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更新緩慢,雜食無節操
慣性傻黃甜,酒駕慣犯
  1. WB
  2. plurk
  3. 私信
  4. 归档
  5. RSS

我多少年沒有正常的文可以直接貼出來了(???



在我心裡打著小九九的時候,師弟終於肯開口說他到底怎麼了。

「師、師父在哭……嗚嗚嗚……」

「哭?怎麼會?師父一向和師娘感情好得很,好到堡裡的人都嫌噁心了,怎麼會把師娘弄哭?」夏久一開口就把我弄得糊塗,我歪著頭皺眉思考,但是良久還是沒有一點結論,因為我實在無法想像師娘像這個小傢伙一樣哭得淅瀝嘩啦的樣子。

「真的……不信你自己聽聽……嗝!」說到最後夏久還因為哭太久開始打嗝,這模樣說有多好笑就有多好笑,但是我還是故作深沉把耳朵也貼上師父房門聽聽裡面的動靜。

「……阿昱……太快了……嗚嗚嗚嗚……」

這不聽不知道,一聽嚇一跳!師娘真的在哭,還喊著師父的名字哭!遭了糟了,難道師父真的在房裡欺負師娘嗎!!原來他們大白天的回房裡不睡覺,是躲起來算帳不讓我們看嗎?

我左想右想,進門阻止也不是,找人幫忙也不是,最後我決定帶師弟出去玩耍轉移他的注意。

什麼?我是膽小怕事的王八蛋?

才不是呢!我才沒有屈服師父的淫威只因為我不想被他吊起來用皮帶抽,我、我只是……只是應該擔起師兄的責任帶師弟出去玩耍認識新環境!

 

我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終於把這個又哭又叫的夏久拖出家門,一開始用說的說不動,他還忒麼噘嘴給我看,最後我只好拿上頭沾了點麻沸散的銀針扎他,他才乖乖跟我出門。

誰讓我慫……呸、我才沒有慫,是該玩耍活動筋骨的時間到了。

麻沸散的藥效過了後,夏久一言不發的的任我牽著走,剛才哭鬧的樣子彷彿只是我的錯覺,只有我手臂上的齒痕和瘀青可以證明這個師弟的力氣其實不小。

「……師兄,我們要去哪……」夏久不安的東張西望,握緊我的手跟在我後頭。

唐家集雖然是唐門的外堡家族負責經商聚集的市集,不過多多少少也會有外地的商旅來此,賣些新鮮的東西譬如……啊哈!西域的糖果!

我給他比了個禁聲的手勢後說:「待會兒師兄帶你吃糖,但是你留在這兒別動、也別說任何話喔!」見夏久似懂非懂的點頭後,我悄悄的試驗起前陣子師父教我的「瑕草無霜」。

聽說這功夫讓不會我們浮光掠影的旁人也能一起隱蔽身形,今日小爺我就來試試!

我默念師父教的口訣後運起功,接著施展浮光掠影,再往夏久那邊一看……太好了果然沒被師父白抽……我是說我果然是個天才!一次就成功。

夏久新奇的在原地跳來跳去,發現旁人都看不見他很是興奮,我連忙按住他交代大動作可能會讓加在他身上的浮光掠影失效師弟才消停些。

「師兄,哪裡有糖吃呢?」

「你等著!師兄這就去拿給你。」果然一說到糖不管是幾歲的小孩都會停止鬧騰,我悄悄接近那個胖的驚人的西域商人身後,往放糖果的箱子裡一抓後拔腿就跑,我知道自己浮光掠影的功夫不到家,這麼大的動作肯定已經曝露了,所以跑到夏久旁邊後抓住他的手就往黑山谷的方向跑。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