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 realm 02

*大概會有OOC,我努力不要太OOC(?

*因為我喻黃喻都吃,所以不到最後我也不知道自己會寫出什麼ry

說不定我糊里糊塗就讓他們各一次

*就這樣坑了的機率很高(三分鐘熱度

*卡稿的時候 @阿冷 獄友真是我的腦洞好朋友。

00  01  03


============================

夕陽西斜,橘紅的餘暉透過另一端的窗戶照進了房內,白色系的擺設被染成溫暖的色調,讓人忘卻夏季日曬原是多麼的毒辣。

感受到身邊傳來動靜,黃少天警覺的睜開眼睛,看見陌生的天花板後他發愣了一下,才想起自己被追殺逃進黑街然後被一個有著溫和笑容的青年救了……

 

“抱歉,換藥吵醒你了?”目光落在正解開自己沾滿血汙繃帶的男人身上,他身邊的小推車擺滿了各式藥膏和繃帶,但對方只在感受到他的視線後回看了一眼,接著繼續專心處理手上的活。

 

“你是醫生?”黃少天愣愣地開口,說出口後才發覺自己的問題多沒智商,都能把重傷的自己從鬼門關拉回來,他要不是醫生還會是個工程師嗎?

 

“嗯……是也不是。正確來說我沒有執照,是密醫。”也沒有去計較回答這個問題是否有損智商,男人這樣回答。

黃少天正要開口,他又說“可能會有點痛,你忍一下,紗布黏住傷口了。”然後在他還沒反應過來前俐落的將紗布扯下。

 

“靠靠靠靠靠你這個蒙古大夫!!!是想整死我啊!?”黃少天被突如其來的刺痛疼的倒抽好幾口冷氣,依稀還聽見了什麼被撕開的聲音,他只希望不是傷口裂開的聲音。

要不是被這個人救了自己一命,他還真以為這個男人是敵方派來折磨他的。

 

“怎麼會,這位道上兄弟都能頂著這麼重的傷躺在路邊撐到我發現你,這種程度的痛應該和搔癢一樣才是。”將傷口滲出的組織液和血清乾淨後他緩慢的塗上藥膏,雖然動作慢的黃少天有點耐不住,但是下手非常輕柔,之後的包紮也相當紮實,一看就知道沒有一定的經驗累積,手法是做不到如此乾淨俐落的。

看看人家怎麼包的,黃少天回想自己以前幫其他兄弟包紮的傷口……那畫面太美還是別想起來的好。

 

“欸!你叫什麼?我總不能連救命恩人的名字都不知道吧?”看他換藥進度完成的差不多後黃少天揚了揚下巴這麼問道。

雖然感覺很沒禮貌,但他現在的樣子看起來只差一點就和木乃伊一樣了,根本沒辦法做出什麼動作就別勉強他了。

 

“嗯?我叫喻文州。”將髒污的繃帶和紗布丟進一旁的垃圾桶後,喻文州一邊整理小推車上的藥品一邊回答。

 

“那你呢?”

“黃少天。”

對方聽見他的名字後似乎想到了什麼,沉默了一小段時間。

就在黃少天受不了這有點詭異的安靜,想隨便說些什麼時,喻文州又開口:“不過你也不用太把我這個恩人放在心上,我要收錢的。”

黃少天一楞,沒想到對方沉思了一會兒居然是在想要怎麼收錢!?

 

想想也不太意外,他們非親非故的,要不是出了這次的意外還有可能永遠只是兩條平行線,可以用錢算清的關係還是算清的好,免得以後有太多牽扯。

在黑街對方沒把自己再拿去賣已經是最大的良心了。

 

“行!你算算多少,帳單往我們幫裡送就行!”想通後他豪邁的這麼說,這幾年跟著魏琛混他也不是什麼口袋空空的無業青年,不過就是點醫藥費……

黃少天小同志愉快的想法就在喻文州拿出了請款單後馬上被掐滅。

 

“臥槽!!!你這他媽是搶啊!!!!”他顧不得身上的傷一秒從床上坐起來都忘了痛,“衣服汙損清潔費?連白開水都算我一杯15RMB!!你怎麼不改行來道上混還是用搶的比較快?”

 

看著對方用著誇張的表情把請款單上所有品項都念過一遍後喻文州才緩緩開口。

“我說過了,我是密醫,怎麼收費你不會一無所知吧?”黃少天這才發現喻文州臉上一直掛著的溫和笑容看起來是多麼的可怖,那不容質疑的氣場讓黃少天悻悻然地閉上了嘴。

 

“那個……我現在沒這麼多錢。”而且要是被魏老大知道大概少不了一陣敗家子的打罵,“你們這能不能接受……”

 

“不能賒。”黃少天話還沒說完馬上被喻文州打斷。

 

這下可好了先是被追殺,再來又被一個根本像是強盜的密醫救還被敲了一大筆醫藥費,自己簡直就是流年不利都不知道是不是得罪了哪路神明才被整成這樣。

 

“不過,沒錢的話,你可以用身體付。”說完後喻文州還煞有其事的上下打量了黃少天,搞的對方一整寒顫。

 

奇怪,今年的夏天怎麼這麼冷。

 

“靠靠靠靠我說不會吧你…….你是!?”黃少天臉色一變,像是見到了極為驚恐的畫面,舉起了勉強能動的右手完美的演繹了令人髮指這個成語的畫面。

 

臥槽臥槽臥槽難不成我黃少天一生清白就要這樣毀在這個強盜密醫手上,不帶這麼整的啊!魏老大要是知道還不打死我,他老人家還等著我給他抱個孫子玩啊!不行不行不行我不能折在這裡,還是向幫裡求援好了,被打被罰兩個月的打掃廁所都比待在這被人辣手摧花好啊……

 

“想到哪去了?我說的是留下來工作抵債,我這裡還是需要一點人手的。”喻文州彷彿看穿了黃少天腦中不斷刷過的臥槽彈幕,笑著點破他的胡思亂想。

 

“……欸!?哈哈哈抱歉我誤會了,我剛才還以為你是……”

“我的確喜歡男人沒錯。”

“!!!!!!!!!─────”

“逗你的。”


心真髒。

見對方笑的一臉真誠,黃少天也懶得去質疑這段對話的真實性了,心情大起大落的像是坐過山車,他現在只感受到心累。

喜歡男人又怎麼啦?喻文州也沒對自己動手動腳反應這麼大幹嘛……

 

“我留下來工作抵債就是了。”嘆了口氣,不想再思考自己的債主性向,黃少天乾脆的投降。

 

“那好,你的右手應該還能動吧?這個合同你簽一下。”

黃少天看都沒看就隨手在喻文州遞來的紙上簽了龍飛鳳舞的字,喻文州略為驚訝地收回了那張紙。

 

“你簽合同都沒有看字的習慣嗎?不怕這是賣身契?”他似笑非笑的看著還在床上裝死的黃少天,隨口說著。

 

“哼!那也要你有本事賣了我。”說完後轉過身背對喻文州不理他。

喻文州見狀失笑,覺得眼前的傷患像極了一隻被主人逗弄又吃不到骨頭最後賭氣不理主人的大狗,再配上黃少天的髮色…….是黃金獵犬吧?

被自己的想像惹的發笑,回神發現黃少天一臉狐疑的看他,喻文州也沒解釋什麼最後只說了“晚點我幫你送晚餐進來”後就起身離房。

 

看著喻文州消失在視線中,黃少天只是嘆了氣拿起棉被蓋住自己的臉,他才幾歲就這樣欠了一屁股債,以後要怎麼過才好,幸好喻文州不是個難相處的對象……

不對!就是這個黑心密醫害自己落得這般田地,可是轉念一想沒有他自己應該早死在路邊了,越想越糾結最後黃少天乾脆不想了,反正船到橋頭自然直,婆婆媽媽的亂想些什麼。

放棄思考的黃少天索性眼一閉,睡他的大頭覺。

 

 

值得令人慶幸的是黃少天受的傷雖然重,但沒什麼傷及內臟,骨折也只有左手比較嚴重打了石膏,休養了一個月左右就開始活蹦亂跳。

大概是因為他那染的那頭金髮和多的令人生煩的話,整個人帶給他人的印象就是鮮活、滿滿的活力,讓喻文州原本寧靜的小診所變得熱鬧了起來。

 

一個像夏天般的人。看著黃少天開始在裏頭忙進忙出的幫忙整理雜物,喻文州默默地想著。



评论(2)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