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更新緩慢,雜食無節操
慣性傻黃甜,酒駕慣犯
  1. WB
  2. plurk
  3. 私信
  4. 归档
  5. RSS

又被屏蔽拉^q^
我不玩ㄌ(怒摔

自己去微博看辣
http://ww2.sinaimg.cn/mw1024/ea8725f5jw1f966h2lwqlj20c84ec1kx.jpg

http://liyueya.tumblr.com/post/146542868801/%E5%94%90%E6%AF%92%E4%B8%8D%E4%BD%9C%E4%B8%8D%E6%AD%BB%E4%B8%8B


隔日唐祀和師弟唐昱一同合作接下了新的任務,臨行出發前唐昱清楚的看見了自己師兄換裝時背後那幾道嫣紅的痕跡,但他苦思不解是甚麼暗器才能留下那般如野獸爪痕的傷口,看起來雖然嚇人,卻不傷骨只是表皮留下些許血痕。

“等你有了媳婦就知道了。”

師兄高深莫測的表情讓技術宅唐昱小朋友更加納悶了。

“師兄的媳婦……武器不是蟲笛嗎?”五毒教弟子也會使用鐵爪類武器嗎……?



寶寶終於寫完ㄌ(大哭(幹

 @良 | 失蹤人口ㄉㄉ說五千字H換張圖(幹 

上下兩篇六千字喔!(是多餓 

PS:上篇有些BUG有修正

寫不出來~~臣妾辦不到阿~~

有沒有自己的生日都要過完一個月了還寫不出文的八卦(啜泣


順便求個糧阿~~~有沒有推薦的唐毒文嚶嚶嚶嚶嚶

自從清心火完結以後我就失去的生命的方向(振作好嗎

*作死的毒哥與他愉快的家炮

*啊.....我連自己的生賀都可以遲到(?

*只是個理智全無地純肉


“我回來了。”燁洛推開家門順手擦了嘴角的血漬,視線和正好抬起頭的唐祀對上。

“怎麼又把自己傷成這樣?”唐祀放下手上保養到一半的千機匣,看見戀人歸家後又是傷痕累累的模樣,不禁深皺起眉,“下午不回我的千里傳音是又去洛陽打架了嗎?”雖然這句話是問句,但是唐祀的語氣卻是肯定的。

“想來截鏢車的耗子多,陪他們玩玩罷了。”面對唐祀不滿的目光,燁洛有些心虛地轉頭迴避他的視線,逕自走入房內找傷藥。

 

“別找了,藥在我這,過來我幫你上藥。”就在他翻箱倒櫃找藥時,背後傳來唐祀的聲音,燁洛有些不情願的轉身走向唐祀。

“坐下。”待來人靠近後,唐祀拍了拍自己的大腿,用不容拒絕的語氣說著,燁洛瞥了一眼不是很想理會他的要求,沒想到唐祀眼明手快的往他腰間一塊淡青的皮膚用力按去,燁洛一時疼軟了腰就坐上了唐祀的大腿。

“你這傢伙……啊!嘶……你也太大力!”

“讓你去浪洛陽。”唐祀嘴上毫不留情地說著但手上的動作確實輕柔許多,不過擦到幾塊面積較大的傷口還是激的燁洛倒抽幾口氣。

“……我浪洛陽也是你准的。”燁洛覺得有些委屈,將臉埋在唐祀肩頭悶悶地說“當初是你說就交給你賺錢養我,我儘管打架的。”

唐祀聞言愣住了,見自己的戀人像挨罵的孩子般委屈後又忍不住的笑出聲,拍拍燁洛的背安撫他“是是是我錯嘮不該唸你,堂客莫哭。”

 

“哼!”唐祀突然感到左肩一陣刺痛,這才發現燁洛一口狠狠咬上他的肩頭表達自己的不滿,力道之大唇齒邊隱隱冒出滴滴鮮紅的血珠。

見狀唐祀也不急,只是手又壞心的在燁洛的腰間徘徊,五毒教弟子的衣服本來就沒多少布料,此時燁洛的衣著讓他曲線美好的腰大方地曝露在空氣中,更方便唐祀在他身上作惡。


快速地進入戰鬥畫面&我還沒嚕完 (#q再見

http://liyueya.tumblr.com/post/144500549841/%E5%94%90%E6%AF%92%E4%B8%8D%E4%BD%9C%E4%B8%8D%E6%AD%BB%E4%B8%8A



祝我自己生日快樂
碼一篇唐毒肉自己吃

晚點發(σ゚▽゚)σ..:*☆✿~✿~✿~✿

*主架構是我和我堂客的愛情故事

*文筆退化嚴重有,歡樂搞笑有,大概是中篇

*簡單來說是一篇娛樂用傻黃甜


唐昱的師父一生只收了三個徒弟,而他排行第二,上有師兄唐祀,下有師弟唐述。

奇怪的是他的師兄弟活像被苗疆娘們下了蠱似的,一個兩個都從隔壁五毒教抱了媳婦回來......不,更正前言,要是他們是被娘們下蠱就好了。

唐昱抹了抹臉轉開視線迴避那大片裸露的肌膚。

他的嫂子和弟媳特麼都是苗疆的漢子啊!

這門派有毒…..或者有毒的是這個師門也說不定。甩頭拋開內心的疑惑,唐昱繼續埋首於手中的千機變改良。

他們師兄弟在門派中都是排的上名號的,不過不同於專精驚羽訣的唐祀和鍾情天羅詭道的唐述,唐昱是少有的雙心法兼修者,他喜愛驚羽訣無聲追命十里殺一人,也醉心於天羅詭道萬千機關的詭譎多變。

但比起兩個成天外跑的師兄弟,唐昱性格較冷僻,平時無事總愛將自己關在房門內研究機關改良千機匣,不愛外出與人打交道,而他的兩個師兄的也樂得自己大後方有技術人員一手包辦自己的大小配備。

但是他們哥倆同意不代表他們師父同意,這不明明已經到了子時,悄然無聲的唐家堡卻傳來撕裂夜晚寂靜的怒吼:

”唐昱!!給老娘出來!!!”
“師父……這都三更半夜,您老能不能…….”
“三更半夜你個仙人板板!你答應老娘什麼了?”
“呃……”

“今天再不出門做點秘境探險老娘就跟你沒完!!”說完以後唐昱的炮姊……噢不、炮姨師父氣勢磅礡的甩上唐昱方才無辜被踢開的房門,狠狠抽了他一鼻子灰。

於是唐昱只能摸摸鼻子嘆了口氣,收拾點簡單的行囊赴往離唐家堡最近的主城-成都。

 

 

不一會兒時間,他快速地喊到其他三名作為攻擊手的隊友,但同時他也發現了一個可怕的問題……

“沒有……隨行大夫。”他和四個隊友面面相覷,要知道雖然一些武功高強的俠客能夠完全不帶大夫進去秘境,但是自己可無法對臨時湊夥的隊友有太大的信心。

“要不,找個明教弟子?”一名藏劍弟子提議了。近年來江湖上的確興起了這樣的習慣,在沒有大夫以及隊友擁有一定水平下,可以利用明教中人獨特的西域陣法避免重傷,這提議雖可行但唐昱還是放心不下。        

“嗯…..如果最後真的沒有大夫,那就找個明教吧。”唐昱才這麼說完就看見一名苗疆男子往這走來。

“你們還缺隨行大夫,是嗎?”

唐昱一見此人便不住的發愣,接著他如驚醒般的連忙邀請對方加入隊伍。

“那麼,出發吧。”

 

今日的秘境任務並不困難,但唐昱在攻擊敵方首領之餘卻不時偷偷往艾斐身上瞄了幾眼。

艾斐便是方才最後加入隊伍的隨行大夫,他身上不多的紫色布料暴露著大片健康色澤的皮膚,同時配上帶有五毒教聖物象徵的銀飾,讓人輕易的猜到他是一名五毒教弟子。

當時他緩緩向唐昱等人走來,身上的苗銀隨著步伐發出鈴鈴的清脆聲響,魔障般一聲聲敲進唐昱腦海中,讓他腦中所想隨著艾斐的接近煙消雲散。

唐昱並非沒見過五毒教中人,相反的他在唐家堡三不五時就能見到─例如他的嫂子和弟媳,但自己見到艾斐後的反常舉動也讓他十分不解。

偷瞄隨行大夫這種行為,不但非君子所為而且於禮不合,他卻無法控制自己停下,簡直就像被下了蠱。

 

這種要不得的分神令他在一次過招之中出了意外,唐昱沒閃過敵方向他劈來的斬擊,狼牙的刀劍狠狠的砍上了他的左肩,自他的鎖骨劃到了右胸,胸口的大洞深可見骨。

一時間他的模樣可怖嚇壞了站在他一旁的純陽氣宗弟子,手一抖正要往敵方扔去的萬勢不竭硬生生偏離擦了過去,差點把貼身攻擊敵手的藏劍捅了個對穿。

“千蝶吐瑞。”

在一陣混亂中只見苗疆男子笛聲清揚,艾斐周身泛起迷濛的紫光,成千上百的蝶隨笛音輕舞,在隊伍內撒下帶著奇特香味的鱗粉,所有人的大小傷口都因此癒合結痂,連唐昱胸口的大出血都止住了血,雖然表面依舊猙獰,但起碼一時半刻死不了人。

“冰蠶牽絲。別楞著了快解決這群狼牙,有我在你們死不了的。”唐昱還在發楞的時候艾斐一面對他說,手裡也沒停下動作。

忽有一物朝唐昱胸口扔去,乍看之下像是一道白光,但仔細看會發現那是近乎透明的蠶絲反射著月光,幾隻軟嫩白胖的蠱蠶也隨著絲附上了唐昱,在他的傷口表面爬行吐絲,不久後傷處火燒般的疼痛感居然完全消失。

雖然他並不是沒見過五毒教中人,但長年退居後方的唐昱的確沒有與他們合作的經驗,今日艾斐使出苗疆獨特的醫治手段深深的震驚他。

幸好我不怕蟲。雖然治療成效十分優秀,但唐昱想到那身軀肥美的蠱蠶在自己身上蠕動的樣子不免小小的腹誹,這要是他那不喜歡蟲子的師父遇上了,還不驚聲尖叫?

唐昱看著艾斐認真救治隊友的模樣深感慚愧,先鄙視了自己今天奇差的狀態,再輕拍了雙頰想讓自己振作起來。

接著唐昱在心無旁鶩的狀態下將預先埋好的暗藏殺機全部引爆,千機變也轉調為大範圍殺傷的毒煞型態,加上藏劍的風來無山等隊友的範圍攻擊,這才將狼牙餘孽全數殲滅。

 

順利結束任務後唐昱一行人回到了成都,而臨時組成的隊伍就這樣解散,只剩唐昱還在任務交還處發愣。

他疑惑於自己今日的反常和心不在焉,卻又苦於無法解釋這種現象。

“是不是該去看個大夫……”想到這點,低頭苦思的唐昱猛然抬起頭,視線卻與正打算離去的艾斐撞上。

“很抱歉……今天我的狀況很不好,給你添麻煩了。”一張口唐昱就想打自己嘴巴,哪壺不提提那壺,要是對方知道自己是看他看到出神了才被砍,豈不顯得自己像變態嗎?
“不要緊的,也不是多大的傷。”艾斐溫和的笑著,一點也沒把唐昱的異樣放在心上,這讓唐昱暗自鬆了口氣。

“相逢既是有緣,不知我可否能與閣下交個朋友。”鬼使神差的唐昱將心中的話脫口而出,話都說完了他才後悔自己的莽撞。

“那以後請多指教了。”一點也沒想到艾斐乾脆的答應,唐昱有些錯愕的看向他朝自己伸出的手,愣愣地回握。

 

 如果要讓唐昱形容艾斐的外型,他只能說是個好看的人。這也不怪他,不喜出門的唐昱從小到大看的就是在唐門公認第一美人的師父,再來他的兩個師兄弟成年後,外表也絲毫不遜色於自家師父,更甚者連他的嫂子弟媳都是各有風情的美人。

就連他自己長期覆在銀面下的臉也能惹的唐門內部不少師姊妹芳心暗動,雖然最後一點他本人沒有自覺就是了。

長年下來的審美觀麻痺讓他無法對艾斐有甚麼特別的形容,高挺的鼻配上戴著暖意的鳳眼,嘴邊勾著溫和的笑,並不是非常讓人驚豔的外表,但看著舒服也莫名地吸引唐昱。

“時候也不早,我就先告辭了。”

“說的也是,路上小心。”

艾斐簡單的向唐昱示意後逕自踏上歸家的路途,而唐昱則在艾斐離自己選去後腦袋才正常的轉動,他敏銳地察覺自己周邊似乎有些人對艾斐指指點點,唐昱帶著疑惑仔細聽起路人的對話,不料卻聽到惡人谷、極道魔尊之類的詞語。

唐昱才在不久前追尋自在逍遙走過了三生路,尚未立下戰功的他還只是一名惡谷狼,沒想到自己居然在不經意的情況下大著膽子結交坐上極道魔尊之位的人,一想到此他的背後不禁冒出了冷汗。

 

 

之後的日子不出唐昱的預想之中,他和艾斐並沒有任何交集。兩人偶然的萍水相逢一如水滴落入江湖這池水之中泛起的稍縱即逝漣漪,縱然在廣都鎮偶遇也只是微微頷首示意。

那天的反常是自己想太多了吧?唐昱如此說服自己。

往後的日子他聽從師父的指示,逐漸從後方走到前台,不再只是師兄弟的後勤人員,更是他們得力的戰友。

只是從那日起他染上了一個壞習慣,目光總會不自覺地飄向隊伍中面生的五毒男弟子並設法接近他們,彷彿是想找出自己那天出醜的原因似的,毫不顧慮外在眼光的流連於那些男子之間,甚至隨著他在惡人谷內的戰階地位提升,唐昱好男色、尤其偏愛五毒教男子的說法已傳的人盡皆知。

 

“師侄,我說你這樣也不是辦法。”衣著雪白的純陽道長嘆著氣拍了唐昱的肩,卻接到唐昱投來疑惑的目光。

“怎麼了師叔?”這個來自華山的師叔其實是唐昱師父的親弟弟,自小被送上純陽道觀修行。姊弟相處時間短暫,以致只有唐昱他們三名師父的閉門弟子才知道他的存在。

“你……你是真不知還是裝傻。”韻衍無奈的嘆了口氣,他這個師侄最得他眼緣自然自小多加關注,只是近年來的成長雖令人欣慰卻也讓他多了一點擔憂。

“真不知。”

“……谷內一直傳言你喜歡五毒教男子。”而且從不專一。韻衍並沒有在唐昱面前說出他真正擔憂的地方,好男風也不是什麼見不得光的事,只是三心二意難免有讓人心懷怨恨的可能,更何況加入惡人谷的大多不是什麼善茬。
“師叔你想多了。再說,這沒什麼大不了的。”唐昱面上波瀾不驚的回答韻衍,但心跳卻漏了一拍。

“是嗎?總之你太別過火,惡人谷內也是有規矩的。”

“謝謝師叔提點,我自有分寸。”

 

數月之後這名不似惡人谷中人的道長,深深的後悔當初相信自家師侄所謂”分寸”,韻衍的胃狠狠的痛了起來。

“…….師侄,我當初同你說的、關於五毒弟子…….”

“怎麼了師叔?”
“你的名聲已經壞到浩氣盟那了。”

是的,他那會每日認真做完所有指派任務的師侄,也以同樣的認真回應當初答應他的事-他不再流連於惡人谷內的五毒弟子之間,而是往長期敵對的浩氣盟發展了。

“師叔,我這是在盡忠於惡人谷。”唐昱豪不畏懼的凝視一臉胃痛的韻衍。

“若是我能讓浩氣盟的五毒大夫全都下不了床,那麼我們惡人谷能夠更輕易地取得勝利。”

“……..你這話太有道理,我竟無言以對。”


(你們懂得)

http://liyueya.tumblr.com/post/135758826716/%E7%A6%8D%E5%BE%9E%E5%8F%A3%E5%85%A5%E4%B8%8B


    穆晰再次睜眼已是第二天午時,他躺在熟悉的床上甫睜眼就嗅到飯菜香,肚子不爭氣的餓的叫出聲。

    “你醒啦?”剛想下床就聽見唐述的聲音,一坐起身便牽動後頭操勞過度的部位,霎時鈍痛了起來,但自己身上乾淨,一些傷口也都被細心的上好藥。

    “欸欸,先別下床,我拿粥來。”唐述阻止了穆晰的動作後端了碗熱粥坐上床邊”很抱歉,我昨天下手太不分輕重。”穆晰沉默地接過碗,也不好奇唐述怎麼知道自己的屋子在哪、還將後續處理完善,反正那些神神秘秘的唐門總有自己的一套辦法。

    “不要緊,說來也是我自找的。”默默地吃著粥,穆晰臉上並無其他表情。

    自己調錯藥還中標這種事,說什麼也不能讓第三個人知道,否則大抵會被同門恥笑到死。

    “呃、嗯…….那個……”

    “有啥事就快說,少在那婆婆媽媽。”唐述欲言又止的樣子只讓穆晰感到一陣煩躁,自己怎的就給這聳貨辦了?

     聽了穆晰的話後,唐述鼓起勇氣握住穆晰的手,一臉誠懇地說出這句話。

    “我會負責的。”

    “犯啥傻!”

 

    最後穆晰還是成功地用了百足糊上唐述的臉,真是可喜可賀。

    至於唐述的師兄唐祀納悶自己的師弟,怎麼從苗疆迷路回來就老纏著自己問怎麼追求五毒的漢子,這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為了吃肉我也是拚,手稿還不覺得什麼,不過四頁八面

打完字才發現字數約七千(周潤發閉眼

欸嘿,我還活著(?

*只是餓太久了餵自己一口肉

*太久沒動筆,內有劇情不合理、文筆不通順等雜七雜八

*毒哥好ㄘ好ㄘ好ㄘ,我想●哭毒哥(問題發言




“半夏……茯苓……”穆晰嘴中喃喃念著藥方,一邊拿起手邊的藥材投入正在冒泡的鼎,待鼎中的湯藥熬的差不多了,穆晰便拿起勺子盛了點淺嚐確認。

“嗯……應該差不多了。”口中藥味微苦淡散,穆晰估量此番湯藥應是大功告成,便滅了柴火著手收拾屋內四散的藥材。

簡單的動作便使穆晰身上附了層薄汗,不過在地界濕熱的苗疆也是見怪不怪,只當是今日較往昔稍熱了些。

不料隨時間一久體內變得更加燥熱難耐,穆晰這才意識到壞了,想來是方才的湯藥哪出了錯,引的自己體內蠱蟲躁動不已。

他揮去額上的汗珠,裸露的上身所配戴之銀飾也被自身的溫度染的燙人,穆晰心想如此也非辦法,便打定主意到屋外附近的河中降溫。

離開了居住的樹屋,穆晰飛也似的奔向離居所最近的小河邊,幸得他獨自幽

居於離總壇甚遠的沼林裡,完全不擔心有他人出現的可能,即便是有那機會

也微乎其微,總不會有人喜歡刻意往人跡罕至的秘林裡闖吧?

一邊如此打量,甫至河邊便快速的褪去一身銀飾和本就不多的布料,隨手扔

在河岸後便整個人泡進了清涼的河水中。

隨著沁涼的河水帶走自己不尋常的溫度,穆晰這才放下心中的一塊石頭冒出水面。

河的水位不高,在他站立時莫約到腰部。此時他心想反正難得來了,不如就在此小憩,連日來的煉製蠱藥確實有些疲憊……

 

不想此時異變橫生,河水雖助穆晰降下那異樣的溫度,但下腹卻升起了另一種溫度,就好似方才的熱度都向下匯集。


http://liyueya.tumblr.com/post/135699294216/%E7%A6%8D%E5%BE%9E%E5%8F%A3%E5%85%A5%E4%B8%8A?is_related_post=1

(你們懂得)

*腦中一片空白的短更新,我要好好想想接下來的劇情發展......

大概會有人想找我談人生

*基三坑出不來了,窩努力還債(痛哭流涕


00 15


“文州你終於想起我啦?”聽見眼前的人輕喊自己的名字,黃少天露出放鬆的微笑,這幾個月來一直躁動不安的心終於平靜下來。

他將手覆上喻文州的,如同獲得世上最珍貴的瑰寶般小心的拉至唇邊輕吻。

而喻文州看見眼前的景象再伴著黃少天那妖異的眼瞳,眼角不住的泛紅隨後輕擁住黃少天,生怕眼前的人只是自己的幻覺。

 

“對不起……我居然會忘了你。”

“不怪你文州,肖時欽他們也說了這藥不穩定,要怪就怪我那天沒能及時趕回去救你……”

話至此黃少天用力的握緊手術台的床緣,沒想到他這麼一握,金屬製品的冰冷檯面居然被他扳下了一角。

突如其來的狀況讓兩個人都驚恐地看著黃少天手上原屬於手術台的塊狀物。

 

“這……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我、我也不是很清楚,IPN5之前完全沒有適合體質的人注射過後的紀錄,所以我也不知道在適合者身上會產生什麼藥效。”

喻文州緊張地抓起黃少天的手,先從外表觀察黃少天到底出現什麼變化,但幾分鐘過去他發現除了黃少天的瞳孔變成奇異的金色外,外表根本沒有什麼差別。

 

“你等等,我去弄個東西。”後來他想到了什麼,從一旁被護士收起的儀器中拿出心電測量器,在黃少天還沒反應過來就拉開他身上的手術服將接收端貼片貼在他身上。

“嗯……心跳比一般平均還高,血壓也是……”

“艾瑪嚇死我了,我剛剛還以為你要趁四下無人對我做什麼……哈哈哈。”

黃少天看喻文州拿起板子又在喃喃自語的寫寫抄抄,簡直進入無我狀態,耐不住寂寞的他只好開口調愷自己。

“等等!你剛剛說了什麼?”沒想到喻文州卻對黃少天這句玩笑話起了反應,突然意識到什麼似的緊張地丟下手上的紀錄板抓住了對方肩。

“對我做什麼……?”

“不對!前一句!"

“四下無人?”

說到這裡黃少天也發現問題出在哪了。

“糟了!”

兩人異口同聲的發現癥結點,方才手術進行時陪在喻文州身邊的護士早已跑的不見一人。

 

“她們一定是去通知院長了,我怎麼會忘了我們現在的處境,快走!”

喻文州說完後又要拉著黃少天的手跑,不料對方卻一動也不動,喻文州好奇地回頭卻看見黃少天低頭不語,頸上那個怪異的黑色金屬頸圈此時卻閃爍著紅燈傳來令人不安的嗶嗶聲響。

 

門口傳來拍拍的鼓掌聲,但在這個萬籟俱寂的空間中顯得如此諷刺。

“恭喜啊!喻醫師IPN系列的藥品終於大成了。”王院長身後帶著一群明顯是接受過藥物的黑衣人出現在手術房門口,將喻文州和黃少天兩人唯一的退路給堵死。

“院長,恕我愚昧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我才剛剛完成手術。”見來者喻文州收起臉上慌恐的表情,換上了那張溫和但總給人一層隔閡的笑臉。

“你我都是聰明人,就別拐著彎說話了。”王院長明顯不吃喻文州這套,只是臉上的笑容越發燦爛“可愛的護士小姐們都已經和我說了這裡的形況,再說你以為這個房間不會有監視器嗎?”

話至此喻文州也只能沉默,他的確想不到任何能夠毫髮無傷從這裡逃離的方法,現階段只能儘量拖延時間,可以的話最好能套出對方真正的目的。

 

“院長,我依舊是本院的醫師,而我身後這位是我的病患,身為一名醫者我有義務繼續……少天?”喻文州話才說一半就被背後一個突如其來的擁抱打斷,緊繃的身體才稍微放鬆一點,但沒有幾秒他便察覺到這並不是個善意的擁抱。

“少天……你做什麼……”黃少天一手箍緊了喻文州的腰而另一手卻掐住的他的脖子,此刻黃少天單手所使出的力量遠大於一個成年男性應有的力氣。

“好了停手,別弄死了。”就在喻文州眼前開始因缺氧而發黑前,王院長開口阻止黃少天的動作。

“咳咳咳……你、你究竟對少天做了……什麼……”黃少天一放手,喻文州便無力的倒在地上,他大口喘著氣勉強將身體撐離地面,既使如此也不忘狠瞪著面前一派輕鬆的王院長。

“也沒什麼,只是老闆想讓他聽話一點。”王院長聳聳肩,意有所指的撇了撇黃少天頸上的黑色金屬項圈“不過他直接聽命於老闆,我叫不動就是了。”

 

“你……!”

“鬧了這麼久也該夠了,這段日子真是辛苦你啦喻醫師。”喻文州感受到一股力量將他扯離冰冷的地板。

“接下來請你好好的休息一下,畢竟你可是本研究中最優秀的研究員……沒有之一。”

在失去意識前,喻文州最後聽到的便是王院長這句話,以及身後傳出的不詳嗶嗶聲。


請相信我很想更新

可是最近勾搭到毒哥情緣 

我 我打開電腦

又跑進基三看媳婦兒(噓

3 /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