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嫩點[下]

*再次聲明這是翔韓,前方高雷非戰鬥人員請自動迴避

*第一次燉肉完完全全的第一次,卡肉卡到我都說不出話,大概不會太好吃,大家將就點ry

*肯定OOC了我不想管了(哭著棄療

*要是被屏蔽的話......一定是大家跟肉沒緣(幹

*小夥伴們建議了很多玩法,但是都喇下去我覺得二翔好忙啊!所以做了些取捨,內容就是簡單粗暴的小黃文

*作者只是逗逼,所以內容會忍不住逗逼不然我一定會卡到死,如果讓你出戲硬不起來,我是不會負責的




被丟上床的韓文清怒不可抑的瞪著眼前的孫翔,但對方好像完全沒看見他難看的表情,逕自爬上床欺身壓了上來,雙手牢牢的牽制住韓文清的雙手,右腳屈膝卡在他的跨間。

 

“韓文清,跟我做。”

“你發什麼神經。”

 

孫翔目光如炬盯著身下的人,如同潛伏在暗處盯著獵物的獵人。可韓文清哪會怕他?不甘示弱地抬頭回瞪,他可不是什麼溫和的小鹿,而是勇猛無懼的老虎。

年輕的獵人首先發動了攻勢,俯身吻住對方。

和方才意外的吻有其大的落差,這次孫翔強硬的侵略韓文清,用著能算是暴力的吻法撬開他的嘴在裏頭肆虐。

韓文清可不是好惹的主,哪會任由對方如此膽大妄為,反擊似的咬了對方的下唇,孫翔吃痛之下也咬了韓文清的舌頭回敬他,一瞬間腥甜的味道在兩人嘴中散開,但雙方都沒有為此停下。

安靜的房間裡唯一的聲響只有兩人不斷發出嘖嘖水聲,而他們直到大腦開始缺氧開始發昏、雙脣紅腫生痛才將唇辦分離,結束一場如同角力的吻。

 

鬆開了對韓文清雙手的牽制,孫翔坐起身看著面帶潮紅的另一人,粗喘著氣得瑟道:“哈……怎樣?我還不差吧?”

見孫翔放手,下意識用手撐起上半身的韓文清默默的擦了唇邊沾染的唾液和血絲,默不作聲地看著面前的半大小子。

 

不知道是因為剛結束了打架般的吻,還是孫翔這句如孩子邀功般的話令韓文清改變了原先的想法,他忽地笑出聲:“勉強湊合。”臉上的怒氣一掃而空,看來是被孫翔勾起了興趣。

“哼!待會兒就讓你見識我的厲害!”聽見韓文清這樣的評論,孫翔不甘的應了聲。

 

韓文清聞言正想發話不料一個不留神又被對方押回床上,雖然他是個鐵錚錚的漢子,但沒刻意鍛鍊的宅男體質卻也是個不爭的事實。

現在的熊孩子不知道是吃什麼長大的,長得人高馬大就算了力氣居然也這麼大。

身高好歹也有181的他明明和對方只差了4公分,體型差距不算懸殊,居然掙脫不開。

 

“你小子想在上面?”韓文清臉一暗,這事關主權的問題一個正常的男人不可能會不敏感。

“嗯?不然你有辦法壓制我嗎?韓前輩。”或許是開始習慣韓文清的黑臉,孫翔無所畏懼的這麼說,最後那聲前輩還十分故意地在對方耳邊用氣音說著,惹得韓文清耳邊一陣麻癢,耳邊瞬間竄紅。

瞧見對方的反應後孫翔大概也猜中了一二,毫不猶豫含住了韓文清的耳珠,接著又像品嘗甜品那樣,帶著一點惡趣味的舔著耳廓。

耳邊不斷傳來濕滑的觸感和麻癢的刺激,連韓文清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耳朵有這麼敏感,現在他只覺得漸漸使不出什麼力,更無法睜開眼前這名後輩的箝制。

 

“你知道你現在的樣子很迷人嗎?”餘光瞥見韓文清開始恍惚的臉,孫翔忍不住說了一句,而身下那人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羞憤,最後只是抬手遮住了自己的上臉部,喘著氣什麼話都沒說。

手不安分的拉開韓文清的上衣,手指沿著一邊的乳尖打轉,嘴則照顧起另一邊微突,在孫翔的舔弄下沒多久就變得紅腫挺立。

他滿意地看著自己的成果,覺得現在的韓文清像是上頭綴了兩顆櫻桃的美味蛋糕,讓人食指大動,。

 

“你到底想不想做?像小狗把我當肉骨頭舔啊?”

 

但他還沒得意多久,韓文清的一句話就激的孫翔一怒,將他的褲子連帶內褲扯下丟到了一邊,分開他的雙腿後沿著緊實的臀肉找到了那隱密的入口。

 

…….這裡真的進得去嗎?孫翔看著那未經開發處,不住的嚥口水。

韓文清瞧他動作停下便不滿的開口:“要幹就快點,婆婆媽媽的做什麼?你不行就我來!”

不行這個字對男人來說猶如禁忌般的存在,孫翔聽見韓文清這麼說後也就不管三七二十一提了槍就上。

結果理所當然的…….

 

“操!!”

“操!!”

 

兩人異口同聲的飆出了粗話。

 

未經潤滑的私處原本的構造就不是拿來如此使用,在孫翔的蠻幹下兩個人豪不意外地都痛的罵出聲。

 

“你這傢伙有沒有腦!還真的這樣硬幹!!”

疼的逼出了生理性淚水的韓文清劈頭就是一陣罵,原先還有點升起的分身更是毫不留情的疼軟了下去。

 

“嘶……還不是你胡亂催我…….”韓文清被疼的逼出了淚水,孫翔這裡也好不了多少,幸好沒一下進去太多,這次他小心翼翼地退出後,才解除了兩個人都被痛的做不下去的尷尬情況。

 

 

所幸孫翔是二了點還不是真笨,雖然以前真沒和男人做過但教學片也不是沒看過,他突然想到冬天職業選手們人手都會拿一罐的護手霜,二話不說地衝下床跑到行李處翻找了一下。

 

韓文清見對方離床還以為今天這事就這樣吹了,正臉色難看的要起身又見孫翔興沖沖的拿了罐瓶子回來。

 

“…….你現在才想到要事前潤滑嗎?”沉著臉看向孫翔,韓文清覺得自己今天一定是醉了才會改變主意想和這個熊孩子來一發。

在孫翔大力的保證之下韓文清才勉為其難地躺回床上,開始前還鄭重聲明要是他還胡來,自己一定會先把他踢下床再上了他。

 

 

不得不說孫翔某方面來說真是天才,學什麼用不了多久就能上手。很快的,韓文清的下身能容納近三根手指,原本消沉的分身不知何時也抬了頭。

他開始感到身體一陣燥熱,又麻又癢的令人不快,總覺得少了什麼,現在的韓文清急躁的快要抓狂。

他抬了抬下巴向孫翔示意他已經準備好了,不料對方卻說:“再一根手指……不然你會不舒服。”

這倒讓韓文清意外不少,原本認為對方和自己一樣單純一時興起想來一砲,想不到在準備工作方面孫翔還算是細心的。

 

不提前面那次搞笑的直接上陣的話。

 

“早就夠了,你那小牙籤也用不了多大的孔。”

“哼!!你又知道我小?”

 

這次真是充分的擴張到可容納四根手指後,韓文清忍不住又去刺激孫翔,年輕的後輩當然不甘示弱地回嘴,不過他嘴上說著手上的活也沒停。

將手指抽離後韓文清不住的覺得空虛,總想要有著什麼東西來填補,他也沒有感受多久這樣的空虛,很快的孫翔的炙熱滿滿的填了進來。

 

一開始還是會有些不適,畢竟對方分身肯定是比手指長的,孫翔進入後也沒急著動,只是雙手撐在韓文清的兩邊,微微喘著氣等待他適應自己。

 

“我…….動囉?”

“嗯…….”

 

聽見身下的人乾澀的回應後,孫翔才緩緩地動了起來。

他只感受到韓文清緊實的絞著自己,內部又濕又軟一個不留神都快提前繳械,韓文清也因為孫翔開始動作而熱得起來,沒多久皮膚就漾起了好看的粉紅色。

孫翔看著這樣的韓文清只覺得身下的人看起來美味極了,低身含住了他泛紅的下唇,細細品嘗般地舔弄。

韓文清只覺得滾燙的身體讓自己的意識變得渙散,不自覺地伸出舌迎合著孫翔,這次的吻沒了開始的狂暴,到比較像最初那個意外的吻,覺得柔軟和甜膩。

直到孫翔撞到肉壁上要命的那一點後,兩人才因韓文清嘴邊洩漏的呻吟分開。

 

在人前一向是領著霸圖這支風格硬派戰隊的韓文清,從沒想過自己會有呻吟出聲的一天,他羞恥的咬住下唇,拒絕再發出任何聲響。

孫翔見狀,臉上漾起了惡作劇的笑,雙手放在韓文清的髖骨旁,接下來每次的抽動都故意朝著那敏感的一點大力的撞去。

雖然韓文清死忍著不出聲,但分身鈴口不斷冒出的透明液體狠狠的出賣了他。

 

“韓前輩…….舒服的話就叫出聲,忍著你也不好過不是嗎?”

孫翔細碎的吻在韓文清的嘴角後,又開始惡意的在他耳邊叫起前輩兩字。

耳邊再度傳來的麻癢感覺讓韓文清一閃神,控制不住自己的嘴,除了粗重的喘氣外,零碎的傳出讓孫翔雙頰熱度不斷上升的聲音。

 

“嗯…….哈……..韓文清、你……..聽得我都要…….了。”

“哈…….哈啊、閉嘴!爽就快射…….少在那邊……..哈啊……..”

 

兩人的腦中無法思考其他的事,但卻不忘鬥嘴。孫翔一隻手摀上韓文清下身的挺立替他套弄了起來。

但就在韓文清快到頂點前,孫翔又用手堵住了他的前端,他不滿的瞪著對方,但在孫翔眼裡滿臉潮紅的韓文清這一瞪只讓他覺得下腹的火燒得更旺。

 

“一起…….”說完後,孫翔快速的抽動,接著退出韓文清的體內,釋放在他沒什麼日曬過的白嫩大腿內側,同時韓文清這樣解放在他的手裡。

 

 

隔天孫翔醒來韓文清已經不在床邊,要不是床上一片的狼藉,他真要以為昨晚只是一個真實又瘋狂的夢境。

 

一邊好奇著韓文清昨天那樣的狀況到底今天要怎麼如常出席全明星表演賽,一邊起身進了浴室打算先洗個澡清理一下,出來後才見衣櫃旁的桌子上有人放了早餐,上面還有一張紙條。

孫翔拿起紙條一看瞬間被內容氣的炸毛。

 

看那字跡很明顯是韓文清留下的,上頭寫了:

“才一晚就能讓你累成這樣,小子還嫩點,桌上的早點快吃了補身子吧。”

 

哼!韓文清走著瞧!下次要是沒讓你下不了床,別說房卡、我嘉世宿舍的鑰匙會自己折斷!

 

 

幾個禮拜後孫翔提著剛從外頭買回來的午餐,無言地看著手中房間鑰匙的上半部,另外下半部就這樣不給面子的卡在了門鎖上。

 

事實證明做人不能太鐵齒,你說是吧羊习习?



热度 60
时间 2014.10.22
评论(9)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