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緣周年-良藥

悄咪咪的發個車慶祝一下自己跟最愛的媳婦兒兩周年了


http://wx2.sinaimg.cn/mw690/ea8725f5gy1fhqcumfzovj20c85ddaht.jpg

鬼使神差 02

*安西教練,我也想談戀愛啊(夠了


逃離苗寨的路上古瀲都被矇著眼,只有夜間休憩時唐赦才會將他一身的黑布給脫下,讓他能夠行動自如。

這般安排雖然說是為了自己特殊的體質好,但旅途中失去視力還是難免讓古瀲有些不安,兩人同騎在馬匹上時他總是不自覺的疆著身子一言不發。

唐赦心思細膩,感受到古瀲這股不安的他,為了削減他的恐慌,一路上總是和古瀲東聊西扯,有時說說唐門內的趣事,有時說說途經的美景,話多到古瀲懷疑人們說的蜀中刺客冷面無情是否只是謠傳。

唐赦也不計較兩人相處多數時間都是他一個人自言自語,古瀲不常應答他、甚至也不能肯定他是否有在聽自己說話,但唐赦只要看著懷中的古瀲原本緊繃的雙拳隨著日子一點...

鬼使神差 01

*歡樂文

*正式寫了以後有些細節跟文案不太一樣請不要介意(?

*內有笨蛋癡漢暖男(???


唐赦埋伏在此地已有三個晝夜。

此處為一處偏遠苗寨的祭壇邊圍,蓊鬱的樹林如眾星拱月般包圍著這座如高塔般的白色祭壇,茂密的植被除了提供祭壇絕佳的隱蔽性外,也給了殺手便利的藏身之地。

他靜靜地將自己融入在密林之中,連日的觀察和同門送來的情報已經讓他安排好下手的時機和後續的善後計畫,現在他只需要等待夜晚的到來。


唐赦手上這單說來也奇特。

他入行至今已是十載有餘,手頭上沾染的鮮血上至達官顯貴下刮江湖浪子,他什麼人沒殺過?

直至數日前一個奇怪的委託倒是讓他開了眼界,此單雇主居然...

少不更事 05

*06和成年車番外收在本子裡拉~


「哈阿……哈、哈哈……」

帶著師弟跑進黑山谷的竹林裡後我才停下來,我們兩個都跑到氣喘吁吁,隨意的躺在一塊草坪上。

「師、師兄……你、偷東西?」夏久喘夠了才說得出話,看著我懷中五顏六色的糖果,大大的眼睛透漏著不敢置信。

「嗯……沒被抓到,就不算偷。」我隨手拿起一塊糖就往嘴裡塞,說真的這點小事在唐門真的不算什麼,再說唐門做的可是人命買賣呢,我不過拿點小糖而已。

「可是阿媽說……」

偷拿東西大概在夏久的世界中是不可饒恕的大罪,他一副要說教還是回去跟師父進讒的樣子讓我覺得有點煩躁。

於是我急中生智學著師娘強制打斷師父說教的那招,用嘴貼上師弟的嘴,還把...

200粉大感謝

昨天點文活動的幸運兒出爐了XD

這次的點文依舊是唐毒,BL向,因為劇情需要莫約會是中篇

周末以後會慢慢開始放正文,下收文案


鬼使神差

秦風炮x破擄毒

唐赦x古瀲


唐赦接了以白蛇神為目標的單子後,獨自前往某處苗寨,發現那裏居然有座富麗堂皇的白色祭壇。

每月滿月之夜寨民們會如同小型慶典般熱鬧慶祝,並恭迎白蛇神為寨裡做月例祈福。

而白色祭壇在月光照射下發出朦朧螢光之時,蟄伏在周圍密林等待下手時機的唐赦見到了傳說中的白蛇神。

他並不如傳聞中般是高大佈人的白色巨蟒,而是一個活生生的人,一個全身顏色幾乎被褪的一乾二淨的白色男子。


古瀲一如往常般走出由月白石堆砌的祭祀...

少不更事 04

我多少年沒有正常的文可以直接貼出來了(???


在我心裡打著小九九的時候,師弟終於肯開口說他到底怎麼了。

「師、師父在哭……嗚嗚嗚……」

「哭?怎麼會?師父一向和師娘感情好得很,好到堡裡的人都嫌噁心了,怎麼會把師娘弄哭?」夏久一開口就把我弄得糊塗,我歪著頭皺眉思考,但是良久還是沒有一點結論,因為我實在無法想像師娘像這個小傢伙一樣哭得淅瀝嘩啦的樣子。

「真的……不信你自己聽聽……嗝!」說到最後夏久還因為哭太久開始打嗝,這模樣說有多好笑就有多好笑,但是我還是故作深沉把耳朵也貼上師父房門聽聽裡面的動靜。

「……阿昱……太快了……嗚嗚嗚嗚……」

這不聽不知道,一聽嚇一跳!師娘真的在哭...

少不更事 03

原本的無題正太段子因為要收到本子裡所以取了名

之後應該是周末才有空更新(下了班腦子一片空白

前篇請見 01  02


一桌子菜色一眼望去都紅通通的,我吃的開心極了杓一匙麻婆豆腐就能配上白米飯吃上半天,但是小師弟愁眉深鎖像是不知道如何下筷。

我這才想起,師父曾說師娘的故鄉在南疆,離我們唐門不算遠、天氣也熱,所以吃東西的口味倒和我們相去不遠,不過相較辣他們更喜歡吃酸,師娘也是在我們這待久了才習慣一天吃這麼多辣子。

師弟初來乍到肯定吃不習慣的,於是我只得連忙下了飯桌跑到灶房倒騰,過段時間才端出一盤鍋巴、在挑了桌上不太辣的菜色先讓師弟吃著墊胃,免得餓著他。...

莫非定律03

莫非定律 02<<時隔半年的前篇


此役惡人谷大捷,廣都鎮上張燈結綵到處都是代表惡人谷的艷紅色燈籠和尋酒作樂的惡人谷中人。

唐預被頂頭上司捉去了酒會,饒是酒量不算差的他也被熱情的弟兄們灌的差點倒地不起,眼見身旁陪客的姑娘還想趁他沒有還手之力時偷吃自己豆腐,唐昱只好急中生智以他那可怕的老師父的名義逃離酒席,才免於明日不知會在何人床上醒來的災難。

遠離狂歡群眾的他默默地走到酒肆上層,隨手拎著一壺茶就倚在憑欄上吹風醒酒。成都的夜空掛滿晶亮的星辰,像是一顆顆上好的南珠被散落在深藍綢緞般華美,夏夜涼爽的微風漸漸吹散他身上濃郁的酒氣,幾杯茶湯下肚,唐昱方才覺得渾渾噩噩的思緒漸漸清晰。...

[唐毒]床頭吵床尾合 下

黑絲襪毒哥真的很好吃啊!!!!!!!!!

http://wx2.sinaimg.cn/mw690/ea8725f5gy1fgbxy5d9drj20c83vdgra.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