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更新緩慢,雜食無節操
慣性傻黃甜,酒駕慣犯
  1. WB
  2. plurk
  3. 私信
  4. 归档
  5. RSS

最近都在準備本子跟工作(是的,我是今年新出爐的社畜)
誰能告訴我為什麼番外寫一寫和正文加起來就破萬了ryy


往事這篇的番外本來是想萌萌噠沒幹啥的純愛前傳

後來飢餓的小夥伴就說服我變成兇殘的日後談(



本子的預售頁面跟宣傳七月底到八月初會出來,首販是8/26的劍三ONLY,到時候會寫寄在哪位朋友攤上,裡面的新篇會在完售後才慢慢公布在這裡

準備本子途中打開LOFTER發現快兩百粉((

那這樣吧,兩百粉幸運兒截圖私信我給你點文

劍三 CP不限、性向不限

全職我太久沒寫了還真怕寫不出來ry

黑絲襪毒哥真的很好吃啊!!!!!!!!!

http://wx2.sinaimg.cn/mw690/ea8725f5gy1fgbxy5d9drj20c83vdgra.jpg

之前的傻白甜正太段子後續(多久以前

"唐棠,你是不是欺負師弟了?"雖然身上圍著圍裙手裡還拿著鍋鏟,但這不妨礙師父像拎崽子般抓起我的衣領把我帶離地面。
好歹是幹了多年項上活計的師父雖然一身居家,但微瞇的雙眼透出的殺氣讓我只能垂頭盯著懸空的雙腿打顫。
師父見我一言不發便當我是默認,正欲開口發作時師娘忽然開口:"阿昱別這麼大肝火,小孩子認生被嚇到罷了,過些時日就好。"
女媧娘娘在上 雖然我不信您但是您老的傳人果然慈悲為懷濟世救人......
"你就這麼寵他,這混小子才越發無法無天!"師父橫眉豎目的樣子嚇得我又抖了兩下,看得師娘忍不住偷笑。

不過下一秒師娘伸手就抓住師父的衣領,雙唇往他臉頰上輕碰後師父的氣立馬消了一大半。
不是我在說,師娘這招對師父真是百試不厭,果然一物降一物,古人誠不欺我也.....,
師父這才肯鬆手讓我腳踏實地。
我裝著無辜委屈的樣子心中不斷腹誹,師娘眼神示意我照顧好師弟後,便軟磨硬泡的把師父推進房間裡。
待他們兩老消失在視線中我才鬆了一口氣。

"......師父呢?......"剛經歷生死關頭的我這才聽見小師弟貓叫似的聲音。
他瑟縮在離我有些距離的角落,不知道是被師父嚇得還是怕著我。
"......唔、他們......他們回房睡了......吧?"我左思右想實在想不到房間裡能作什麼,又沒樹可爬也沒木樁打的,只能是去睡覺吧?
"睡了?可是.......現在才未時…..."
啊啊啊啊!不要問我為什麼好嗎?我真不知道師父他們怎麼飯也不吃了就喜歡大白天回房睡覺!桌上的菜都要涼了!
大概是看見我因苦惱扭曲的臉,善解人意的兔子師弟沒有追問下去只是雙眉皺成了八字形好像隨時要哭。
"我的好夏久、乖夏久你你你別哭啊!師娘、你師父只是回來的路上舟車勞頓累了想休息,我們先去吃飯吧!不然待會兒他們睡醒了看你還餓著會擔心的。"我連忙上前隨口胡謅他,只求這個小祖宗別再哭了,要是他哭的太歡騰最後遭殃的肯定是我。
師父的起床氣可重了,有時候我半夜做惡夢想跟他們一起睡師父的臉色都很難看,好像我搶了他的媳婦兒似的.......
師弟這才止住了要大發洪水的去勢,吸著鼻子抽抽答答的跟在我身後走向飯桌。

足ㄐㄧㄠry車(凝重

http://wx3.sinaimg.cn/mw690/ea8725f5gy1ffl4qitj6nj20c83tggqx.jpg

順便這邊說說8月的劍三Only會有目前為止的唐毒短文合集+一些新篇或短文後續的番外,透明手印量不多,有興趣的朋友歡迎到時候支持一下QAQ

http://wx3.sinaimg.cn/mw690/ea8725f5gy1fcovwsyogsj20c84dln34.jpg

肉來ㄌ,不是很好吃你們將就點

http://wx4.sinaimg.cn/mw690/ea8725f5gy1fcibtts9rlj20c83x5tdw.jpg

有些字眼怕被吃,外連比較保險(本來是要寫肉的
肉在下篇(給自己點蠟

正太段子,割腿肉混更,有沒有後續我不知道←



師娘此次返回師門處理事物不知覺已過了月餘,今早一醒見師父忙裡忙外的弄些吃食便猜的出師娘差不多要回來了。
「唐棠!還不快去外頭採些你師娘愛吃的果子回來!」
這不,馬上就使喚我去張羅吃食。

和別人家不一樣,我師父這兒家務都是師父自己包辦,上到修繕住屋,下到烹煮三餐,師父樣樣在行。
人言君子遠庖廚——雖然說我的師父不能算君子——但誰又想的到數年前他可是江湖上讓人聞風喪膽的蜀中刺客之一呢?

而我的師娘.......是個苗疆五毒的......漢子。
還不擅照顧自己,我常常在想要是師娘當年沒有跟師父好上,不知道生活起居可會一團亂?
但是師娘卻是醫術造詣極深的蠱醫,小時候剛和師父學輕功老摔斷腿,師娘塗塗抹抹我隔天又是活蹦亂跳的去摔斷腿,可謂醫術精良。


駕輕就熟的爬上屋外的樹,我才剛將熟透的果子放入竹籃內就看到不遠處有個身著紫衣的男子信步走來。
「師~娘~~」我反射性的朝他揮手大喊,師娘也輕抬手臂向我打招呼,我連忙爬下樹向他飛奔而去,不知道這次師娘又帶了什麼好玩的回來。
才跑到人跟前就發現多了什麼不一樣的東西。

這個東西小小的,足足矮了我快一個頭,穿著和師娘相去無幾,沒多少布料又掛著鈴叮作響的銀飾,他緊抓著師娘的褲腳瑟縮在師娘身後不肯出來,像是怕生極了。
「哎、唐棠,這可是我新收的徒弟,想來應該也算你師弟。夏久,快和師兄打招呼。」

「師、師兄。」那小個子聽了師娘說話才探出一顆頭怯生生的喊了我一聲,隨後又馬上縮了回去,生怕我吃了他似的。
我又沒有長得青面獠牙,堡裡的師姐師妹誰不誇我好看搶著跟我玩呢!
「哎呀別怕,諾,這給你吃,剛摘下的可甜著呢!」我將籃內的果子遞給他,他這才肯從師娘身後搭理我,怯生生的向我說:「謝謝師兄。」

我這才看清楚他的樣子,圓潤的眼像唐家堡後山那群黑白糰子一樣無害,臉頰也像白饅頭般軟綿,讓人忍不住想捏一把。

然後我就做了。
師弟就哭了。
哎、把剛見面的師弟弄哭是不是表示我以後的日子會不好過啊?

莫非定律 01<時隔多年的前篇


前陣子想說要來更新結果改版了wwwwwwwww

然後就拖到現在了(幹

下次更新我也不知道會多久(


不知覺已過了數月,唐昱隨著戰功的累積已到了十惡總司的位置,如今在惡人谷中的地位越發重要了起來,今日則是隨著惡人谷指揮歐陽落的計畫帶領著一隊人馬攻入浩氣盟,不料在往落雁城與大部隊會合的途中遭遇的埋伏,一甘人等被浩氣七星之一的可人帶隊困在了聞道草堂,經歷一翻苦戰後落了下風。

 

“總司……這兒恐怕撐不住了,您快走!”

“不!怕死不入惡人谷!我像是那種貪生怕死之徒嗎!”唐昱瞪大了眼斥責自己的副手,隨後反手又是一發追命箭收割正欲偷襲的敵手。

 

“就是死!我也只願和弟兄浴血奮戰而亡!”唐昱一聲大喝改轉為天羅詭道心法,不顧自身不善於貼身戰的短板,硬生生冲在最前頭使用各式範圍傷害機關鋪出一條血路。

 

原先即將力竭的惡人眾人霎時士氣大振,各各如瘋狗般不要命似的向浩氣殺去,而原本勝券在握的浩氣則被這突如其來猛攻殺了個措手不及,緊密的包圍網被撕出了一道口子。雖然折損近半但唐昱終究是帶人殺出了活路。

 

一眾人等且戰且退回到了聞道草堂的據點修整,唐昱的額上被砍了一刀,血汨汨的流下讓他的視線模糊了起來,他隨手拭去臉上黏膩的血液看著身邊或死或傷的下屬痛恨起自己的無能。

他決定暫時獨處釐清現況和穩定情緒,隨口交代兩句給副手後自己則運起輕功往博望山的方向,想先與谷中探子接頭後再另作打算,不想在途中瞥見熟悉的身影。

 

清翠的綠竹林中突兀的出現一抹紅黑交錯的身影,唐昱定睛一看竟是一名身穿惡人服色的五毒弟子,他雖疑惑此處怎麼會有落單的惡人谷中人,但為了以防萬一還是上前一看。

 

“……是你?”
眼前的人正是數月不見的艾斐,唐昱認出來人後驚訝出聲,而原本看似毫無防備的艾斐在聽見人聲後快速叫出了五毒教中的玉蟾引擺出備戰姿態,直至看清來人後才放鬆下來。

 

“你怎麼獨自一人在這?沒有隨隊走嗎?”唐昱不解地看著艾斐,一般來說隨行大夫都是團隊中的重要角色,不會有人刻意丟下隊內的大夫自己走人的。

“哈、哈哈哈,說來話長……我這隊的指揮性子急,一聽落雁城戰況危急便怒氣沖沖的帶隊走了,仙教的輕功又不快……”艾斐苦笑地說了自己的窘境,唐昱馬上懂了他的言下之意──五毒腿短心理苦,但是五毒不說。

“我的小隊便在前處休整,不如我先帶你過去吧?也好有個照應。”不論是出於私情還是常理,唐昱都不會漠視一個大夫被扔在危機四伏的敵營,不假思索地決定將聯絡大部隊的事稍作推遲。

況且今日一見艾斐,唐昱數月前初見對方的不明躁動再次湧現,讓稍早遭遇挫折還未平復的他更是難耐。明明已經不是當初那個成天閉門不出的毛頭小子、也接觸過不少五毒弟子,但他始終不明白為何自己一見到艾斐時心中便不住的悸動,胸口難受的像是要炸開似的。

“你……沒事吧?”艾斐見唐昱表情古怪,正想替他看看是否身上大小不一的傷口有何處處理不妥時,一道不詳的破空聲自他耳後傳來。

唐昱不假思索地朝聲源擲出一鏢擊落來物並拉過艾斐護在身後,“暴雨梨花針……不好!”低頭一瞥發現是熟悉的暗器,銀亮的針身泛著妖異的紫,明顯淬了毒,此物便是唐門人人皆備的暗器之一。

現在的處境根本不是讓他恍神的時候,唐昱抽了自己一耳刮子找回專注力,不一會兒周遭的樹叢走出四五名浩氣中人,帶著明顯的敵意接近兩人。

“怎麼就沒察覺他們的氣息……”五對二這麼不利的局面讓唐昱急的想再抽自己一耳瓜子,平時他們連近身的機會都不可能有,但自己像是詛咒一樣老是在艾斐面前失常。

對方可不會給他們這麼多思考的時間,身穿蔚藍軍服的天策騎著馬急馳而來,唐昱鋪下機關後才剛一個瑤臺枕鶴避開向自己突來的銀槍,另一側又有一名萬花向他打出商陽指,這次他反應不及被打的正著,被打中的手臂肌肉立刻變的

烏黑,模樣甚是嚇人。

艾斐見唐昱的傷口後馬上驅使碧蝶使用蝶鑾替他解圍療傷,“還好嗎?”他雖有心想仔細檢查傷勢,但周遭虎視眈眈的浩氣可不會給他這點時間,只能先匆忙以冰蠶絲線止血穩著。

“還行……當心!”唐昱話還來不及說完便向前撲倒艾斐閃過一劍後,接著引爆暗藏殺機擊退對方,隨後馬上起身拉著艾斐趁浩氣們一時大意的朝包圍網的缺口逃去。

“再這麼下去我們都得交代在這。”艾斐撥開茂密的樹枝讓自己免於被打臉的命運後朝唐昱喊著,兩人一邊往枝葉茂盛的林子裡逃去,一邊努力甩開對方的追擊。

“如果是和你一起,倒也不差。”

“什麼!?”

“沒事。”

兩人奔過產生的樹葉沙沙聲掩蓋了唐昱的低喃,但艾斐卻還是聽見了隻字片語,現在的他絲毫不能理解唐昱話中之意,只能隨著他盡力奔跑。

所幸兩人的孤立無援並沒有維持太久,連艾斐都沒想到的是唐昱看似毫無章法的逃跑路線竟是左彎右拐的將身後追殺的浩氣引入惡人據點,待看見熟悉的雙斧旗幟時兩人才鬆了一口氣。

人數優勢下那些浩氣自是討不了好,很快地便被一甘惡人拿下。

“呿!只知道逃的惡狗!”那個浩氣天策朝唐昱啐了一口沫,隨後便被他的下屬連打帶罵的拖走。

這聲叫罵引起艾斐的注意,他擔心的走向低頭不語的唐昱替他包紮傷口,印入眼簾的除了那些打鬥留下的傷勢,更多的是細小的血痕,原本筆挺的軍服也被割得破破爛爛,很明顯是剛才唐昱跑在他面前替他擋去枝葉留下的。

“謝謝你,很抱歉讓你……”

“沒事,你是大夫嘛!”艾斐正內疚的低下頭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不料唐昱卻朝他揚起笑容反過來安慰他,“要是連自己身後的大夫都護不了,那我一身所學豈不全白瞎了?”

這時候艾斐才發現這個點頭之交的唐門和他數月前江湖新人的印象相去甚遠,惡人谷的歷練將他磨成英勇挺拔的俠者,而自己對於這樣的唐昱竟有些心動。

 

“來吧!你身上有傷不便使用輕功,我送你回你的隊伍。”待艾斐回神,唐昱已經騎上一匹白色的駿馬向他伸出了手,他楞楞的搭上他的手後被有力的臂膀拉了上馬,直到他被送回同伴身邊腦中都還混亂著。

確定艾斐安全後唐昱才告辭赴往前線,但他不知的是自此艾斐眼中多了一抹黑紅勁裝的身影。


好久沒動筆的復健車,大家將就點吃啊(軟爛


http://ww3.sinaimg.cn/mw690/ea8725f5jw1f99rl96plsj20c83x81ks.jpg

2 / 10