凜冽曼華

更新緩慢
雜食無節操

劍三回不去(

 

Black realm 04

*OOC(放棄掙扎

*本人喻黃喻都吃,所以不到最後我也不知道自己會寫出什麼

*就這樣坑了的機率很高,每次更新都是一次奇蹟

*這章太長了我拆兩半啦!!

*我得了不搞好設定,本篇就寫不下去的病

*奇怪的好萊鎢片看太多,覺得這設定有事也不要找我談人生TTTTT

*不是三類專業甚至生物只有初中水準,內容通通都是看電影隨便捏造的,專科的要鞭請鞭小力點TTTTT

*喻文州的神秘過去(前傳性質

*少天對不起,後面我會多補你戲份的

00  01  02  03  05


喻文州穿著純白的實驗大衣,經過潔白到刺眼的走道,進入走道深處一間不起眼的房間。

這裡位於醫院最底層,是個只有少數幾人才知道的祕密地點。裏頭的空間不大,除了一般設備,更多的是讓人眼花撩亂、叫不出名的高科技儀器,儼然是一個小型研究室。

此刻聚集在這的醫療人員無一不是菁英中的菁英,至少在喻文州眼前的幾位中有不少是國內叫得出名的名醫。

 

喻文州只是一名剛結束實習取得執照的新手醫生,但在知名醫學院以優異成績畢業的他,結束學業前就得到這間醫院院長的關注及青睞,不但給他一個新人優渥的待遇,還讓他參與這份極為機密的研究。

他十分感激院長的知遇之恩,也在簽下了保密協議後表示自己一定會盡所能地幫助研究開花結果,他是多麼期待這份研究能夠幫助更多肉體上帶有遺憾的人們。

 

是的,這是一份關於人體再生的研究。

 

中學最初階的生物課程中就有告訴過我們構造簡單的單細胞生物能夠快速簡單的再生出被切除的身體部件,甚至是直接分裂生殖出另一個自己;而人類卻因構造複雜加上再生能力的退化,不可能再長出一個一模一樣的斷肢,頂多是在切除面增生肌肉組織。

喻文州有聽說這項研究計畫內容十分龐大,他只負責研究再生能力的部分,同時這個涉及細胞分裂再生的項目也是他的強項。

 

走近其他的研究夥伴,他們開始討論起接下來的實驗階段。

在喻文州加入前關於刺激細胞再生的藥劑已經取得了很大的成果,現在他們要進入的就是活體實驗階段以及藥劑組成內容上的增減、比例調整。

距離人體實驗還有段距離,藥劑所造成的效果也不是這麼穩定,但喻文州相信他們會成功的。

 

會成功的。他這麼想著,從籠子抓出了實驗用的白鼠,將裝有綠色液體的針打在老鼠的身上。

 

 

研究進度出乎意料地快速,短短一年就進入了人體實驗的階段。

喻文州有點不安,他知道人體實驗非用活人試藥不可,但自己過去並沒有這樣的經驗。身邊的研究夥伴安慰他實驗對象都是身有殘疾的自願者或者重刑犯,不必有太大的心理負擔。

他會這麼緊張不只是因為過去沒有經歷,很大部分的原因是他是臨時被換上這個崗位的。原本研究合約的內容中,他只負責到藥品內容物的調整和動物實驗,接下來這個階段應該是另一位醫師負責的,但不知道怎麼的上個星期院長臨時約談他,通知他也要經手接下來的人體實驗,平時待人溫和的院長此時態度強硬地讓喻文州沒有婉拒的餘地。

 

“那原本那位……陳醫師,嗯…….我記得你們是這麼稱呼他的,退出研究了嗎?”

“不清楚,不過我聽說他和院長大吵了一架,之後就沒人見過他了,大概是意見不合離職了吧?”

 

向周圍的人詢問後也只得到這樣的回答,但他也沒有多餘的時間能思考這點,研究還是得繼續。

 

看著手術檯上已經事先麻醉的實驗對象,喻文州作了幾個深呼吸後走上前先檢查對方的生理狀況和周圍的儀器。

這是一名在戰爭中失去左臂和右腿的的退役軍官,原因是被手雷炸斷的,肢體粉碎的程度只能用血肉模糊來形容,絕無回收接上的可能。

放下手中的書面資料,確認狀況一切正常後,他戴上了橡膠手套,拿起手術刀在實驗對象斷肢處切開了小口,接過身邊助手手上的鐵盤,用鑷子夾起了一小塊半透明的綠色晶體──他們發覺濃縮後製成這樣的固體再植入實驗體中更有效果。

簡單的縫合後喻文州鬆了一口氣,走出手術房後脫去淡綠手術服和沾了點血的手套,接下來就沒他的事了,會有專門的人員記錄實驗結果。

但他再也沒見過那名退役軍官。

 

接下來的研究日程和實驗安排忙碌地讓他無暇考慮這個問題,說來也奇怪,他一點也無法得知藥品在那些對象上是否有效,或者有無出現其他的副作用等等,就像是被隔絕在外,只是被告知應該做什麼對於其他內容一無所知。

喻文州也曾考慮過是否要主動去詢問其他人,但想到那份保密協議,自覺問了也是枉然。

懷疑的種子在他心中種下,悄悄地生根發芽。

 

盲目負責人體實驗莫約一個月,喻文州發覺事情不對勁的程度遠遠脫離他的預想。

首先是藥品,在場所有醫界菁英的智慧結晶──IPN3,雖然喻文州不是看著它從無到有,但是少說也有參與過一半的研究階段。在動物實驗及第一位實驗對象使用時,IPN3呈現的是淡淡的翠綠,但現在他手上鐵盤中所放置的晶體卻透出一絲藍色。

這細微的變化連接觸它已久的研究人員也不一定會發現,要不是喻文州心思較細膩,這樣的變異他也幾乎無法察覺。

再來就是那些人體實驗的實驗者,過去一個月他沒見過重複的對象,也不知道那些被他植入IPN3的人們最後到底去哪了,不過實驗還在繼續,這說明了他們之中一定沒有成功的例子。

他第一次質疑起整個研究內容,往這個方向一思考後又多了很多疑點,就他所知道的此項計畫涉及人數眾多,但至今也斷斷續續耳聞不少人退出,尤其是在進行人體實驗後的這個兩月;或與院長意見不合,或發生意外,感覺上像是毫無關聯的事串連起來後又透露出了一股不對勁:

這些退出的研究人員有一項可怕的共通點──喻文州再也沒聽過這些人的後續消息。

當然這很有可能是他多心,原本就沒什麼私交的人在結束工作夥伴關係後就此失聯也不是不可能的。

但他卻開始害怕起自己的推論。


  7 4
评论(4)
热度(7)

© 凜冽曼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