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雨望冷 01

*純陽內銷傻白甜

*旁邊的小夥伴準備國考快餓死了,希望他活下去。


天光乍破、雄雞啼鳴,陸元真十分準時悠悠轉醒。

他帶著睡亂的長髮坐起身,和一般人不同的是他醒來後第一件事並非梳洗,而是側過身低頭輕吻睡在他身旁的另一名男子。

那男子睡得沉,纖長的眼睫因陸元真的動作而略為輕顫,卻並沒有清醒的跡象,反倒還要他伸手搖晃身軀才迷迷糊糊的睜眼。


陸元真有個不可告人的小秘密,他喜歡趁自己的師兄穆秋卿清醒前偷吻他的額間。

這是他唯一一件敢表達對多年的愛戀的小動作。


陸元真已經不記得自己是何時喜歡上他這位面容清冷的師兄。

或許是日久生情罷?自他被師父帶上山後日常起居幾乎都是由大了他六歲有餘的穆師兄照料。

他的師兄穆秋卿不愛笑,總是一本正經的板起臉面對所有人,甚至還嚇到初次見面的小元真,只差沒把當時還只是個奶娃娃的他嚇哭。

可這冷臉的師兄卻與外表截然不同的溫柔,當時的穆秋卿見陸元真害怕的樣子也不惱,反倒主動牽起瑟縮在師父道袍後的小手。

帶著習武劍繭的大手溫暖了初上華山受寒的他,也讓初來乍到還有些不安的陸元真定了心,雪團子般的小元真就這般不哭也不鬧得由師兄牽著逛起純陽宮熟悉他未來的住所。

別的同門調笑穆秋卿跟個奶娘似的後頭老帶著一個小尾巴,但穆秋卿總是一本正經的表示自己身為師兄,這般照顧小師弟也是理所應當的。

往後的日子陸元真更是順理成章的賴定這個面冷心熱的師兄,就連如今年過弱冠也還和穆秋卿同食同寢,不給門內任何師姊妹靠近自己師兄的機會。

他心底也清楚,雖然師兄總是掛著一張冷臉、待人也有禮卻疏離,更是除了他外在同門裡幾乎沒有其他相熟的友人。

可架不住他師兄長的俊阿!

少年元真的煩惱還真不只有萬勢不竭會偏離。



不知道會不會寫到的補充設定:

陸元真:氣純,是個陽光活潑的俊小夥,招蜂引蝶的行為背後是給自己暗戀的師兄擋桃花。

穆秋卿:劍純,冷臉面攤,但是只是不擅言詞跟表情不多,其實有溫柔的賢妻屬性(?

不知道會不會出場的師父:劍氣雙修大咩咩,把小元真丟給大徒弟不是因為不負責,而是因為他自己也是個需要大徒弟照顧起居的生活白癡。

热度 14
时间 2017.09.07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