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非定律 04

莫非定律03 <老樣子時隔多年的前篇



唐昱一早醒來茫然地躺在床上發呆,他根本不記得自己是怎麼和艾斐下山到達廣都鎮,之後再回到唐門的。

只記得寒冷的山上艾斐溫熱的唇蓋上自己的唇瓣,軟嫩的唇肉帶著一股艾斐身上特有的香氣,將唐昱迷的七葷八素找不著北。

他小心翼翼的回吻自己心尖上的人兒,不知不覺將兩人的吻逐漸深入,直到艾斐喘不過氣來拍打他的胸膛後才戀戀不捨的放過他。

兩人分離後艾斐帶著羞澀地表情暫且不敢面對唐昱,而此時的唐昱卻早就因為過大的衝擊喪失思考能力,他最後的印象是艾斐的雙唇一張一合對他說了句話……

 

是什麼話?

唐昱深鎖眉頭苦苦搜索出現記憶斷層的腦袋,不料卻被唐述闖入房內打斷了思緒。

門板狠狠撞上後牆發出慘烈的哀號,伴隨著師弟慌張的求助吵得唐昱覺得自己需要靜靜。

別問他靜靜是誰,聽說是一隻狗。

「師兄師兄!借我躲一下!」唐述話也沒說清就直往唐昱床底下鑽,看得唐昱是一頭霧水,但很快得他就知道唐述為什麼一副在躲洪水猛獸的樣子。

「唐述!給老子滾出來!」人未到聲先至。

來人不是誰,正是唐述家裡那個苗疆媳婦兒穆晰,他手上還帶著微微發著光亮的絳玉拔雲,很顯然是一路追殺唐述到他這的。

嗯,師弟媳連追殺師弟都很下血本呢!果然愛的深沉。

穆晰追著唐述進了房才發現是唐昱的臥室,轉頭見到一臉詫異的唐昱後便收起原本惡狠狠的猙獰表情,換回平日那付平易近人的模樣,帶著有禮的笑容問道:「原來是二師兄的屋子,不好意思打攪了,請問師兄有看到我家那口子嗎?」

這翻臉比翻書還快的功夫看得唐昱一陣暗嘆,要不是穆晰是如假包換的五毒教弟子,他都要以為對方也跟他受過差不多的訓練。

「有……不過他剛剛從窗外跳出去了,現在大概用著他不靈光的輕功往神機山上去。」

穆晰聽完後不疑有他,連道了一聲謝後便從唐昱指向的窗口跳出屋內,而唐述聽見穆晰離去的聲響才畏畏縮縮從床底下探出頭,看起來真像一隻剛結束冬眠的土撥鼠。

「我媳婦回去了?」

「嗯。你到底是幹了什麼惹得他這麼火大?」唐昱不解地看著剛從地上爬起的唐述,穆晰給唐昱的印象總是溫謙有禮,並不是會無理取鬧的人。

唐述灰頭土臉的拍拍身上多處髒兮兮的塵土,讓唐昱嫌棄的把他往房外趕,免得他繼續弄髒屋內自己晚上睡不好覺。

「也沒啥,就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唐述一邊應著一邊檢查自己身上有沒有什麼東西在逃亡過程中落下,「我不過帶了小師妹做做每日任務,被他瞧見以為我對不起他,連解釋都不聽就拿著蟲笛殺過來,我還能怎麼辦?」語畢唐述無奈的聳肩。

隨後他便和唐昱打了聲招呼就離開,貌似是要去找點能讓自己媳婦消氣的小禮物。

看著唐述瀟灑離開的背影唐昱不禁嘆了口氣,果然人在熱戀過程中都是盲目的,智力水準還特低,不就是一點日常的小事都能……等等!日常任務?

「不好了!」終於想起關鍵字的唐昱嚇得從原地跳起,昨日他不就是答應今後都要陪艾斐做日常任務?他怎麼給忘了?現在都什麼時辰了?

急忙收拾東西趕往廣都鎮的唐昱一點都沒意識到自己已經成了剛剛才嫌棄過一輪的人種。

 

「好慢……他是不是不來了?」艾斐百般無聊地趴在茶館一隅桌上,手指有一下沒一下的撥弄碗盤裡給客人配茶用的瓜子,一旁的蠱蛇們聞言則是張開血盆大口露出尖牙以表示對漢人失約的不滿。

「別這樣,他說不定是臨時有事……不可以吃他阿!」看著雙蛇憤怒的吐著蛇信,艾斐只能弱弱的替唐昱說話,不過已經等了快兩個時辰連他自己都不是很有信心。

難不成是因為昨晚的自己太衝動讓唐昱被他大膽的示愛嚇著?該不會過了一晚他就打算不認帳?

「對不住!我來遲了!」就在艾斐胡思亂想時唐昱無聲無息地出現在他身旁,受上還提著一盒精緻的茶點權當陪禮,「早上我、呃……艾斐?」

不料唐昱一路上反覆推敲的說詞還沒說完,艾斐聽也沒聽起身甩頭就走,身旁的蠱蛇臨走前還不忘露出一嘴獠牙威嚇唐昱。

唐昱嚇得連忙追上艾斐,也不顧得其他就從艾斐身後死死抱緊他精瘦的腰身,心裏七上八下怕極艾斐真的和他老死不相往來。

「我還以為你不來了。」艾斐被抓住後嘆了生氣,但慌亂的心情隨著唐昱厚實的擁抱漸漸平復,他也沒掙扎就這樣任唐昱抱著、聽他顛三倒四笨拙的道歉。

唐昱大庭廣眾下不顧他人眼光也要留住自己的反應,讓艾斐相信倆人昨日的親密並非自己一相情願,轉念一想卻又對自己這般敏感的反應感到可笑。

「沒有!只是我昨天樂壞了,今天一醒便忘了你昨日同我說了些什麼……」聽到唐昱這個理由讓艾斐原本绷著故作嚴肅的臉瞬間破功,他忍不住大笑出聲。

「哈哈哈……算了不跟你耍脾氣了。」他轉過身反抱住被他的小脾氣唬得一楞一楞的唐昱,「不過光是這些小茶點想讓我消氣可沒這麼容易。」

艾斐露出有些狡詐的笑容,讓唐昱有種自己才是掉落陷阱被捕捉的獵物之感,但是唐昱知道自己並不想逃,甚至打算放棄掙扎任由艾斐宰割。

艾斐要求可以說是另唐昱出乎意料。

不同於自己身邊那些得罪自己媳婦就要千哄萬騙求爺爺告奶奶才讓對象消氣得倒楣友人們,艾斐僅僅是淡淡的向他說了想多看幾處如那晚令人難忘的風景,罰唐昱帶他走遍世上美景。

 

「現在所有日常委託都完成,該是你兌現懲罰的時候了。」艾斐將手上完成任務的卷宗交由前來接應的委託人後朝著唐昱賊笑,彷彿是算準唐昱毫無預備,不知道他還能變出什麼戲法。

時間上的確是過於倉促,唐昱雖然一路上都在想著該帶上艾斐去哪處開眼界,但左思右想還是沒個主意,最後他讓艾斐稍等他片刻,不一會兒帶回一個樣式奇妙的木輪車回來。

「這是最近我做著好玩的東西,獻個醜。」那奇怪的木輪車有半人高,兩側有能伸縮的雙翅,上頭還裝飾成火紅大鳥的樣式,不知道這樣的設計有何用處。

艾斐看唐昱操作的樣子似乎能乘坐兩人,隨後唐昱帶他覓了成都附近一處高地準備完畢後便拉著他上車,指示他扶著自己的雙肩坐穩,接著一段助跑行駛就向崖下駛去。

艾斐沒做好心理準備便見唐昱帶兩人往高處墜落,嚇得他腦中一片空白,一瞬間什麼極道魔尊見識和膽魄通通扔了餵狗,他只能閉上眼抓緊唐昱只差沒像遭非禮的小姑娘尖叫。

但想像中的下墜感並沒有到來,艾斐睜開眼發現木輪車展開兩側的雙翼,順著氣流緩緩的往平地滑翔,夏夜微涼的空氣擦過他的面龐在耳邊響起獵獵風聲,髮絲被風吹得凌亂艾斐卻也無心去管,他只是牢牢抓著唐昱的雙肩生怕自己不小心被摔出車外。

平心而論此刻兩人獨處,襯著成都周圍寂靜的夜空倒也是個難得的美景,只不過當事人一個專注行駛,另一個則緊張得不敢東張西望,倒也白費了唐昱這一翻心思。

最後木輪車安全的滑翔回到廣都鎮,前頭駕駛的唐昱完全沒見到艾斐在後座被嚇得蒼白的臉,後者也只能在下車後慘白的抓緊唐昱的衣襬支支吾吾的說不出完整的話。

恰好在他們到達廣都鎮後有個唐昱認識的小姑娘在附近,粉嫩嫩的唐門小姑娘見了木輪車興奮得在他倆身旁竄上竄下,不停問著乘坐時的體驗。

「艾斐你覺得剛剛如何?月色很美吧?我特意挑了從那處山坡,從那裏出發看見的月亮特別大。」

「……啊、抱歉,剛剛我一直看著你,沒注意到月亮美不美。」聽見唐昱的叫喚後艾斐才回過神,愣愣地吐露一句讓唐昱瞬間羞紅臉的話。

「師兄我還是下次再討教好了,不打擾你們……」小姑娘聞言一溜煙就消失得沒影,那速度快得艾斐只看到一抹藏青的身影飛向夜空中接著便失去蹤影。

……現在和他們解釋自己只是突然被抓著從高處飛下才怕的只敢看著唐昱還來得及嗎?






热度 14
时间 2017.10.07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