入。

電梯門打開後喻文州聽見走道深處傳來了細碎的談話聲。

人類總有種好笑的本能,像是現在喻文州的第一反應居然是躲進一個死角,好奇這麼晚了研究室還會有誰在。

待他定神仔細聽了談話內容後,臉色忽地變得異常難看。

雖然這是他沒聽過的聲音,但是能聽得出來談話的是兩個男人。

 

“我說那個小鬼怎麼處理?”

“啊?哪個?”

“就那個沒了左腳掌的,今天也就他一個小鬼了。”
“能怎樣,老樣子唄。”

“真可惜了這孩子,還這麼小…….”

“說什麼廢話!出現排斥反應不就只剩一堆肉塊你又不是沒看過!還是趕緊處理比較快!老子還想早點回去嚕個串。”

“是是是…….上頭真會折騰人,不知道碎肉很難清嗎?”

“欸!我看現在也沒人,乾脆先去我那喝點小酒再繼續忙活吧?加上這小鬼都是今天的第五個了……”

兩個男人的腳步聲逐漸消失在走道的另一頭,方才的對話飄散在地下研究室錯綜複雜的通道裡。

 

 

他們……在說什麼…….?

喻文州摀住自己的嘴阻止自己發出任何聲音,待情緒穩定點後四處張望確定周圍沒人,接著往那兩個男人來的方向走去。

由於這裡並不是他負責的區域,所以他並不是這麼清楚這裡的房間有怎樣的功能,他走過彷彿無止境的白色長廊後,在一個走道相交口聞到了熟悉的味道。

不強烈,但他很清楚那是什麼──鮮血的味道。

 

順著那股淡淡的血腥味,他拐彎走到了另一塊區域,接著從無數的門中找到了味道的來源。

看著門牌上熟悉的名字,喻文州戰戰兢兢的覆上門把,負責執行手術的外科醫生非常忌諱手部不穩定,因為很有可能會影響患者的手術結果,但現在的喻文州完全無法控制自己手掌的顫抖,他緩緩的拉下門把,門並沒有鎖上。

 

無聲地推開門後,他看見了讓他接下來作了足足好長一段時間噩夢的景象──

雖然沒開燈只能藉由外頭的廊燈勉強照亮房內,但濃烈的血腥味讓喻文州十分清楚牆上的黑色噴濺痕跡是什麼,裏面沒有任何的人……只有一團團泥狀的物體和四散的塊狀物。

那感覺就像是一個炸彈曾在這個房裡炸開,只不過炸彈的內容不是火藥而是人體。

縱使喻文州是個經常進行外科手術、見慣各式人體的醫生,面對這般場景還是頭一遭,他感受到胃部的翻騰、虛弱地靠在門邊,既使他晚上沒有吃任何的東西還是不斷的想吐出什麼,最後他只能轉身就逃。

 

真相總是如此的醜惡,當它張牙舞爪地像自己襲來時,喻文州發現自己沒有絲毫抵抗的能力,只能逃、不斷地在看起來一模一樣的廊間逃竄。

原來這就是他為什麼沒再看過其他的實驗對象、不被告知任何實驗後的記錄的原因。更甚者、不只是自己,整個計畫中的人大部分應該都和自己一樣被蒙在鼓裡,沒有任何正常人在得知實驗體會有這麼激烈的排斥反應後,還能支持實驗繼續下去。

但研究進行了這麼久不可能沒有走漏過絲毫風聲……

所以…….所以沒有那些中途退出研究的人員後續消息…….所以知道這件事的自己,一定不會被放過。

 

想通這環節的喻文州改變奔跑的方向,回到自己負責的研究室後鎖上門,他快速地找到自己的隨身碟,接著儘可能帶走房內一切和這個計畫有關的資料。

他知道自己一定不會被允許留在這了,從入口電梯開始每個廊間和研究室內都有著監視器。明天一早,不!說不定過沒幾分鐘就會有人來抓自己。

用最快的速度拿走一切有用的資料並胡亂地塞進公事包後,喻文州像是背後有人在追趕般的逃離的現場,接著回到醫院附近的租屋處收拾行李連夜離開這個是非之地。

 

 

已經一個星期了,他不知道能逃到哪,甚至不敢搭乘任何需要出示證件的交通工具、只敢在晚上出門,要說有一點值得慶幸的是現在正值隆冬,就算外表將自己包的嚴嚴實實也不會引起路人的注意。

看著路邊的電視牆,上面正在撥放著焦點新聞,他看著上頭撥放的影片。那是他在研究室翻箱倒櫃胡亂收拾資料的監視器畫面,接著畫面回到了外表清秀的主播鏡頭,上頭的標題大大的寫著:無德醫生,偷竊研究資料後潛逃,還附上了他的證件照以及舉報電話。

 

除了自己被通緝外沒有其他理由能形容現在的狀態。

 

不自覺地將臉上的口罩往上拉一點後,喻文州低頭快步離開街道,他想這個城市大概也不能待了,最好快點移轉到別的城市。

走過陰暗的小巷拐了好幾個彎,喻文州才回到下榻的簡陋旅店,環境只能說是惡劣,但是就是好在出入管制鬆散,也不需要出示任何證件。

匆匆收了簡單的東西後便退房離開,喻文州拎著簡單的行李在曲折的暗巷中走著,思考起下一步該如何是好。

逃出研究室後最重要的便是要阻止這個不法的研究計畫,但現在無權無勢甚至成了通緝犯的他只能先求自保,找到安全的藏身處後再來制定接下來揭露計畫。

而這個計畫中一定需要大量的資料,喻文州想到了自己有位高中死黨電腦技術十分的厲害,當時僅是高中生的他已經是個當地小有名氣的黑客了,或許可以拜託對方……

 

前方轉角處傳來兩個男人的爭吵聲打斷了喻文州的思緒,經過這一周的躲藏生活後他變的十分謹慎,對周遭環境的細微變化都十分敏感。

他曾聽人說過一句話,“魔鬼藏在細節裡”以前聽了只覺得有道理,現在這種亡命天崖的生活中他更是銘記在心時時提點自己,一個小小的細節有可能會帶來無法想像的危機或轉機。

 

走上前後喻文州躲在了牆邊,微微探出頭觀察前方起了爭執的兩人,由於小巷裡光線昏暗,他只依稀看出兩個人都穿著大衣,一位體格較魁武、另一位較纖細,但其中較魁武的那位身後揹著形狀明顯是槍枝的物品,讓喻文州不敢大意。

 

“……大孫你聽我說!比起你的手這個任務根本不算什麼!我們現在馬上回去!”

“張佳樂你才聽著,要是錯過這次,下次想抓到那個傢伙又不知道要等上多久,所以……”

“扯蛋!你現在根本疼得不斷冒冷汗!剛剛開槍回擊的時候你是不是動到了左手?”

“……總之任務優先,別砸了自家招牌,要是為了這點小事折在這裡,傳出去生意還要不要做了?”

“這才不是小事!不管了!任務馬上中止!李軒那邊我會交代!”

爭吵到了這裡,兩人中的一人硬拉扯著另一人的手臂,看來是打算離開了。

 

李軒?是他認識的那個李軒嗎?聽見意外的人名後喻文州對兩人的興趣高了不少。李軒是他另一名高中死黨,但他也不確定兩人口中的是否就是他認識的那人,全天下能有多少人的名字發音叫李軒。

 

“不是李軒的問題!”對話中被另一人認為受傷的那人甩開了對方的手“這個任務真正的委託人是吳羽策背後的吳家,李軒只是替他找上我們的你還不清楚嗎?”

“我知道!但是你……”
“不好意思打擾兩位了。”聽見另一人的名字後喻文州十分肯定他們談話的人是他的舊識,忍不住先出聲叫住兩人。

 

雖然和對方只是點頭之交,但他知道死黨李軒當時有個關係十分要好的學弟叫做吳羽策,天底下有多少李軒能和另一個叫吳羽策的人認識?認錯的機率肯定不會太大,於是他主動現身在兩人面前。

 

“你是誰?”較纖細的那名男子反應十分迅速,立刻拿下腰上的手槍指向喻文州,同時拉開保險。

“很抱歉這樣唐突,我先自我介紹一下,我叫做喻文州。”看著指向自己的漆黑槍口,喻文州的心不住的狂跳,“請恕我失禮,剛才你們談話中的李軒是我的朋友,我現在正好碰上一點麻煩希望你們能幫我聯絡上他。”

“沒門!會偷聽別人說話的肯定不是什麼好東西。”說完後男子手上傳出子彈上膛的聲音,準備攻擊對方。

“慢點張佳樂,別這麼激動。”另一名男子伸手制止了要開槍的夥伴“說吧?幫你聯絡李軒有什麼好處?”

“大孫?你信這傢伙?”張佳樂不敢置信地看向搭檔,眼前這個全身包的密不透風、只在自我介紹時露出臉的傢伙,看起來比他們倆還可疑上十倍。

“當然不信,但是我認得他的臉。”

聞言,張佳樂一頭霧水,視線在兩人間來回游移,他可不記得道上有什麼人姓喻或是長著這張臉。

“唉……說你傻你還真傻,你忘了這幾天的新聞嗎?”看對方的樣子肯定是沒看,孫哲平嘆了口氣後正要鬆口解釋,不料喻文州搶先開口了。

“我是醫生。”喻文州狂跳的心在聽到孫哲平出面阻止後,便平靜了下來,他知道自己賭贏了,“外科醫生,B大醫學院第一名畢業,你的手傷我能治。”

也不等張佳樂出言反對,早就打定主意的孫哲平乾脆的一笑說:“行!這段路再走下去拐幾個彎有塊三不管地帶,我們管他叫黑街,你跟我們來吧!”

 

隨後喻文州隨著張佳樂和孫哲平藏身黑街,蟄伏在見不得光的裏社會,以待能將敵人一擊斃命的時機。



FT時間

這兩章太折磨人太爆字了!!!!但是我總算交代完喻文州的背景設定了TTTTT

卡文卡了一個星期還偷跑去寫翔韓我想很大的原因在於我的設定交代不清楚

這麼一來要怎麼寫出讓人看得懂的事態發展難度太高TTTTTT

於是狠下心鞭策自己花了一天搞定設定是對的

雖然爆字到嚇死我自己 但能保證接下來的劇情可以順利走了(大概吧


我開這坑最早就是為了給親友看和自己的腦洞補完的

意外能有這麼多人喜歡讓我感動得要命TTTTTT不管是喜歡推薦還是留言的各位天使妹紙!!!謝謝你們!!!

爆坑腦補OOC的路上有你有我!!(被拉黑



最可怕的不是坑,而是你發現你的坑像土豆一樣,挖起了一顆後發現它其實是一串.........

是的,有雙花狗親友和我說他想看雙花,他要我寫TTTTT


最不幸的還是寫完文州的前傳設定我發現.......我還能開個雙鬼坑

希望我的雙鬼廚親友不會看到,噓。



  5 11
评论(11)
热度(5)

© 凜冽曼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