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毒]往事不堪回首 上

http://wx4.sinaimg.cn/mw690/ea8725f5gy1fcibtts9rlj20c83x5tdw.jpg

有些字眼怕被吃,外連比較保險(本來是要寫肉的
肉在下篇(給自己點蠟

少不更事 01

正太段子,割腿肉混更,有沒有後續我不知道←


師娘此次返回師門處理事物不知覺已過了月餘,今早一醒見師父忙裡忙外的弄些吃食便猜的出師娘差不多要回來了。
「唐棠!還不快去外頭採些你師娘愛吃的果子回來!」
這不,馬上就使喚我去張羅吃食。

和別人家不一樣,我師父這兒家務都是師父自己包辦,上到修繕住屋,下到烹煮三餐,師父樣樣在行。
人言君子遠庖廚——雖然說我的師父不能算君子——但誰又想的到數年前他可是江湖上讓人聞風喪膽的蜀中刺客之一呢?

而我的師娘.......是個苗疆五毒的......漢子。
還不擅照顧自己,我常常在想要是師娘當年沒有跟師父好上,不知道生活起居可會一團亂?
但是師娘卻是醫術造詣極深的...

莫非定律 02

莫非定律 01<時隔多年的前篇


江湖上有著惡人谷與浩氣盟這立場極端的陣營,這兩方陣營各自麾下俠者眾多,日子久了難免因為各種理由出現不少江湖恩怨、是非情仇。

雙方也因如此從未停止互相傾軋,如今過去數個年頭各有千秋,但從未真正分出勝負。

曾有智者預見這般你來我往只會讓一盟一谷被過於頻繁的戰事耗損虧空至同歸於盡,於是七星及十惡共同定下彼此大規模交鋒的時間間隔,這才有了如今定時的各種爭奪戰事。


晃眼間已過去數月,唐昱隨著戰功累積一點點爬到十惡總司的位置,如今可說是惡人谷中小有名氣的新銳將領。

今日唐昱遵照惡人谷總指揮歐陽落的計畫領著一路人馬疾行在浩氣盟內,打算成為一...

[唐毒]哭鼻子(下)

好久沒動筆的復健車,大家將就點吃啊(軟爛


http://ww3.sinaimg.cn/mw690/ea8725f5jw1f99rl96plsj20c83x81ks.jpg

[唐毒]哭鼻子(上)

又被屏蔽拉^q^
我不玩ㄌ(怒摔

自己去微博看辣
http://ww2.sinaimg.cn/mw1024/ea8725f5jw1f966h2lwqlj20c84ec1kx.jpg

[唐毒]不作不死、下

http://liyueya.tumblr.com/post/146542868801/%E5%94%90%E6%AF%92%E4%B8%8D%E4%BD%9C%E4%B8%8D%E6%AD%BB%E4%B8%8B


隔日唐祀和師弟唐昱一同合作接下了新的任務,臨行出發前唐昱清楚的看見了自己師兄換裝時背後那幾道嫣紅的痕跡,但他苦思不解是甚麼暗器才能留下那般如野獸爪痕的傷口,看起來雖然嚇人,卻不傷骨只是表皮留下些許血痕。

“等你有了媳婦就知道了。”

師兄高深莫測的表情讓技術宅唐昱小朋友更加納悶了。

“師兄的媳婦……武器不是蟲笛嗎?”五毒教弟子也會使用鐵爪類武器嗎……?


寶寶終於...

[唐毒]不作不死、上

*作死的毒哥與他愉快的家炮

*啊.....我連自己的生賀都可以遲到(?

*只是個理智全無地純肉


“我回來了。”燁洛推開家門順手擦了嘴角的血漬,視線和正好抬起頭的唐祀對上。

“怎麼又把自己傷成這樣?”唐祀放下手上保養到一半的千機匣,看見戀人歸家後又是傷痕累累的模樣,不禁深皺起眉,“下午不回我的千里傳音是又去洛陽打架了嗎?”雖然這句話是問句,但是唐祀的語氣卻是肯定的。

“想來截鏢車的耗子多,陪他們玩玩罷了。”面對唐祀不滿的目光,燁洛有些心虛地轉頭迴避他的視線,逕自走入房內找傷藥。


“別找了,藥在我這,過來我幫你上藥。”就在他翻箱倒櫃找藥時,背後傳來唐祀的聲音,燁洛有...

莫非定律 01

01

唐昱的師父唐青玉一生只收了三個徒弟,而他排行第二,上有師兄唐祀,下有師弟唐述。

奇怪的是他的師兄弟們活像被苗疆娘們下了蠱似的,一個兩個都從隔壁五毒教抱了媳婦回來……不,更正前言,要是他們是被娘們下蠱就好了。

唐昱抹了抹臉轉開視線迴避那大片裸露的肌膚。

他的嫂子和弟媳忒麼都是苗疆的漢子啊!

這門派有毒……或者有毒的是這個師門也說不定。

唐昱甩頭拋開內心的疑惑,繼續埋首於手中的千機變改良。


他們師兄弟在門派中都是排的上名號的,不過不同於專精驚羽訣的唐祀和鍾情天羅詭道的唐述,唐昱是少有的雙心法兼修者,他喜愛驚羽訣無聲追命十里殺一人,也醉心於天羅詭道萬千機關的詭譎多...

【唐毒】禍從口入、下

(你們懂得)

http://liyueya.tumblr.com/post/135758826716/%E7%A6%8D%E5%BE%9E%E5%8F%A3%E5%85%A5%E4%B8%8B


    穆晰再次睜眼已是第二天午時,他躺在熟悉的床上甫睜眼就嗅到飯菜香,肚子不爭氣的餓的叫出聲。

    “你醒啦?”剛想下床就聽見唐述的聲音,一坐起身便牽動後頭操勞過度的部位,霎時鈍痛了起來,但自己身上乾淨,一些傷口也都被細心的上好藥。

    “欸欸,先別下床,我拿粥來...

【唐毒】禍從口入、上

欸嘿,我還活著(?

*只是餓太久了餵自己一口肉

*太久沒動筆,內有劇情不合理、文筆不通順等雜七雜八

*毒哥好ㄘ好ㄘ好ㄘ,我想●哭毒哥(問題發言



“半夏……茯苓……”穆晰嘴中喃喃念著藥方,一邊拿起手邊的藥材投入正在冒泡的鼎,待鼎中的湯藥熬的差不多了,穆晰便拿起勺子盛了點淺嚐確認。

“嗯……應該差不多了。”口中藥味微苦淡散,穆晰估量此番湯藥應是大功告成,便滅了柴火著手收拾屋內四散的藥材。

簡單的動作便使穆晰身上附了層薄汗,不過在地界濕熱的苗疆也是見怪不怪,只當是今日較往昔稍熱了些。

不料隨時間一久體內變得更加燥熱難耐,穆晰這才意識到壞了,想來是方才的湯藥哪出了錯,引的自己體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