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 realm 03

*大概會有OOC,我努力不要太OOC(?

*因為我喻黃喻都吃,所以不到最後我也不知道自己會寫出什麼

無法通吃的人注意一下ryyy

*就這樣坑了的機率很高,忙完上周的全職茶會還真的就這樣差點坑了停耕(幹

*本章夾帶雙花私貨

*我不太清楚對岸怎麼稱呼博美和吉娃娃的犬種就用了灣家的說法,歡迎知情人糾正><

*喻隊真是個我無法駕馭的男人啊!!!每次卡稿都是因為他!!!!難以揣摩心境的心髒QQQQQQQQ

*感謝跟喻隊同為水瓶座的    @燕時歸  帶我了解水瓶的內心世界(X

00  01  02  04



“我說喻文州你哪收來這小子,和外面的蟬似的,吱吱叫的沒完,煩都煩死了。”孫哲平是這間小診所的熟客,一個禮拜來複診兩次。黃少天才開始做些雜活兩個星期,就讓這個熟客不住的和喻文州抱怨。

 

“路邊撿來的。”喻文州檢查完對方的左手後,只是這樣平淡的回應孫哲平的挖苦。

 

“你這話說的聽起來像是撿狗一樣……也是,我瞧他特像隻吉娃娃。”

 

“我靠靠靠靠,孫哲平你大爺!你說誰像吉娃娃啊?我看你家的張佳樂才像隻博美!!”人未到聲先到,黃少天抱著裝著幾綑未拆封繃帶的箱子緩緩走過來。雖然他的左手還打著石膏,但是不太妨礙他搬一點雜物。

 

“呵。像博美也比你安靜。”孫哲平聽見對方用自家戀人反擊回來,也只是嘲諷的一笑“再說你大爺樂意養,你管的著?”

 

“滾滾滾滾滾!秀恩愛分得快!”被對方噁心一把的黃少天默默地記下這筆帳,決定先作完手上的工作再說。

君子報仇十年不晚,要不是現在還忙著光憑自己快嘴,吵贏人垃圾話還不是分分鐘的事?

 

“大孫你好了嗎?”說曹操曹操到,被黃少天稱為博美的張佳樂在診療室外喊了聲後就敲門進來。

他是個看起來很精神的青年,染成棕色的髮留的有些長,隨意的在後腦紮了個老鼠尾巴似的小辮。

再來就是穿著打扮得很……時髦?

 

“張佳樂你一個大男人穿粉色襯衫,上面還帶著花……特娘們!”黃少天走到診療室牆邊的櫃子放下紙箱,接著整理醫療用品,張佳樂進門後他瞥了一眼後說道。

 

“干卿何事?我就喜歡這色!再說粉紅色也沒限定只能給妹子穿,大孫都沒嫌了你嫌什麼!?”剛進門就被黃少天開了一砲,張佳樂不甘示弱的馬上還擊,還對對方吐了舌頭。

 

黃少天見狀也不服輸,馬上扮起了鬼臉。

“怎樣?不服來打一架啊!!告訴你我一個多月沒活動活動筋骨了現在手癢的很!!!!”

“就憑你?”張佳樂聞言,面露不屑地打量黃少天身上大小包紮處“謝謝我沒有凌虐傷殘人士的特殊嗜好。”

“哼!那是我讓你的!!!就算只剩右手我也能贏你!你現在這麼說該不會是怕了吧怕了吧!我就知道你沒種跟我打!!”

於是整個畫面形成了兩個二十好幾青年的幼稚鬼臉比賽,空中彷彿還出現了火光。

 

“少天,別鬧張佳樂了。”最後還是喻文州出來拉住黃少天免得他們兩個打起來,孫哲平倒是一臉看好戲的樣子在一旁待著,沒有想勸住張佳樂的打算。

 

而伴隨著表面溫和的警告,喻文州暗地偷捏了黃少天還在瘀青的地方,疼的他倒吸了一口冷氣,馬上沒了剛才的氣焰,剩下就是兩人零碎的拌嘴。

 

“算了算了!今天算你幸運,文州剛剛幫你求情我就饒了你!”

“靠!黃少天你要點臉…….”

張佳樂手機突然響起,他們倆才馬上安靜下來,他也不避諱孫哲平外的兩人直接接起了電話聽著。

 

似乎是什麼比較正經的事,張佳樂收斂起了剛剛和黃少天打鬧的笑,換上一張凝重的臉,皺著眉頭和對方應付了幾句後就結束通話。

“怎麼?”

 

“嘖!又是那個難搞的。”張佳樂轉頭回了坐在一旁的孫哲平,他的臉色並不是很好看。

 

“哪個?買巴雷特還殺價的嗎?”孫哲平挑挑眉問道。

 

“不是他!是……”說到這突然打住,顯然接下來的話題就不是外人能聽的,張佳樂轉向另一邊對著喻文州兩人說:“不好意思這個客戶有點難搞,我怕我們家小遠應付不了要先走了。”

 

“沒事的,你們先回去忙吧,工作要緊。”喻文州也只是點頭示意後目送兩人離開。

 

 

喻文州的診所不大,也故意藏的很深,看診採預約制。如果不是有來過的熟客帶路,幾乎沒有人知道黑街裡有這麼一位醫術高明的大夫。

下午除了孫哲平外再看過兩位病人後診所就打烊了。

 

喻文州一邊整理今天的資料一邊想著下午那段還算有趣的插曲,或許自己想錯了,黃少天不是黃金獵犬而是吉娃娃嗎?當時畫面像極了兩隻小型犬一言不和在對吠,想到這他不禁失笑。

 

雖然黃少天和張佳樂總這樣小打小鬧,但是也沒真的互看對方不順眼,大概只是日子過得比較清閒所以靜不下來找個人拌拌嘴吧?

自從他來了以後生活的確熱鬧了許多……雖然熱鬧到會被嫌吵,但也不算壞。

總比過去得獨自一人面對死寂的研究室和無數的精密儀器以及數據好的多。

 

白色的地板、天花板、牆壁,刺鼻的消毒水和福馬林的味道,刺眼的紅色,飛濺的血肉……

 

忽地記憶的片段閃過,喻文州停下了工作,作噁感不斷湧上。他努力的壓下那股不適,試著回憶一些愉快的事,但不知怎麼的又想起發現黃少天的那個雨夜,那個觸動自己內心的眼神。

雖然相處的這段時間他和黃少天都很有默契地隻字不提自己的來歷背景,但是喻文州可以感覺得出黃少天並不適合就這樣留在自己的身邊,過著這種能說得上是隱居的生活。

他是一把鋒利的劍,注定要在戰場上殺敵立功,而不是如同現在安穩地待在鞘裡等著被歲月鏽蝕。

總有一天要告別的吧?他想。

接著他們又會回復成兩條不相干的平行線。

 

總會回歸原本的生活、本就不該過度干涉彼此太多。但是喻文州又感受到某種莫名的情緒湧現,是不甘心嗎?連他自己也不清楚,只覺得內心像打翻了調味料盤,複雜的很。

 

或許只是不想放手吧?

 

碰的一聲喻文州的沉思就這樣毫不留情地被打斷,門就這樣摔到牆上發出了哀號,喻文州無奈地看向了殺門兇手。

“文州文州文州你好了嗎嗎嗎???哎呀我知道你手慢但這也太久了我快餓死了餓死了!!!!時間也差不多了我飯已經準備得好了你快過來吃還是有沒有特別想吃的我再多做?”他每天的工作除了整理雜物打掃屋內外,連煮飯也包了。

 

想當初喻文州隨手拿了泡麵正要打發晚餐時卻被他一手搶過,最後在他一臉驚訝情況下做好了一桌滿滿的家常菜,從此兩人的民生大計就由他一手包攬。

 

黃少天一向大喇喇地也不會特別管什麼慢語輕聲悄悄開門這套,出場就給喻文州一個震撼。

但喻文州可是誰,內心素質高的很,區區撞門聲可是嚇不到他的,慢騰騰的將手上的資料收入簿子裡,再放到書架上後才轉身對黃少天說:“嗯,我想吃你。”

 

“!!!!!!!!!!”

 

黃少天毫無懸念的又被炸開了。

 

“……做的麻婆豆腐。”

黃少天覺得再繼續待在喻文州身邊,自己年紀輕輕心臟會很快就玩完了。

 

“拜託你話說清楚點,每次都這樣嚇我……”他垮下肩這麼對喻文州抱怨著,雖然他也不清楚怎麼對方這麼幾句話就能挑的他炸毛,但也沒覺得反感,於是這樣的風景就常出現在他們的日常生活中。

“我覺得我咬字很清晰,還是說少天嫌我普通話講得不好?”走上前笑看著黃少天說道。“逗你玩的呢!別在意,再不開飯的話菜都要涼囉!”說完後逕自走出診療室,留下一臉憤慨的黃少天。

 

 

 

NG

碰的一聲喻文州的沉思就這樣毫不留情地被打斷,像是作者的節操一樣碎了一地

↑突然的腦洞


另外想做個調查,因為這章寫著寫著就自己開了雙花腦洞

問問有姑娘們會想看這個世界觀背景下的雙花線嗎

設定大概是

樂樂黑街軍火商  在做這行之前和搭檔孫哲平是傭兵
孫哲平受傷後就暫時歇業  暫居黑街讓大孫養傷(主治醫生喻文州) 還有賣賣軍火(?
小遠是樂樂帶在身邊的,大概是左右手兼徒弟這樣的設定吧ryy

沒有具體寫我也很難說最後會怎樣


兩線可以分開看,但是會有點交集這樣(?


我看情況開坑(??????






评论(18)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